【亞洲醫藥物流王番外篇】打疫苗沒那麼簡單 保溫、抽驗先過好幾關

裕利醫藥台灣董事總經理周志鴻專訪

文|邱莞仁    攝影|林育緯
5月中,一場本土疫情,讓COVID-19疫苗瞬間成了街頭巷尾最關心的話題。圖為美國贈送250萬劑莫德納疫苗抵台。(衛福部提供)

5月中,一場本土疫情,讓COVID-19疫苗瞬間成了街頭巷尾最關心的話題。事實上,COVID-19疫苗劑劑珍貴,從海外購入抵台後,到醫療院所、施打到民眾身體前,還得先進行檢驗、封緘等手續。

因具備低溫冷鏈與全程即時控溫技術,裕利醫藥是本次台灣儲藏配送COVID-19疫苗的主要服務商。

裕利醫藥台灣董事總經理周志鴻指出,當載運疫苗的飛機抵達機場通關、清關後,裕利的冷鏈貨車便會將疫苗,運抵離機場10分鐘距離的裕利物流中心卸貨測溫,「我們的品管人員都會全程確實記載溫度,再由衛福部食藥署人員,進到裕利檢查冷鏈溫度。」

因具備低溫冷鏈與全程即時控溫技術,周志鴻指出,裕利醫藥成為本次台灣儲藏配送COVID-19疫苗的主要服務商。

COVID-19疫苗須低溫保存,如AZ疫苗在攝氏2到8度下儲存,莫德納疫苗是攝氏零下負20度,未來到貨的BNT疫苗則需攝氏零下負80度。當疫苗進入裕利的物流中心後,食藥署人員會對疫苗進行抽樣查驗,因冷凍倉庫溫度較低,所有檢驗人員都必須要穿著厚重的羽絨衣才能進入,作業時間也得搶快,以免凍得受不了。

周志鴻說,「當衛福部確保這一批生產的疫苗品質,是符合它原來的標準,就會進行封緘,代表這批疫苗可正式出貨。」裕利會根據疾管署提供的配送資料準備出貨,疫苗送到醫療院所,才能施打到民眾身體。

COVID-19疫苗送抵裕利醫藥物流中心後,食藥署人員會進行抽驗檢驗、封緘。(裕利醫藥提供)

傳統配送疫苗最簡單的做法,是在物流箱放入監視片或溫度計。疫苗送達醫療院所時,打開箱子若發現監視片變色,即代表溫度發生改變,整批疫苗都必須銷毀,裕利因此研發出全台獨有的溫度履歷。

「在台灣,不是只有一家裕利在做藥品物流配送,但台灣是科技大島,IT是我們的強項,我希望利用這次機會,把5G應用放在溫度控制上。」周志鴻找上德國廠商,生產運送疫苗的保溫箱eZCooler,內設蓄冷裝置,使用前,蓄冷裝置必須放在極低溫的環境下儲能3天,確保在未來60小時內,箱子都可維持攝氏2到8度的低溫,箱外則用台灣製造的一對一藍牙溫度計,全程、即時將溫度數據發上雲端。

COVID-19疫苗劑劑珍貴,從海外購入抵台後,還得先檢驗、測試等手續,才能送到醫療院所、施打到民眾身體。(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周志鴻解釋,去年雖然台灣疫情控制得當,「可是我們看到裕利在東南亞的分公司跟市場,都碰到很嚴重的疫情。」裕利醫藥在印尼也是當地最大的醫藥服務商,借鏡他山之石,「印尼有1千多個小島,配送疫苗不只是島跟島之間的配送,還有船期的等待。面臨到這些嚴格的挑戰,也讓我們知道說,要做更好的準備。」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