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移工遭色阿公襲胸摸臀 金門縣府處理性騷擺爛

文|黃驛淵    攝影|陳毅偉 楊弘熙    繪圖|米承鶴、欒昀茜
金門一名印尼看護工阿君遭同住的阿公多次性騷擾,她機靈蒐證,拍下自己在浴室被偷摸臀部的影片。圖為本刊模擬繪圖。

移工遭受性騷擾案件層不出窮,1名在金門擔任看護的印尼移工,不堪遭同住的爺爺性騷擾長達1年,趁機拍下對方侵犯她、摸臀的影片向金門縣府申訴後,縣府卻未依其意願將她安置,更誣指她和爺爺相處融洽,是為了轉換雇主才以性騷擾當藉口,甚至暗示她要撤案,讓居中協助的移工團體看不下去向本刊投訴,直斥金門縣府根本吃案,罔顧移工人權。

台灣逾70萬名移工是撐起國內產業及看護工作的重要勞動力,但移工遭受性騷擾等人身侵害案件層出不窮,根據勞動部1955專線統計,從去年1月至今年6月底共受理346件移工遭性騷擾案,儘管政府設有專線,但實務上卻有移工申訴後遭地方政府吃案。

 

影片蒐證 錄下惡行

本刊接獲爆料,1名在金門擔任看護的印尼移工阿君(化名),慘遭同住的色爺爺數度襲胸、摸臀、環抱等性騷擾長達1年,經她蒐證申訴後,卻遭金門縣政府漠視,移工團體指控,縣府不但未積極協助安置、釐清雇主責任,還辯稱「他們相處融洽」「性騷擾只是她想轉換新雇主的藉口」,仲介更要她簽下切結書,縣府也暗示她撤案,擺明就是吃案。

阿君常遭同住的阿公毛手毛腳,即便家中裝了監視器,但阿公仍趁她協助盥洗時對她摸臀又摸臉。圖為本刊模擬繪圖。

本刊取得阿君7月8日拍下的蒐證影片,畫面顯示,阿君在浴室幫阿公洗頭,一開始對方還很安分彎著腰把頭放低讓阿君梳洗,沒想到突然冷不防地伸出右手,往阿君的屁股用力摸了一把,阿君連忙閃避並拍掉阿公的手,但阿公並沒有羞愧停止,還繼續往她屁股摸了第二把,無奈的阿君只能繼續拍掉他的手,趕緊結束洗頭工作。

不只如此,根據影片畫面,左手拿著毛巾的阿公,趁阿君打掃浴室時,又冷不防伸出右手,偷摸她的左臉頰。雙手握著拖把的阿君側身閃避,阿公還不死心,接著又把手繞過阿君的頸部,往右臉頰摸,此時阿君終於忍不住,伸手把阿公的手甩開,但是依舊無法阻擋他的行為,後續又被阿公伸手摸了2次臉頰。

不只摸臀,阿君向移工團體投訴,阿公曾趁她洗碗時從背後環抱襲胸。圖為示意圖,非當事人。(翻攝移工在台灣臉書)

阿君被阿公肢體騷擾已不是頭一遭。協助處理此案的桃園群眾服務協會專員蕭以采指出,阿君2年前在金門擔任1名阿嬤的看護,她與阿嬤及阿公3人同住一屋簷下,未料半年後,阿公開始對她毛手毛腳,甚至趁阿嬤不注意時,對她襲胸、摸臀,有次阿君在廚房洗碗,阿公突然從她背後環抱襲胸,讓她不堪其擾。

在桃園群眾服務協會協助翻譯的專員LINA轉述說,阿君多次向仲介反映,但仲介卻回「阿公不是這樣的人」「妳又沒證據」,阿君也曾經向阿公遠在台北的家人反映,最後雖然幫她在金門住處安裝監視器,但是阿公依舊故技重施,常趁阿嬤深夜熟睡時,要求阿君到監視器拍不到的浴室內幫他盥洗,藉機伸出狼爪。

 

申訴報警 消極處理

7月8日上午10點半左右,阿君又被阿公多次摸臀及摸臉,逼得她在同月10日透過同在台灣當移工的姊姊,打電話向勞動部1955專線申訴,另也向桃園群眾服務協會投訴,盼能盡快到桃園的庇護中心安置。

依1955專線處理流程,接獲申訴須通報所屬縣市政府處理。LINA說,阿君等了3天,卻等不到金門縣府與她聯絡,只好在同月13日跑到警察局報案,金門縣府社會處承辦人員當天才首次與阿君在警局碰面。

阿君被仲介要求寫下自白書,明明遭性騷擾卻要寫下「與雇主相處和睦」等字眼。(桃園群眾服務協會提供)

誇張的是,阿君轉述說,社會處人員當場問她,「妳要講摸頭,還是要講性騷擾,要選哪個隨便妳。」並要她「就說是摸到頭就好、台灣人不知道那樣不禮貌」,否則她會被反告妨害名譽,因為現場沒有人替她說話,縣府人員暗示撤案的言語,讓阿君相當無助。

根據本刊取得的錄音檔,蕭以采13日也去電金門縣府社會處詢問處理狀況,並告知阿君現在很害怕、不想待在原本的家,也不想再給原本的仲介服務,希望依阿君意願安置到桃園的庇護中心,未料社會處人員回應,「性騷擾其實這都不是事實」,還說「那個阿公只是摸頭」「他們平常就是相處融洽」,氣得蕭以采在電話中怒回:「她有影片怎麼不是事實,你又不是法院!」

 

暗示撤案 簽切結書

社會處人員在電話中並稱:「都溝通好了,本來是仲介要帶回公司安置,但移工說要留在雇主家,怎麼變化那麼大?」蕭以采反問:「你們是親自問移工嗎?還是透過仲介聯繫?」對方未正面回應,只說:「我們再了解一下。」對於能否協助安置到桃園,社會處人員稱:「現在機票很難訂,不太可能!」還說:「你們不要一直跟她洗腦,她的重點是要轉去台灣(工作),其他這只是藉口!」

阿君遭性騷擾申訴後,金門縣府人員卻反指他們相處融洽,移工團體痛批縣府吃案。

本刊致電勞動部詢問該案的申訴紀錄,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表示,的確接獲2通申訴電話,電話中曾詢問阿君是否需要安置或其他協助,對方說不用,後續並在2小時內通報金門縣府處理。蕭以采則說,協助她打電話申訴的人是阿君的姊姊,阿君本人已跟桃園群眾服務協會表達意願想赴桃園安置,協會也協助她訂好機票等事宜,未料金門縣社會處人員卻未依阿君的意願協助安置,反而不斷暗示她撤案。

此外,根據本刊取得的錄音檔,金門縣府人員7月13日在警局對阿君說:「我幫妳找一個不會亂收錢的仲介,但雇主好不好就要看妳自己。」並稱阿君若接受就趕快面試,「只要到台北就不關我的事了!」對此,桃園群眾服務協會創辦人杜光宇痛批,移工轉換雇主,依規定要透過就業服務站媒合,「否則每個承辦人都可跟特定仲介勾結、直接轉介嗎?這完全有問題!」

接獲投訴的桃園群眾服務協會直斥金門縣府處理性騷擾案很消極,根本是想吃案。圖為該協會庇護中心生活照。(桃園群眾服務協會提供)

他表示,金門縣府處理消極不是第一次,近日協會也收到其他受害移工申訴,指2018年曾遭被照顧者性騷擾,當時縣府也沒有處理。

對於阿君性騷案,金門縣府向勞動力發展署回報稱,接獲通報後,13日有派員前往警局協助製作筆錄,當日並暫時安置該名移工在金門的旅館,另有找雇主、仲介及移工三方溝通,移工同意轉換到台灣本島的新雇主家中工作,並於隔日搭機抵台。

 

未詳調查 自行詮釋

勞動力發展署跨國勞動力管理組長薛鑑忠接受本刊採訪時說,依《加強外勞人身侵害案件業務聯繫與處理原則》,地方政府須依移工意願「先安置、後調查」,即便申訴時表達不需安置,仍可隨時提出安置需求,例如當雇主被申訴後言語威脅移工,移工可能因此心生恐懼,這時只要提出需求就須協助安置。至於金門縣府有無直接幫移工介紹新仲介,從金門縣府回報的資料尚難判斷,但若直接幫移工找新雇主並促成勞動契約就屬非法媒合。

移工已是台灣重要勞動力,但因身處異地加上語言不通,權益常受損。圖為移工團體婦女節上街要求速立家事服務法。

「太荒唐了!」台灣職業安全健康連線執行長黃怡翎表示,地方政府接獲通報後,應釐清雇主是否曾採取有效的糾正及補救措施,若雇主未善盡責任,也應告知移工有權向主管機關申訴以追究雇主責任,性騷擾認定是主觀感受,金門縣府還未調查就自己詮釋,甚至還揣測移工有其他動機才申訴,完全不是主管機關該有的作為。

有其他移工透過臉書向桃園群眾服務協會反映,多年前曾遭性騷擾,但金門縣府也沒處理。(桃園群眾服務協會提供)

 

金門縣府:不可能吃案

遭控處理消極、吃案,金門縣政府社會處勞工行政科科長陳瓊娥接受本刊採訪回應,「應該沒有性騷擾這件事,現在怎麼可能會有吃案這種事!」至於影片拍到的畫面,她沒看過那些影片,但經內部了解,當初是她姊姊幫忙申訴,當時是說狀況安全,因她姊姊在台灣工作,她也想轉換雇主去台灣,後來也順利轉換了,不懂為何會有性騷擾的事情。

★《鏡週刊》關心您: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立刻撥打110報案,再尋求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