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推書】《我們不能是朋友》原作者最新力作! 虐心連載《喜歡是深深的愛》登入青春

文|鏡文學
《喜歡是深深的愛》(鏡文學提供)

在遊戲裡,她是他的老婆;但在學校,他只是她的學弟。

她的目光,始終落在那個學長身上,他卻發現自己不只喜歡她,還深深地愛著她。

喜歡,不是淡淡的愛。

喜歡是深深的愛。

愛是深深的惡。

如何分辨眼前的是小孩或大人?看他下班後去哪裡。

會去網咖的是男孩,上酒吧的是男人。

若按照上述的定義作判別基準,那麼,在余家睿推門進入這間店的今晚,已經是他成為大人的第10年了。他不只常上酒吧,還懂得評判酒吧的裝潢,對啤酒精釀數值瞭若指掌,甚至會從酒保的談吐看出該店的品味高低。

余家睿打量著這間酒吧,裡頭的裝潢、椅具清一色以木質為基調,格外舒適溫暖。架上的基酒琳瑯滿目,有量販店的廉價品牌,也有他極少看見的稀有品牌。任何人走進來,都不會有一絲被冒犯或無法融入的不適感,確實是招待初次相見的客人最安全的選擇。

《喜歡是深深的愛》(鏡文學提供)

可惜他偏偏不好此道。

平心而論,他更喜歡那種髒髒亂亂、喇叭有點破音、酒客一喝多就會搞出是非、只採用隔天會讓他宿醉整天的劣質酒,卻能跟吧台聊得投機甚至要到一杯特調的小酒館。像這種太平靜的地方,boring。

「你平常喝什麼?這裡應該都有。」趙季威一笑,似乎對於自己的品味相當有自信:「我請客。」

「喝完這攤,如果我還是拒絕你們公司的offer,那你不是虧了?」余家睿打趣著,語氣好像他真沒打算去趙季威的公司報到。

「你是我同高中的學弟,今天是來慶祝我們有緣遇到,不要有壓力。再說,我對我們公司還有點信心,在我們和其他公司之間,你怎麼選我不擔心。」

言下之意,如果不到他們公司上班,他就會被趙季威視為空有美國常春藤名校文憑,骨子裡卻毫無sense的笨蛋。

指桑罵槐式句型,讓余家睿抓回了昔日的熟悉感。眼前西裝筆挺的男子,就是他印象中,那個當年在高中校園不可一世的趙季威。他總是一派輕盈、站在頂端、高高在上地俯視眾生,然而比起如何讓世界變得更好,他更關心如何讓自己爬上更高的位置。

趙季威點了18年蘇格蘭單一麥芽威士忌,似乎又是一個彰顯自己品味的起手式;余家睿不甘示弱,點了一杯自訂配方的馬丁尼,還直接指定琴酒品牌。他覺得今晚這樣搞有點過頭,但在這世界上,連點杯酒喝都能激起他鬥志的對手,除了趙季威他想不到第二人,怎麼說氣勢也不能輸。

「我剛看你的履歷,你應該小我三屆,以前我在學校說不定見過你。」趙季威用領帶擦了擦鏡片,重新戴上。

何止見過,還結過梁子呢。余家睿暗忖。

當年趙季威的「那件事」在學校鬧得滿城風雨,看似神差鬼使,背地裡卻是他一手促成。導致他稍早走進辦公室,發現面試他的人就是趙季威時,一度冷汗直流、打算直接開溜,但趙季威卻只是盯著他履歷,驚喜地發現他們是同一間中學畢業的校友,接著就熱絡地聊起來,直到趙季威提議要請他喝一杯,他才鬆了口氣,確定自己脫離險境。

時隔多年,趙季威絕不可能將現在的他和那段陳年往事扣連在一起,這讓余家睿有一股做壞事沒受到懲罰的爽快。

「你以前在學校很有名,我常看見你在升旗時被表揚。」余家睿淡笑。

「哈,都幾百年前的事了。既然你認得我,剛才走進來面試怎麼沒叫我一聲學長?」

想得美。在余家睿的認知裡,學弟若開口認學長,就意味著要屈服於學長的威權之下。

「叫聲學長你就會錄取我嗎?」他半開玩笑回應。

「以你的經歷和背景,應該不是我要不要錄取你,是你要不要在我手下工作的問題。」趙季威巧妙地將話題導回今晚聚會的最終目的,他還是希望余家睿接受這個offer,畢竟同時具有法律背景和MBA學歷的人才,一般而言是不會回來台灣工作的。

余家睿沒有搭腔,他的視線已經飄到酒吧外,落在兩個滑手機的高中生身上。

趙季威順著他的視線望去,也看見了那兩個高中生,喝了口端上來的威士忌:「現在的小屁孩可真幸福,有智慧手機、還能隨時看YouTube……啊,不對,現在的小孩應該都玩IG了……」

「不對。」這是今晚,余家睿第一次反駁趙季威的論調。從屁孩臉上閃動的光影,以及他們戳擊螢幕的力道頻率看來,答案顯而易見:「他們在玩手遊。」

「也對。」趙季威附和著:「你記得以前學校側門那有家網咖嗎?我們班的幾個人,以前一下課就往那跑。」

「學長以前有玩什麼電動?」余家睿一樣目不轉睛:「還是你不打?」

「被猜到了。」趙季威苦笑:「那種東西不怎麼吸引我……總覺得,裡面的世界都是虛構的……怎麼說呢?有點無聊。」

世界是虛構,但遊戲中對戰的玩家可都是真人呢。

「這就是為什麼,你是學霸而我是學渣。」余家睿戲謔道。然而,當年的學霸現在卻得附和學渣的話題,真是風水輪流轉:「但你說得對,他們現在要玩什麼,只要拿出手機就能玩,我們以前的年代,只能去網咖、去電腦教室……畫質還比手遊差多了。」

「是不是有一種遊戲,沒音樂、沒圖像、所有的呈現都用文字?」趙季威緊皺眉頭努力回想,他討厭忘記答案的痛苦:「叫什麼來著……?」

「MUD?」余家睿微笑。

「噢對對對,Multi Users……」

「Multi-User Dimension(*註)。」在趙季威還沒想出D的意涵的同時,余家睿已經熟悉地背出三個單字:「多重使用者空間。」

「你很熟啊?」

「不只熟,它對我很重要。甚至可以說它改變了我一生。」余家睿看著趙季威,意有所指地說。

「我有個朋友以前很愛打,看過一次那種畫面。跟現在的遊戲比起來,實在有夠另類,好像有很小眾的族群非常著迷,聽說以前還有大學生玩到被二一呢。」

「別說大學生,我當年也迷到差點升不了高中呢!」余家睿終於收回了視線,對趙季威舉起酒杯,思緒卻已經回到15年前,他揚起一道微笑:「學長,乾杯!」

--

*註:Multi-User Dimension多重使用者空間:為多人即時虛擬類遊戲,以文字描述為基礎。玩家通過輸入類似自然語言的指令與虛擬世界中的其他玩家、非玩家角色(NPC)互動。MUD為現代線上遊戲的始祖與雛形。

《喜歡是深深的愛》於鏡文學官網最新連載>>> https://bit.ly/3rYTX16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下載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