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老翁昏迷溺斃溫泉浴池 再婚妻領藥紀錄成謀殺鐵證

文|張馥暄    攝影|賴智揚    繪圖|米承鶴
游女下藥將70歲的丈夫迷昏,再把他壓入溫泉浴池、活活淹死。

8年前,新北市發生一起殺夫案,1名70歲的老翁與49歲的再婚妻子前往金山泡湯,卻莫名溺斃,老翁的子女懷疑父親死因不單純,報警處理,法醫在老翁體內驗出安眠藥反應,警方深入追查發現,死者妻子經營卡拉OK店,積欠大筆債務,才會下藥謀害親夫企圖奪產及詐領保險金,雖然她否認犯案,但法院還是根據她之前2度企圖殺夫及相關領藥紀錄,將她重判14年徒刑定讞。

2013年3月25日上午8點多,49歲的游姓婦人,騎機車載著70歲的顏姓丈夫,前往新北市金山區某旅館泡湯,不到1個小時,櫃台人員突然接到游女的求救電話,說丈夫溺斃在浴池中,館方立刻派人到房間查看,發現顏男臉部朝上、整個人半浮在池面,已失去生命跡象。

案發當天一早,游女騎機車載丈夫前往新北市金山區某旅館泡湯。(翻攝畫面)

子女質疑 父親死因

旅館員工見狀立刻打119求救,並與游女一同將老翁抬出浴池,接著與隨後趕來的主管輪流對老翁進行急救,救護車抵達後,緊急將老翁送往台大醫院金山分院搶救,但仍宣告不治。

雖然游女對死因沒有異議,但死者與前妻生的4名子女認為案情不單純,希望檢警介入調查,法醫相驗後,發現死者體內殘留大量第四級管制藥品「佐沛眠」,警方也在旅館房間內找到殘留佐沛眠粉末的玻璃杯,檢察官因此認為全案可能不是意外,下令深入調查。

警方在旅館房間內,找到殘留安眠藥粉末的玻璃杯。(翻攝畫面)

時任基隆市第四分局偵查隊長的沈瑞坤告訴本刊,死者往生後,游女先領到120萬元保險金,之後又急著跟丈夫與前妻生的4名子女分家產,加上游之前不斷向丈夫要錢,子女們都懷疑游為了詐保、奪產,才謀害親夫。

沈瑞坤說:「我們查出游女之前曾有二次傷害死者的紀錄,2人婚後不久,顏男就曾向警方報案,說前一天喝下妻子準備的米漿後,全身無力,員警當時建議他去檢查,後來驗出體內殘留大量安眠藥。數個月後,顏男又被游推下樓,送醫急救。因這些前例,我們認為游涉有重嫌,於是請她到案說明。」

檢警在死者體內驗出安眠藥反應,並查出游女的領藥紀錄,成為破案關鍵。(示意圖)

製作筆錄時,游女矢口否認殺夫。她向警方表示,當天進房後,她與丈夫一同泡湯,丈夫還有說有笑,之後她獨自起身到淋浴間沖澡,不料沖完澡回到浴池,就看到丈夫浮在水面,沒有生命跡象。不過,游女的態度異常冷靜,讓警方覺得事有蹊蹺。

謊話連篇 亂編故事

當年承辦本案的員警黃聖明告訴本刊:「游女看不出喪夫之痛,到她住家進行訪查時,發現死者的遺物已經全被清空,連一張照片、一件衣物都沒有,之後,帶她到案發現場模擬,她每次講的內容都不一樣,只能根據她的說法不斷查證,再一一突破謊言,偵查期間,她一直調整供詞,最後乾脆推說忘了,後來安排測謊,結果她也沒通過。」

49歲的游女被帶回案發現場模擬,但說法前後矛盾,引起警方懷疑。(翻攝畫面)

另一方面,旅館人員也向警方透露,游女打電話到櫃台求救後,他們立刻趕往查看,但房門緊閉,敲門後才聽見游回應:「等我一下,我換個衣服。」過了一陣子,游終於開門,但臉上看不出一絲慌亂或緊張。此外,警方也發現,淋浴間就在浴池旁,只用透明玻璃隔間,但游卻聲稱淋浴時無法察覺丈夫出現異狀,十分不合理。

黃聖明說:「游女很不老實,一直在編故事,她說當天是丈夫主動邀約,因為他很愛泡溫泉,之前也曾約鄰居泡湯,但鄰居否認。游還說丈夫有吃安眠藥的習慣,甚至把它當止痛藥吃,平常都會到某藥房買藥,但藥房老闆根本不認識他。」警方深入追查,發現死者沒有服用佐沛眠的紀錄,卻意外查出案發前5個月,游曾看診拿過該藥,不過游仍否認,辯稱不知情。

夫幫還債 動念奪產

警方進一步調查發現,游女在基隆經營卡拉OK店多年,從船公司退休的顏是店裡常客,出手闊綽。喪偶多年的顏因子女都已成家,1人獨居基隆,渴望有人關心,遇到游後,彼此很聊得來,加上游交際手腕好,很得顏的疼愛,2人認識不到1年就登記結婚。但因2人年紀相差21歲,加上游離過婚、有小孩、工作環境複雜,顏的子女都反對這門婚事。

游女經營卡拉OK店,積欠大筆債務,為了奪產,決定謀殺親夫。(東森新聞提供)

婚後,顏得知妻子經營卡拉OK店積欠大筆債務,曾大方送給她200多萬元及1筆土地幫她還債,游嘗到甜頭後,對丈夫的財產起了貪念,不斷地向他討錢,甚至偷偷將他的土地過戶到自己名下。

顏後來收到國稅局的稅單,才發現土地遭過戶,打電話向妹妹求助,不斷地說:「糟了,糟了,事情大條了,土地被過戶了!」還揚言要把土地討回來,否則就要跟妻子同歸於盡。

沈瑞坤告訴本刊:「顏男為了要保住財產,特別與兒子約好,要把剩餘的所有財產過戶到兒子名下,後來我們得知,顏遇害當天,就是他與兒子約定辦過戶的日子,我們猜測游應該是為了阻止顏將財產過戶給兒子,才會選在當天謀殺親夫。當天早上,顏的兒子一直聯絡不上父親,十分擔心,沒想到上午11點多竟接到父親的死訊。」

游女之前曾涉嫌將丈夫推下樓,當時丈夫命大,送醫急救後逃過死劫。

種種證據都指向游女殺夫,檢方因此將她起訴,但她始終否認,案件進入法院審理,她也多次當庭喊冤,辯稱丈夫有心臟病,並有服用壯陽藥、安眠藥的習慣,還引用「心臟病患者不宜吃壯陽藥」的報導脫罪,甚至在開完庭、還押看守所時高喊:「我沒有殺害丈夫,是他的小孩遺棄他、趕他出家門。」並要到場採訪的媒體記者替她申冤。

下藥迷昏 浴池淹死

不過,檢警在旅館房內找到的玻璃杯驗出安眠藥成分,研判是游把藥丸磨成粉末溶於水中,讓顏喝下,若真如游所說,顏有服用安眠藥的習慣,根本不需將藥丸磨成粉,法官因此認定,游下藥迷昏顏之後,再將他一頭壓入浴池中,把丈夫活活淹死。

當年承辦的警官沈瑞坤(右)、黃聖明(左),對這起命案印象深刻。

法官並認為身高約160公分的顏男,不可能溺斃於不到60公分的浴池,判定顏是在喝下摻有佐沛眠的礦泉水後,待在溫泉池失去意識,無力掙扎,才會喪命。

經過審理,法官最後依「家暴殺人罪」將游女判刑14年定讞,也判決游必須賠償顏的4名子女共635萬元,為她的罪行付出代價。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