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推書】想不起如何完成!路邊攤:《鬼公寓》是鬼幫我寫完的故事

文|路邊攤
《鬼公寓》(鏡文學提供)

2008年,鬼門開的那個晚上。

我打開電腦,本來只想隨手寫一篇簡單的鬼故事,沒想到受到一股神祕力量的影響,敲下第一個字後,後面就再也停不下來,從深夜寫到天亮,鬼公寓這篇故事就在那晚誕生了。

我一直覺得這篇故事並不是我獨自完成的,而是鬼門開時來到現世的許多好兄弟們幫我一起完成的,因為我只寫了這篇故事的開頭,中後半段的經典恐怖橋段,我完全想不起來是怎麼想到的,我只記得當最後的電梯橋段從螢幕上一個字一個字跳出來時,我的心裡也同時在讚嘆,哇哇,到底是怎麼把這個梗用得這麼恐怖的。

一直到最後一句字寫完那一刻,我還是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想到這個梗的,所以我都跟讀者說,鬼公寓其實是一篇鬼幫我寫完的故事。

天一亮,我迫不及待地將鬼公寓發佈到網路上,馬上收到許多讀者的回饋,他們都認為這是我寫過最恐怖的故事,就算是多年後的現在,鬼公寓仍是我最滿意的短篇作品。

在2008年,我寫故事的方式其實跟現在差不多,都是先想一個主題跟人物雛型,然後直接開始寫,一邊寫一邊想可以加什麼恐怖橋段,讓讀者看到一半嚇一跳。

《鬼公寓》(鏡文學提供)

因為寫作那晚正好是鬼門開,我就利用了這個主題,在故事的設定中,每年鬼門開的時候,鬼門會隨機開在任何一個地方,那個地方會被進出的猛鬼鬧翻、成為生靈塗炭之地,而故事中鬼門開的地點就是主角居住的破舊公寓,主角則是恐怖電影中最常見的角色,一個平凡卻倒楣的年輕單身漢。

明明在創作時沒有特地塑造,但主角住的破舊大樓從故事一開始就有很強的畫面感,彷彿置身於以前的香港鬼片,頹廢與靈異兼具。

除了詭異的破舊大樓,這篇故事中最出色的地方就是拿來嚇讀者的點,我最喜歡的梗就是結局時在電梯的橋段,雖然那並非原創的新梗,但前面的氣氛鋪陳夠了,讀者的一顆心已經懸在那裡的時候,只差最後一擊,就可以讓讀者在文字前尖叫出聲。

而我的武器就是故事中的最後一句話。

有一種故事型態現在正開始流行起來,那就是「用最後一句話來顛覆整個故事的設定」,直到看到最後一句話前,讀者絕不能掉以輕心。

不過在2008年時,這種型態的故事只會在鬼故事中看到,運用得好的話,常常是一擊必殺。

而我要感謝幫我完成這篇故事的神祕力量,在寫作過程中我根本沒想到結局會是什麼樣子的,直到寫到最後一句話的時候我才被嚇到,沒想到這個看似老套的梗,運用在這個故事裡,竟然會這麼恐怖呀。

但鬼公寓還是有不足的地方,若給我一個機會重新詮釋這個故事,我會想在人物個性上多著墨一些,除了倒楣的主角外,鬼公寓也有不少配角,但他們的出現只是為了嚇讀者而存在,現在讀起來總感覺少了一點味道。

就算這樣,我還是很感謝2008年鬼門開的神祕力量讓我寫出鬼公寓這篇出色的作品,若那股力量現在還能借我用一點就太好了。

《鬼公寓》於鏡文學官網上刊登,閱讀這邊請>>>https://bit.ly/3AFP7ci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下載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