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男子中彈陳屍議長住處 火藥殘留揭畏罪自殺真相

文|劉文淵    攝影|賴智揚    繪圖|米承鶴
綁匪黃兆能遭警方圍捕,持霰彈槍自轟心臟身亡。

22年前,苗栗發生1起離奇命案,1名男子藉故進入時任苗栗縣議會議長陳添松的住處,企圖綁架陳,陳趁隙脫逃報警,男子最後卻胸口中彈,死在陳家3樓,身旁還有霰彈長槍及手槍。

檢方一度懷疑男子遭他殺,並把陳添松列為重要關係人,男子的家屬也率眾到陳家抗議,指控陳是殺人凶手,還把陳比喻為「苗栗鄭太吉」。所幸刑事鑑識專家翁景惠重新勘驗,在男子喉嚨發現火藥殘留,加上其他人證、物證,檢方最後認定男子綁架不成,畏罪自殺,還陳清白。

1999年11月24日,民風純樸的苗栗地區傳出重大刑案,時任苗栗縣議會議長陳添松位於頭份的住家,兼營油漆生意,晚間9點多,一名歹徒藉口上門買油漆,持槍闖入,準備綁架議長,勒贖3千萬元。

 

歹徒闖私宅 威脅潑汽油

時任苗栗縣警局頭份分局偵查隊長、現任苗栗縣警局少年警察隊隊長的丁世嚴告訴本刊,當年議長機警脫身,但歹徒最後卻陳屍在陳家三樓,歹徒的家屬事後還率眾到議長家抗議,把陳添松比喻為「苗栗鄭太吉」,指控陳殺人,引起輿論高度關注。

綁匪死在陳添松住處3樓,警方拉起封鎖線進行採證。(東森新聞提供)

丁世嚴回憶,案發當晚,頭份分局勤務中心接獲報案,指陳添松住家遭不明人士闖入恐嚇,請警方到場處理。議長遭恐嚇,屬於特殊重大刑案,勤務中心不敢馬虎,立即調派轄區派出所員警前往現場查看,當時3名員警剛結束巡邏勤務,裝備還沒卸下,接獲命令後便立即出發。

由於派出所離議長住家很近,3名武裝員警4分鐘後就抵達現場,當時陳添松躲在鄰居家,警方隨即派人將他送往分局安置,另外也發現歹徒仍在議長住家樓上,員警們小心翼翼爬上樓,正轉入三樓樓梯間時,一度看到歹徒身影,對方察覺警方上門,立即出聲要求員警不得上樓,否則就要潑汽油縱火。

綁架議長不成的黃兆能,最後因畏罪自殺,結束生命。(東森新聞提供)

員警不敢冒進,待在樓梯間與歹徒對峙,不久,三樓傳出不明聲響,接著開始冒煙,員警見狀立即往下撤退,並通知消防隊到場滅火,火勢撲滅後,警方上三樓查看,結果發現一具焦屍,身旁還有一把霰彈長槍、一把制式手槍。

 

佯稱買油漆 實遞恐嚇信

議長住家鬧出人命,事關重大,丁世嚴接獲消息後,立即率隊趕赴現場,並依規定報請檢察官指揮偵辦,最後查出死者身分是黃兆能。丁先詢問陳添松案發經過,陳表示,當晚打烊後,突然接到民眾來電,說要購買油漆,還強調明天一早就要用,陳不疑有他,打開鐵門讓對方進入。

陳添松告訴警方,他開門之後,看見一名身穿迷彩褲、戴安全帽及口罩的男子站在門口,手中還提了2個黑色塑膠袋,陳沒想太多,招呼對方進屋,接著就詢問對方:「是不是要來拿油漆?」但男子沒回答。

前苗栗縣議會議長陳添松開記者會說明案發經過。(東森新聞提供)

陳添松以為自己沒說清楚,所以再用客家話問對方:「有什麼事嗎?」這時,男子遞了一封信給他,陳打開一看,信件開頭寫著:「陳議長,您好!」機警的他直覺是恐嚇信,二話不說,拿著信奪門逃出,前往鄰居家求援,並親自打110報警。

前苗栗縣議會議長陳添松收到恐嚇信後奪門而逃,綁匪黃兆能來不及阻止。

確定平安之後,陳添松細看信件,大吃一驚,也慶幸自己順利脫困。原來,信中寫道:「陳議長,您好!慢慢看,把它看完您再做決定,今天您是美國的珍珠港,我是台灣的日本兵,抱著同歸於盡的精神,您全家的生命,完全掌握在這決定性致命的一刻,我用走著來的,我的目的在於求財,您肯配合,您全家的生命,包括我這條爛命,就有活著的希望。」

陳添松經營的油漆行(圖)與住家在同一棟透天厝。(東森新聞提供)

 

衰列關係人 遭喻鄭太吉

信中接著還提到:「若有任何報警的舉動或耍花招,很抱歉,我跟您說過,我用走著來的,不成功,便成仁,相信您是聰明的人,花一億元買個名分做議長,我要求3千萬元換您全家,不過分吧!我並沒有打算活著離開,記住別玩花樣,一有風吹草動,格殺勿論,我有留幾顆子彈,自己要吃的汽油也準備好了,這就是火葬場,省得您和我都沒親人打理後事。亡命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丁世嚴告訴本刊,這封恐嚇信證明黃兆能企圖綁架陳添松不成,畏罪自殺,但是後來的解剖報告,卻又讓案情陷入他殺疑雲。因為黃兆能的左胸遭霰彈槍的子彈射擊,但霰彈槍是長槍,不易自轟,另外,檢察官也認為,黃不太可能因綁架失風就自殺,懷疑黃是遭人射殺之後焚屍,所以把陳添松列為重要關係人。

綁匪黃兆能用這把霰彈長槍(圖)自轟身亡。(東森新聞提供)

議長捲入殺人案!消息一出,輿論譁然,黃兆能的家屬為此還率眾到陳添松家抗議、丟雞蛋,甚至把陳比喻為「苗栗鄭太吉」。本刊調查,鄭太吉是前屏東縣議會議長,人稱「屏東皇帝」,他曾狂言:「過高屏溪,殺人無罪!」是台灣黑金政治的代表人物,鄭後來因賭場利益與童年好友鍾源峰發生衝突,竟率眾到鍾家,當著鍾母的面槍決鍾,最後被判處死刑,槍決伏法。

被比喻成鄭太吉,陳添松直呼倒楣、大聲喊冤,但檢方仍然存疑,加上黃進入陳家時,並沒有第三者在場,槍響時,警方也沒上到三樓,沒看到黃自殺,讓案情陷入膠著。為了釐清真相,檢方最後請來刑事警察局鑑識專家翁景惠重新勘驗,翁確認死者手臂長度後,研判死者持霰彈槍自殺的可能性極高,且死者喉嚨內有少量火藥殘留,表示槍口距離頭部很近,不像他殺。

黃兆能家屬到陳家抗議,怒控陳添松是苗栗鄭太吉。(東森新聞提供)

除了專家的背書,丁世嚴說,警方後來過濾黃兆能的交友圈,找到另一名郭姓共犯,加上恐嚇信經筆跡鑑定後,確認是黃所寫,檢方根據相關證據,最終以黃畏罪自殺結案,還陳添松清白。

 

要共犯先走 失風成焦屍

丁世嚴告訴本刊,共犯郭男在頭份經營檳榔攤,是黃兆能的朋友,他供稱案發前曾陪黃駕車到陳添松住處附近勘察,黃並將車上2只黑色塑膠袋寄放在他的檳榔攤。他曾好奇打開塑膠袋,發現裡面有霰彈槍、手槍,還有安全帽、裝有汽油的塑膠桶等物品。

現任苗栗縣警局少年警察隊隊長丁世嚴,談起這起離奇命案,記憶猶新。

郭男說,案發當晚7點左右,黃兆能打電話給他,要他開車載2只塑膠袋到某處會合,接著開往陳添松住家附近,繞了4、5圈,但陳家鐵門都沒開,黃於是下車用路邊公用電話打到陳家,佯稱要買2桶透明漆,請陳開門。接著黃坐到後座,戴上塑膠袋內的安全帽、口罩,等車開到陳家附近後,便提著袋子下車,朝陳家走去。

郭男供稱,黃兆能曾告訴他,制伏陳添松後,會開陳的車逃逸,所以要他先離開,等候通知,萬萬沒想到,黃最後竟成了焦屍。丁世嚴告訴本刊,黃平日與警界關係不錯,互動頻繁,綁架議長失風後,可能擔心被逮捕沒面子,才會選擇飲彈自盡。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安心專線:1925(24小時)/生命線:1995/張老師專線:1980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