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DR股、KY股連環爆 杜康VHQ投資人慘賠

文|陳仲興    攝影|董孟航 吳貞慧
杜康-DR違約不願買回持股,創下台灣證券史上首例,股價因而出現連續21根跌停。

近日,杜康-DR違約不願買回持股,創下台灣證券史上首例,股價因此出現連續21根跌停,8月31日下市,投資人不堪虧損,籌組自救會到處找立委求援;除了杜康外,另家KY股VHQ在8月中也傳可轉債暴跌,償債能力出問題的窘境。由於近年來境外公司回台掛牌的DR、KY公司問題頻傳,金管會要如何施展公權力、保護投資人的權利,備受矚目。

8月21日,財經專家、財信傳媒董事長謝金河在臉書貼文自曝,曾經指示財務部門認購20萬股杜康-DR,原本期待杜康股價能像中國股王茅台一樣飆漲,想不到杜康掛牌上市後一路下跌,後來只好認賠殺出。

杜康號稱是「中國白酒的領導品牌」,原本也是河南省最大的白酒企業。(翻攝謝金河臉書)

 

習祭禁奢令 杜康盛轉衰

謝金河表示,2011年馬政府執政時,證交所董事長薛琦大力推動海外企業來台第一上市或是第二上市,第二上市就是TDR。杜康2008年在新加坡上市,2011年來台第二上市,並由寶來證券負責承銷。

上市前,杜康董事長高峰到辦公室拜訪謝金河,簡報杜康未來遠景,當時杜康已經很有名氣,號稱是「中國白酒的領導品牌」,高峰也送了一瓶杜康酒給謝金河。但杜康上市後一路跌,謝金河只好認賠賣出,還自嘲:「這瓶白酒價值不斐,放在書桌旁,酒雖然越陳越香,卻從來沒有想要打開來喝的念頭。」

謝金河在臉書自曝,曾指示財務部門認購20萬股杜康-DR,想不到杜康掛牌上市後一路下跌,只好認賠殺出。

讓財經專家踩雷的杜康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成立於2009年的杜康,原本是河南省最大的白酒企業,由於中國經濟快速成長,民眾對白酒消費力大幅提升,杜康成立初期業績維持不錯表現,前景看好,但來台上市的隔年,也就是2012年,習近平就任中國國家主席後下達禁奢令,白酒需求受到嚴重衝擊,銷量大幅下滑,杜康業績也受到影響。

由於中國經濟快速成長,民眾對白酒消費力大幅提升,杜康成立初期業績表現不錯。(今周刊提供)

 

遭終止上市 賴皮不買回

由於營運長期未見改善,今年中杜康決定把營業項目從賣酒變成賣奇異果,此舉卻在7月下旬遭到證交所處置終止上市;消息傳出後,杜康連續出現21根跌停板,超越基亞和普格的紀錄,股價也腰斬再腰斬,投資人罵聲連連,組成自救會討公道。

「杜康上市時,董事曾經出具承諾書,一旦終止上市,就會依照上市公司申請有價證券終止上市處理程序規定,依照淨值無限制收購在外流通的杜康-DR(台灣存託憑證)。」自救會代表氣憤地說,「杜康竟然在7月底賴皮,表明不會履行收購DR的承諾。如果此例一開,每間公司都照杜康這樣,就都不用投資了。」

杜康自救會代表說:「依照承諾,杜康淨值約4.99元,投資人每張股票可拿回4990元,如果依照8月27日的收盤價計算,就只能拿回440元,價差10倍以上,而且杜康不是沒有錢,當初上市承銷時,他們拿走了20億元,淨值收購也只是拿出5億元而已。」

杜康的投資人也到社群網站上留言怒吼:「難道我們的證交稅都是繳假的嗎?難道我們都沒有主管機關嗎?」「證交所和杜康有簽約,如果下市要用淨值買回,杜康有承諾,投資人才會去投資,難道證交所有沒有責任?」

中國在新冠肺炎爆發後,原有1萬3千多家戲院,有近5千家倒閉,戲院暫停營運近7個月。(東方IC)

 

疫情加追稅 重擊VHQ

除了爆出杜康坑殺投資人外,設立在新加坡的VHQ-KY(威馳克媒體集團控股公司)8月中也因海外公司債爆跌,遭疑償債能力出問題。不願具名的會計師表示,可轉債跌到只剩32.05元,投資人如果現在買進持有到明年10月到期,公司贖回的價值是100元,1年報酬率有2倍以上,但現在跌到這麼低的價位卻沒人敢買,關鍵就是VHQ的財務狀況亮紅燈。

成立於1987年的VHQ,初期以電視廣告業務後製起家,2013年成立北京威馳克數碼科技,跨足中國電影及後製業務,成為中國三大特效公司。由於VHQ團隊包含艾美獎得主、金馬獎得主、酷斯拉製作團隊、哈利波特特效成員等,前景看好,2015年在台灣掛牌上市後,股價還衝到244元,但去年起疫情爆發加上中國對影視業追稅,VHQ股價一路下探,上週股價最低一度只剩11.85元,投資人損失慘重。

VHQ團隊包含艾美獎得主、金馬獎得主、酷斯拉製作團隊、哈利波特特效成員等,前景一度被看好。(資料照片)

知情人士透露,中國在新冠肺炎爆發後,1萬3千多家戲院有近5千家倒閉,戲院暫停營運近7個月,這對主要從事電影後製和電視廣告等多媒體業務的VHQ衝擊很大,加上中國政府對影視從業人員(例如知名演員范冰冰逃稅遭重罰40億元)追稅、加稅,造成市場資金卻步,應收帳款期限拉長,VHQ的可轉債因此出現到期無法還款的問題,櫃買中心也在8月中將VHQ打入全額交割股。

對此,VHQ表示,已經與持有人協商8月到期的可轉債,雙方逐漸達成共識,持有人也朝向不在此時進行贖回,雖然目前仍處於疫情衝擊期間,但整體資金流仍達成正向現金流入,並可維持順利營運。

法人透露,「最近1年來,中國進行很多大改革,包括補教行業不得上市、滴滴出行遭到整改、阿里巴巴被重罰等,已經造成很多中國新創公司資金斷鏈,VHQ遇上對岸政策收緊,資金面的壓力恐怕是雪上加霜。」

VHQ-KY因海外公司債爆跌,遭質疑償債能力出問題,董事長劉國華被要求視訊說明。(翻攝櫃買中心)

 

委投保中心 提訴訟求償

面對境外公司來台上市的DR股、KY股頻爆雷,前金管會官員表示,海外回台掛牌上市的公司,由於營運主體不在台灣,透明度低,投資風險的確比較高。因此,不論是DR還是KY股,每一家在上市審議的時候,都會要求簽署下市時董事必須買回的保障條款,他呼籲:「金管會和新加坡金融局有簽署金融監理合作備忘錄(MOU),應該要伸張公權力,硬起來幫投資人跨海打官司,要求杜康履行上市承諾!」

DR股和KY股在上市審議時,主管機關都會要求簽署下市時董事必須買回的保障條款。右為金管會主委黃天牧。

本刊致電詢問金管會,證期局副局長蔡麗玲回應表示,杜康是非常特殊的案例,過去的確很少看到公司違反上市承諾的現象,證期局將會請交易所進一步擬定強化監理方式,防止類似現象再度發生。至於投資人權益受損的部分,由於管轄單位是台北地方法院,投保中心將會在台北地院提起訴訟,對杜康公司進行追償。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