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法院低價拍賣資產惹議 掬水軒股東批柯家侵吞股權

文|傅崇琛    攝影|翁睿坤
原本位於桃園的掬水軒工廠(圖)後來變成創辦人後代的吸金工具。(翻攝Google Maps)

老牌食品公司掬水軒近20年因創辦人柯氏家族爭產互告,加上家族成員遭通緝避居海外,逐漸沒落,但本刊最近接獲另一名大股東後代投訴,指柯家當年利用股票上市機會,惡意稀釋大股東股權,更扯的是,柯家爆出爭產風波後,法院竟未詳查,便把公司資產視為柯家的家產,甚至賤賣公司名下土地,就算提出異議也沒有用,讓這些權益受損的股東無法接受。

投訴人L小姐面對鏡頭氣憤地說:「我不懂柯家為何要這樣騙我外公?也不懂法院在強制執行時,為何不顧其他股東的權益?」

掬水軒是國內老牌食品大廠,全盛時期總資產高達6百億元。(翻攝廣告)

 

昔金援幫忙 獲贈匾額

投訴人L小姐表示,整起爭議要追溯到60多年前,當年她的外公在東部從事食品餅乾業,公司從日治時代就已成立,掬水軒還沒有在台發跡時,外公在業界就已經非常有名,公司的門市、廠房至今仍是當地地標,甚至家族長輩過世時,當時的總統還曾搭機前來東部上香致意。

掬水軒創辦人柯石吟曾致贈匾額祝賀L小姐外公的公司創立50週年。(讀者提供)

談到家族與柯家的關係,L小姐表示:「我媽媽小時候曾在掬水軒創辦人柯石吟家住過,外公的公司成立50週年時,柯石吟跟他的兒子柯德勝還聯名送來很大的匾額,除表達祝賀之意,也感謝外公的金援和幫忙,我們二家的關係及互動很好,完全沒想到後來會發生這麼多的爭議。」

掬水軒生產的餅乾產品,目前仍在市場上販售。

L小姐告訴本刊:「掬水軒早年在日本設廠,大概在1957年的時候,柯石吟想要回台灣發展,找上了我外公,外公拿出了8.1萬元投資,這在當年是非常大的數目,外公也因此成為台灣掬水軒的3大股東之一。」

 

股權遭稀釋 抗議無用

後來L小姐的外公過世,留下不少遺產,L母分到掬水軒的股票,結果才發現股權早已被柯家稀釋。L小姐指出,當年外公投資80,000多元,母親繼承時,已經過了40年,竟然一樣只有市值80,000多元的股票,根本沒隨物價上漲、掬水軒大幅獲利等外在因素增值,而在當時已經發行超過千萬股的掬水軒股份之中,別說是1/3,就連3%的股權都不到。

掬水軒大股東後代L小姐(圖)指控創辦人家族惡意稀釋她外公的股權。

究竟為什麼會這樣?L小姐說:「可能是外公後來年事已高,加上也有家族事業在經營,所以沒有特別注意這件事,才會吃了悶虧!為了爭取應有的權益,我們試圖聯繫柯家,但聯繫不上,我也曾帶老人家去過幾次掬水軒的股東會,印象中,當時的董事長是第三代的柯富元,除了我們之外,很多老股東也都氣得在現場抗議,但他不甩就是不甩!」

後來,柯家爭產互告的新聞陸續出現,L小姐等股東更聽說,法院開始拍賣掬水軒的資產,用來清償柯家留下的財務缺口,所以打算透過司法途徑維護自己的權益,沒想到卻碰了一鼻子灰!

掬水軒產品是許多台灣人的兒時回憶,但如今已逐漸被市場遺忘。(翻攝廣告)

L小姐表示:「我們本來打算請律師處理,但律師說要先搞清楚掬水軒的資產在誰名下,不然連要告誰都不知道,所以我又帶著老人家到地方法院查資料,結果地院說案子在高院,如果要查資料,就要填寫聲請書。」

 

土地遭賤賣 損30億

「地方法院的工作人員印了一大堆案號文件給我,說這些都是跟掬水軒有關的案子,我在現場抄到手軟,但提出聲請之後,高院又回覆說那些案件跟掬水軒公司無關。」說起跟法院打交道的經過,L小姐快要氣炸。

掬水軒2代董事長柯德勝過世後,遺孀及子女為了爭產對簿公堂。(讀者提供)

為了維護家族的權益,L小姐又多次聲請調閱相關卷宗,沒想到法院不給調就算了,竟還發函回覆說是L小姐等股東懈怠、未盡股東注意之責,讓L小姐氣憤不已。

柯石吟(圖)1925年在日本創立掬水軒公司,專門生產餅乾、零食。(翻攝台北市糕餅商業同業公會官網)

L小姐不滿地說:「股東們最近又得知,掬水軒公司一塊價值約45億元的土地,被法院用12、3億元的低價拍賣掉,聽說買到的人,現在又要用42億元的金額轉手賣掉,中間有將近30億元的利潤,我們這些股東實在無法接受,也想問法院當初為何要賤賣土地?」

掬水軒3代董事長柯富元(圖)因案遭判刑,最後棄保潛逃流亡海外。(翻攝畫面)

本刊調查,掬水軒公司1925年成立於日本,第一代董事長柯石吟當年接手日本軍隊的後勤工廠,專門製造餅乾、糖果等產品,回到台灣發展後,第二代董事長柯德勝又承包國軍口糧業務40多年,進而樹立了掬水軒在業界的龍頭地位。

 

盼法院正視 股東權益

但柯德勝病逝後,其妻柯陳幸佳涉嫌隱瞞丈夫死訊,並偽造遺囑,讓自己當上董事長,將公司資產以各種方式轉移到自己名下,而第三代董事長柯富元接手後,還為此控告母親,最後柯陳幸佳被依偽造文書、逃漏稅等罪嫌起訴並通緝,從此滯留日本不再回台。

掬水軒相關爭產官司,目前在高等法院民事庭(圖)等司法單位訴訟中。

至於柯富元則因公司經營不善、欠缺資金,竟利用桃園平鎮廠區轉型購物中心的開發案,吸金9億多元,雖然短暫解決資金缺口,卻讓掬水軒背負了更多債務,最後也因背信、違反《銀行法》等罪名遭起訴、判刑。不料,柯富元繳交200萬元保釋金後,竟棄保潛逃至中國,他的弟弟柯俊材也避居美國,掬水軒這個老字號也逐漸被市場遺忘。

L小姐表示:「就算如此,掬水軒公司目前仍登記在案,有新的董事長接任,更有上百名小股東,我們呼籲法院認真看待相關訴訟案,不要胡亂賤賣掬水軒的公司資產,侵害我們這些小股東的權益!」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