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喜歡是深深的愛》選摘 五之二

文|阿亞梅 Ayamei 繪圖|鄭雅紋

余家睿從沒想過還能再遇見米芷姍,也沒想到她的人生已被當年的事件所毀,只能過著見不得光的生活,罪惡感令他誓言成為她的浮木─15年前,妳的世界因為我的告密而毀滅,所以接下來的日子,請讓我好好地愛妳…來贖罪?

夜深。

儘管廚房已經熄火兩個多鐘頭,酒吧後門仍瀰漫著油煙味,排煙口熱烘烘。趙季威盡可能站得離那兒越遠越好,要是那些味道沾上他的西裝,家裡那隻緝毒犬絕對會打破砂鍋問到底。

門從裡面被打開,米芷姍自黑暗中走出,緩步走到趙季威面前,趙季威雙臂攫住她的腰際,給了她一個粗魯的吻。

「要是被人看到怎麼辦?」米芷姍不安地張望四周。

「有人激起我的領域意識。」酒精早已稀釋趙季威的理智,他絲毫不打算放過米芷姍,將她纖弱的身子逼到牆面:「剛我出去講電話,那個學弟跟妳聊了什麼?」

「沒什麼…」

「我不信,他一整晚都在看著妳,還一直問耶誕節那件事…媽的!他一定是想幹妳。」

米芷姍倒抽了半口氣。認識趙季威十五年了,每次聽到這個男人吐出和他儀表不相襯的粗鄙話語,她依然會錯愕。

「你不要這麼誇張,跟別人講話本來就要看著對方啊!而且,當年那件事學校鬧那麼大,他現在又看到我們一起出現,會好奇很正常嘛…」米芷姍安撫著趙季威,同時她又有點錯亂,為什麼會變成她在安慰趙季威?耶誕節事件的最大受害者難道不是她嗎?

「我是男人,我分得出一個男人看妳的眼神是不是有邪念!我剛出去講了十分鐘的電話,你們在裡面有說有笑,妳卻跟我說『沒什麼』,我能信嗎?」

「那你要不要解釋一下,你剛為什麼出去講了10分鐘的電話?難道也沒什麼嗎?」

「還能是什麼?」被踩到痛處的趙季威扭著臉,痛苦坦承:「小的發燒,死都不肯打針,我只好陪他講講話、哄他開心。」

米芷姍沉默了,這是她早就猜到的結果。她沒追問趙季威的故事中未提及的成人角色是誰,因為她心知肚明,那是一個不屬於她的禁區,卻是趙季威的舒適圈,她只能在圈外等著趙季威走出來,一旦趙季威打算躲回裡面,她就奈何不了他。

趙季威像是回過神來,充滿歉意地攬緊米芷姍,雙唇抵著她的頭頂、連吻好幾下,深怕不這麼做她就會從此消失:「對不起,今天晚上沒辦法去妳那裡。」

「我知道。」她一如往昔溫柔理解,卻再也不想隨口說沒關係。

「對了,那個學弟…有問妳我們是什麼關係嗎?」趙季威的眉頭鎖得更深,揣想著任何潛在的危機。

「問了。」米芷姍答得不疾不徐:「我告訴他我的薪水是你付的,他還以為你是這家酒吧的股東呢。這個回答還可以吧,老闆?」

「嚴格說起來,我的確付了妳薪水。」趙季威捧住米芷姍的臉,寵溺地吻上米芷姍的唇,伸手摸一把她的翹臀:「那這樣算職場性騷擾嗎?」

「算,我要去勞工局申訴了。」她說著打趣的話,臉上卻沒有笑容。

「那我只好繼續懲罰妳了…」趙季威沒停手,手探進米芷姍的裙底,才剛入睡的野獸再度甦醒:「今天穿成這樣想勾引誰?」

「你不是要回家照顧小孩?」

「不回家了。我要去妳那邊,好好操妳!」趙季威的鼻尖在米芷姍的胸口貪婪打滾。

米芷姍推開趙季威,她的眼睛裡沒有火花:「別講幹話了,趕快回家,明天酒醒後你會感謝今天的我。」

「是妳要感謝我…」

「我一直都很感謝你,不然怎麼能跟你在一起到現在?」她有些苦澀。

「答應我,絕對不能跟那學弟搞上,知道嗎?」

「怎麼還在講這件事?跟一個學弟吃什麼醋?快點,你的車要跑了!」

趙季威這才心甘情願放開米芷姍,他走出防火巷、搖搖晃晃地上了計程車。

等車走遠,米芷姍才走到大馬路上目送,順手點燃一根細菸。

這些年,趙季威讓她獨處的時刻明明很多,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最近每次和趙季威相處後,她就格外渴望清靜。

是今晚趙季威粗話說得有點多嗎?但趙季威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她到現在還習慣不了,是她的問題吧?

米芷姍仰頭,將煙吐向無盡的黑暗中。

「能要一根菸嗎?」一道男聲出現在她身旁。

酒吧附近常有伸手牌,米芷姍早就習慣了,她反射性遞出菸盒和打火機,這才想起來人的聲音好像在哪聽過,遂轉頭一看。

余家睿站在那裡,她發現,當年穿著制服的小男孩已經抽高了許多,高到她得抬起下巴,仰望。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下載鏡週刊電子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