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的夢2】房地產名師與超級黃金幣一一現形 她崩潰陷入絕望

文|簡竹書    攝影|鄒保祥
許如君就讀台灣科技大學時,當選第一屆「台科小姐」。(翻攝台科大校刊)

2019年初,按月領紅利的投資人發現紅利沒有如期發放。不安像漣漪迅速散開,大家紛紛要求解約,Cindy也在驚嚇後一番掙扎,最後決定提前解約,捨棄分紅只求拿回本金。

怎知,「法尼那邊說合約已修改,提前解約要扣3成本金,只能拿回7成。」不只剩7成,還要分多次給付,因為太多投資人同時要求解約,法尼聲稱資金周轉不來。Cindy慌了。

她也接到許如君的電話,法尼的投資人橫跨北中南共約2,000人,多半互不認識,但Cindy以前見過許如君,「有一次參觀完礦廠,大家去吃火鍋,我坐素食桌,她走過來問我能不能一起坐。」2人邊吃邊聊,因此相識。法尼出事後,Cindy接到許如君來電,「可能許小姐覺得我是可以講話的人吧,她說,她覺得受騙了,整個法尼都是假的。」

許如君的猜測沒錯。打著虛擬貨幣挖礦的高科技名號,法尼的本質老到不能再老,上線拉下線,再拿下線投資的錢支付上線的紅利及獎金,所謂「龐氏騙局」,台灣人俗稱「老鼠會」。

法尼公司設在龍潭的以太幣礦廠。(翻攝法尼新創YouTube)

 

本土最慘騙局 鴻源害16萬人

龐氏騙局的最經典案例當推「馬多夫案」,馬多夫曾是美國那斯達克交易所主席,卸任後成立對沖基金,他在全球金融圈地位尊崇,沒人起疑。直到2008年金融海嘯,馬多夫的龐氏騙局才被揭穿,詐騙金額合近新台幣2兆元,受害者囊括各國銀行,震驚全球。馬多夫被判刑150年,今年4月以82歲之齡老死獄中。

至於台灣,最慘痛莫非「鴻源案」。那是第一次台灣錢淹腳目的1980年代,「鴻源投資」最風光時擁有鴻源籃球隊、鴻源百貨(今微風南京),直到檢調查緝地下投資公司,鴻源才被揭穿是一場騙局,吸金逾900億元,受害者多達16萬人,不少人跳樓自殺。主謀沈長聲僅被判7年、罰款300萬元,入獄後他依舊吃香喝辣,且4年後就假釋,出獄後繼續奢靡生活。

鴻源案爆發時,許如君正好出生。30年後的年輕世代早已不知沈長聲,活在低薪、低利息、高房價時代的他們,社畜般忙碌工作、忙著找投資機會,否則光靠薪水一輩子也買不起房、結不了婚、養不起小孩。

1980年代鴻源機構吸金900億元,主謀沈長聲被塑造得像神一般。(翻攝鴻源雜誌)

 

提告恐成共犯 地產名師是騙徒

許如君一邊努力替人霧眉,一邊進修投資課,並進行各種投資。她投資法尼後獲利甚豐,決定加碼,又邀其他朋友加入。在法尼,只要成功邀人投資就有獎金,並晉升「顧問」。許爸說,女兒一直希望趕快多存點錢,「她想帶我們去澳洲玩、環遊世界。她還想買一間房子,出租後就能有『被動收入』。」

被動收入、財務自由,幾乎是當今年輕世代在高度金錢焦慮下,人人朗朗上口的聖經名詞,最後許如君一共投入158萬元。直到2019年初,她才驚覺可能被騙。

噩夢不只如此。許如君想提告,卻接到法尼台中區經理的電話,勸她別告,因為許如君自己也有邀人投資法尼,依《銀行法》已構成違法吸金,是「共犯」,若提告,自己也要坐牢。

許如君不可置信,決定找律師,怎知,律師也說,她邀人投資法尼,又「約定或給付與本金顯不相當之紅利」,已經違反《銀行法》第29條之1,會被判刑3到10年。她再找第2、第3個律師詢問,答案都一樣。

許爸回憶,女兒那段時間幾近崩潰,幾次抱著他大哭,「她說,她都沒有心要騙人,為什麼她周邊每個人都要騙她?她受騙不只在法尼。」

一直很拚的許如君擁有室內設計、美容等多張技術證照。

原來,許如君曾花了好幾萬元上課的房地產名師王派宏,也在那時現出原形,2019年4月28日,王派宏忽然失蹤,學生們找不到人,2天後,警方證實王派宏已出境。據估,人間蒸發的王派宏吸金約20億元。

許如君也差點聽信王派宏而投資,幸而被父親勸阻。原來,30年前的鴻源吸金案,許爸正是受害者之一,「大概我27、8歲時,投30萬元,那時30萬元很大,我家附近透天厝才100多萬元。」我們隨口問起不知主謀沈長聲是否還活著?他馬上答:「還活著。於勇明(另一主謀)死了。」年輕時的血汗錢被騙光,30年來他始終盯著主謀下落。

 

難脫罪怕入獄 癱軟在地上痛哭

許如君聽了父親的話,逃過王派宏的詐騙,可惜,在這個詐騙王國,她沒能躲過其他鯊魚。她投資2萬美元購買「超級黃金幣」,黃金幣是由SPG|超級金礦控股集團所發行的虛擬貨幣,總部設在英國。

法尼、王派宏接連露出原形後,許如君不安,找了當初賣她黃金幣的人,要求退錢。對方說需分期退款,從2019年7月開始退。那年11月SPG果然被爆出是詐騙,吸金7億元,嫌犯包括名模王靜瑩的前夫—前南港輪胎大股東陳威陶。

從王派宏的房地產、SPG黃金幣到法尼的以太幣礦機,全是騙局,難怪許如君對著父親哭喊所有人都想騙她。而她連SPG的第一期退款也沒能等到。許爸回憶:「5月母親節,我帶她回嘉義阿嬤家,她跑到阿嬤房間,躺在阿嬤床上說『阿嬤,我活得好痛苦。』後來到客廳又抱著我哭。」

他幾次告訴女兒:「多少錢?沒關係,爸爸幫你分擔。」女兒卻說不想連累爸媽、錢是爸媽辛苦賺的。女兒狀況一天比一天糟,許爸最後自己約了一名律師,暗示希望那律師告訴女兒事情沒那麼嚴重、她不會被關。

他帶著女兒一起找律師,想不到,那位律師仍說,看來女兒很難脫罪。「我女兒一下樓就整個人癱軟,沒辦法走路,癱在地上痛哭,我想帶她看醫生,她不肯。」

那時,主謀田書旗已遭羈押,許如君認定自己也會被關,「她還上網查監獄的生活,想知道女子監獄的人怎麼過日子,查完哭著說她不想坐牢。我說妳不會有事,妳是被害人耶!她一邊哭一邊自言自語『我是被害人⋯我是被害人?我才不是被害人,我已經變成共犯!』」

更新時間|2021.09.20 23:45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