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喜歡是深深的愛》選摘 五之四

文|阿亞梅 Ayamei 繪圖|鄭雅紋

余家睿從沒想過還能再遇見米芷姍,也沒想到她的人生已被當年的事件所毀,只能過著見不得光的生活,罪惡感令他誓言成為她的浮木-15年前,妳的世界因我的告密而毀滅,所以接下來的日子,請讓我好好愛妳…來贖罪?

我見余家睿臉上流露出失望神情,米芷姍覺得很抱歉。

她想起以前在遊戲裡,余家睿就喜歡把這荒唐的稱謂掛在嘴上,而不諱言地,每當聽見「老婆」這個稱呼,她總是心頭一暖,彷彿真的有個「老公」在保護著她,那種幸福感甚至超越了趙季威的陪伴。可是她同時也很清楚,當最壞的情況發生時,沒有任何人保護得了她,趙季威不能,其他男人不能,余家睿當然也不能。

「所以你真的不需要管我,畢竟這十幾年來,我們都沒有─」

「15年。」余家睿打斷了她。

原來那件事發生已經15年了,她從來都不想去算…

米芷姍想不到余家睿會把數字記得這麼清楚,也不懂他表情何以這麼痛苦…是他腦子特別好嗎?還是他同理她當年的委屈?可是,海德裡不都是冷酷惡劣的優等生嗎?哪來的同理心?

「你的腦容量應該花在更重要的地方,而不是記這種無聊的小事。」

「妳就是我最重要的事!」他一臉認真,不像在開玩笑:「從15年前妳離開海德那天起,我就一直在找妳,想知道妳後來怎麼樣了、過得好不好…我希望妳不要再委屈自己,因為妳值得更好的生活。這對我來說,不是什麼無聊的小事,至少這15年來我都這樣認為。」

米芷姍一愣,她沒想過一個過去沒說過幾句話的學弟,會對她的人生如此在意:「但你幾乎不認識我,你有沒有想過,也許我不值得更好的生活…」

「那不重要!」他急忙打斷:「妳只要知道一件事就好:沒有人不想讓自己老婆幸福。」

米芷姍更困惑了,她忍不住失笑。她實在看不清楚這個男人,早已看穿她活著的姿態有多狼狽,還高舉著足以摧毀她的武器,在她以為自己備受威脅時,他卻用清澈的眼神望著她,吐露純真近乎幼稚的話語。

誰會對遊戲上的配偶關係認真呢?他如果不是腦子有問題,就是瘋了。米芷姍這麼想。

「謝謝你。」她禮貌微笑,不想再傷害他:「很晚了,我該走了。」

「我送妳回去─」

「不用了,我就住這附近,你也不要跟過來。」

「那妳能考慮離開趙季威嗎?」

她屏息一瞬,內心千愁萬緒,但她知道自己不能再跟余家睿說那麼多了,她敷衍一笑:「我會考慮的,謝謝你。」

米芷姍頭也不回地走了一段路,她發現余家睿沒有再跟過來,這才覺得有點不真實。他就這樣放過自己了,連電話也沒要?米芷姍有點安心,卻想到日後可能見不到他而有些遺憾。

或許,他真的沒有什麼惡意?或許,她不該把那間學校畢業的人都想得那麼壞?算了,這很難說。但無論那間學校有沒有好人,至少那個學弟的出現,讓她今天有個不算太壞的收尾。

米芷姍揚起嘴角,踏著輕快的步伐拐進小巷。

 

趙季威走回自己的辦公隔間,他鎖上門、拉上窗簾。為了這個上億元的併購案,他已焦慮好幾個月。不是他不擅長商業併購,只是生技產業的水實在太深,每次協商會議中跳出一個全新的名詞,他就得更集中精神釐清,才能站穩腳跟。然而,經過連續3天的馬拉松電話會議,談判依然無果,他的耐性和精神狀態都來到了臨界點…

他拿出手機想跟米芷姍通電話平穩心情,不料祕書卻打了內線電話進來。

「總經理,余先生找您。」

他明明千叮嚀萬囑咐過祕書,協商過程任何會讓他抓狂的小事一件都別煩他,更何況是不請自來的陌生訪客,她是聽不懂人話?

「哪位余先生?」他冷聲問道。

「上禮拜來面試,您當場給offer的那位。」

是他?趙季威一愣。他想起那天面試,一開始他們確實相談甚歡,但趙季威也很有自知之明,他知道這間律師事務所在業界的排名不算是頂尖,以余家睿的條件,來這裡工作是有點委屈他,加上後來他們喝酒時,聊得不算投機,最後余家睿沒回覆offer,趙季威其實不意外。只是,以他對余家睿初步的了解,也覺得余家睿不可能厚著臉皮回頭求他雇用。難道,他已經被其他公司聘任了,正以對造人的身分來協商?

「他有說來找我做什麼嗎?」

「說是對工作環境有疑慮,想再跟您釐清一下。」

「哼,原來是想提高待遇啊…」趙季威放寬心了。他大概猜到余家睿為何會回來找他,不是每個雇主都願意費神馴服一匹潛力無窮的野馬,特別是在台灣,雇主總喜歡好控制的孩子,鋒芒太露不見得會加分。也許余家睿面試了一輪,終究認清了現實、想回頭找他,但又不想放低身段,因此故作姿態。

不過,比起上週那幾位無趣的面試者,余家睿無庸置疑是這個職位的最佳人選,他現在願意調整心態回頭也好,趙季威打定了主意,只要對方別開出太離譜的價碼就答應吧!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