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婦人肉ATM2】「別傷害阿姐」 內鬼自責跳樓遺書抖出主謀身分

文|林慶祥
鍾男落網後,警方利用張男遺書突破心防,他才認罪供出人質下落。(東森新聞提供)

2001年台中市許姓董娘綁票案,起因於鍾男在牌桌上,聽到許婦無心之言,起了歹念,他說服張潮嘉當他「內應」,張要求「別傷害阿姐」才配合,事後發現被警方盯上,要求鍾男釋放人質遭拒,他在畏罪且良心不安的狀況下跳樓自殺,留下遺書說:「海哥,一通電話,一輩子就完了,保重了!」證實鍾男是主謀。

案發之後,警方鎖定「內鬼」張潮嘉,研判他找來的「湊咖」的鍾男,可能是策劃這起綁票案的主嫌,這鍾金海並非善類!2000年,他曾綁架自己妻子11歲的堂弟,被法院判處重刑,因此在獄中認識張男,他出獄後,經營機油生意不善,債臺高築,恰巧牌桌上許女的無心之言,落入他這走投無路之人耳裡,頓起歹念,他說服同樣需錢孔急的張合作,並保證不需張動手,只要在許出門前通風報信即可。

但許女對張男就像弟弟一樣照顧,張都叫她「姐仔」,幾經天人交戰,張終於同意合作,不過,他一再叮囑鍾男:「不要傷害姐仔!」獲鍾承諾後,他才在案發當天通風報信,但事後相當反悔,多次催促鍾釋放肉票,2人因此起了齟齬。

警方的偵訊,讓張潮嘉警覺自己被盯上,他恨自己不該鬼摸頭,答應與鍾金海綁架許女,如今又無法說服鐘放人,他不但怕東窗事發,也擔心許遭遇不測,在良心譴責、畏罪逃避的複雜情緒下,最後選擇自殺。

張男自殺後,警方在他住處搜索到鍾男涉案的證據。(翻攝畫面)

蔡彥哲說:「我們監控張男的通聯,發現他傳簡訊給姪子,說自己做錯事,要姪子幫他照顧母親,就知道大事不妙,於是立刻通報四分局警消阻止他輕生,我們一路狂飆,趕抵南屯區黎明路張的住處時,他已經跳樓身亡,晚了5分鐘。」

共犯死了,但肉票下落不明、生死未卜,真正的挑戰才開始。警方搜索張男的住處,找到遺書,上面寫著:「海哥,一通電話,一輩子就完了,保重了!」遺書證實鍾金海是主謀,但鍾很狡猾,他讓張通風報信,卻不告訴他有哪些人參與綁票?肉票又關押在哪裡?案情陷入膠著。

鍾男為避免警方追蹤,特地打便利商店外的公共電話聯絡友人。(翻攝畫面)

而且,張男死後,消息曝光,鍾男也落跑了,警方壓力很大。為了救肉票,蔡彥哲立刻分析鍾半年來的通聯紀錄,過濾他跑路可能尋求援助的朋友,最後發現他跑到苗栗向某友人借錢,專案小組北上追捕,雖不慎讓他兔脫,但也查到他逃亡時駕駛車輛的車牌號碼。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安心專線:1925(24小時)/生命線:1995/張老師專線:1980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