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凌嚴重 南韓「性少數」學生只能躲在暗處淒涼遭遇曝光

文|楊虔豪    攝影|楊虔豪
「人權觀察」9月中旬發表一份調查報告,深度訪談南韓各地共26位「性少數」學生,圖為一位受訪者。(「人權觀察」提供)

國際非政府組織「人權觀察」9月中旬發表一份調查報告,深度訪談南韓各地共26位屬於「性少數」群體的學生和教師,結果顯示他們在學習生涯中,都曾遭逢嘲笑、騷擾、排擠與欺負等對待。即使是教師,都擔憂一旦公開性向,會失去工作。

這項調查結果,呼應著正在立法過程中的《禁止歧視法》。這部法律廣泛禁止社會上各種歧視待遇,包括性別、國籍、人種、外貌與肢體健全等。但正因為連帶保護了性少數群體,因此引來激烈爭議。

回顧《禁止歧視法》法推動過程,在進步派前總統盧武鉉執政時的2007年,由南韓國家人權委員會(以下簡稱「人權委」)建議制定,並草擬好內容,由政府提交國會要準備立法,主流基督教會卻強烈阻撓,認為這等於「擁護同性戀」「開啟同婚合法之路」並侵犯傳教自由,要求將性少數族群從條文內刪除,而僵持不下,使法案拖延14年,仍未有進展。

今年25歲的跨性別學生金道鉉回憶,在一次大學課堂內,觀看完電影後,一位同學說道:「所以同性戀都應該被槍決。」讓他感到恐慌。「他的那句話,讓我氣得直打哆嗦,我得離開教室,在外頭讓自己冷靜…,但老師並未阻止同學繼續此番發言,其他同學則是大笑著。」

「我高中時期,沒有任何酷兒朋友,也沒人同情我,我感到憂鬱。校園內沒有任何有關性少數者的資訊,也沒人會分享。」21歲的女同志李寶凜說道。她表示,當有關她的性傾向在同學間傳開後,她發現班級點名簿上,她的照片被塗掉。寶凜在校園哩,熱衷於吹奏高檔的銅管樂器,但一次上完廁所回來教室後,她發現樂器被嚴重破壞。

2019年首爾同志遊行現場。時隔兩年,南韓同志處境仍然堪憂。

由於受到排擠,寶凜的身體出現失調,並開始自殘。她表示:「我當時不想再待在學校了,連一秒都不想。」她曾撥打南韓政府開設的1388青少年諮詢中心,詢問自己的性別認同「是否為正常」,但只得道接線人員淡淡地回應:「看妳怎麼想。」

「南韓社會現存的不平等,加上國家無作為,讓性少數族群處於無助,使他們自年幼的成長過程起,就不斷身陷負面情緒。而每當性少數者議題出現在媒體上,都伴隨社會爭論與攻擊,還有政治人物公開的反同言論,他們看了就會情緒低落,並切實體會到『原來我就是遭遇歧視的人』。 」長期為同志奔走的人權律師柳敏熙說道。

5年來,對2,800位性少數者提供諮詢與支援的南韓青少年性少數者危機支援中心「叮咚」事務局長俞成姬則對記者表示:「基本上,就算性少數者學生,遭遇校園暴力,都不敢向學校報告與要求處置,因害怕學校會轉達給家人知道,使自己性傾向曝光,所以他們多數只能忍耐,或選擇中途輟學。」

完成這份訪談報告的「人權觀察」表示,南韓國會至今未能通過《禁止歧視法》,導致性少數者可能因為性主體認同,遭到各種部當對待,若制定完善的《禁止歧視法》並規劃相關保障措施,校園內對性少數者的霸凌,將能有效減少。

★《鏡週刊》關心您: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立刻撥打110報案,再尋求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

★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自殺諮詢專線:1925(24小時)
  • 生命線:1995
  • 張老師專線:1980

更新時間|2021.09.22 10:11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