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把刀大讚王淨嗑瓜子拍《月老》 宋芸樺在家練習目中無人

文|翁健偉    攝影|蕭志傑
王淨被問到去年拿下台北電影獎最佳女主角,承認自己的得獎感言講得非常糟糕。

作為2021台北電影節開幕片《月老》,在晚間正式與影展觀眾見面前,先行舉行記者會,與台北市長柯文哲、台北電影節主席易智言共同宣告影展開跑。九把刀透露試鏡時王淨嗑了很多瓜子,瓜子殼都自己帶走,可見得當時氣氛非常輕鬆。

黃立成(左)看著九把刀(右)問柯震東(中)九九乘法,柯震東還真的不會。

身為去年台北電影獎最佳女主角的王淨,承認自己去年得獎感言講得非常糟,「得知可以跟九把刀、柯震東、宋芸樺合作非常開心,都是看他們的作品、都有關注。」算一算,《那些年,一起追的女孩》《我的少女時代》,都是王淨國中時代的事,能夠一起拍《月老》,過程非常愉快。至於為何試鏡時猛嗑瓜子,她解釋過程就像是聊天、不像是在試鏡:「可能真的太餓了!我現在也滿餓的,如果面前有瓜子我也會嗑!」

相隔近10年後,再次與柯震東合作,九把刀戲稱彼此都是看過地獄的人,所以合作拍一部講陰間的故事,堪稱一拍即合,「我的劇本有很重要特色,男主角都是九九乘法都背不起來的感覺,從認識柯震東那天起,我問他『你會背九九乘法嗎?』他說:『背到七。』」於是記者會上又即席考柯震東,「8乘7是多少?」柯震東說:「我真的不會。」

宋芸樺是《月老》片中的凡人,但也一度想爭取演出神祉的角色。

《月老》在撰寫劇本階段時,九把刀養的狗走了,然後老婆懷孕,生命的消逝與到來,給他不同的衝擊,也有了靈感更改劇本,「當下覺得很奇妙,以為不在意的東西變得很重要。拍電影時,感覺有一股力量跟我對話,自覺是否更該努力。」因此片中出現一頭相當討喜的狗阿魯,跟宋芸樺有相當多的對手戲。宋芸樺說跟狗拍戲並不難,「我是狗奴,每天跟牠一起上班,牠演的好好,應該是我們之中演最好!」宋芸樺說阿魯相當神奇,只要對著牠說「姐姐難過」「哥哥難過」,牠就會把手搭在人的肩膀上,非常療癒。

在第一版的劇本當中,宋芸樺說還沒那麼多豐富的輪迴、鬼魂劇情,但在幾次試鏡後,九把刀在每個演員身上加了很多東西,讓每個人有不同的發揮空間。她也在家努力練習,因為扮演凡人,要對很多神祉視而不見,「平常生活就在練習目中無人。」

身為監製,黃立成說以前就與九把刀就合作過,也很欣賞他,「聊了很多,問他最最最想做是哪一個故事,《月老》,就從這裡開始。」實際合作下來,也感覺他很認真,「看很多他處理小細節,製作費用就是這樣多,他很細心、很會控制預算。初剪有4個多小時,我想原來只需要一半的預算,就可以多拍了2個多小時的東西!」

至於《月老》原著裡頭有一場排氣管的戲,書迷都很好奇到底怎麼拍出來。九把刀說每次寫劇本時,自己都會先演一遍,「我很喜歡那場戲,簡單說,我用全力、加上旁邊人一直笑,讓演員覺得這是一個經典好角色,贏造『萬中選一』『才選到你的感覺』。」畢竟這場戲沒有拍出來的話,讀者就會罵沒有忠於原著,所以無論如何都要拍出來。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