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無線人生》選摘 四之二

文|Beck 繪圖|欒昀茜

張亦賢看得見每個人都有的「感情線」,卻看不到自己身上有線。在他的經驗裡,線消失的人容易輕生,所以他總試著介入,卻也常惹上麻煩。某次張亦賢因為熱心被打到上警局,卻意外發現警佐黃士弘有條顏色未明的線連到自己身上,從此努力和黃士弘混熟—因為這是自己唯一連結的人。

老劉神色倉皇,看起來很焦慮。「她說要買東西,一個人跑出去了,可是她腦子不好使,大半天沒回來,我很擔心。」

說到找人就是張亦賢的強項了,他看著老劉背上的線,問道:「你太太長什麼樣子?」

「捲頭髮,長度到這裡,穿黑色高領衫,瘦瘦的,大概這麼高…對了,我有照片…。」老劉邊說邊比劃,伸手在口袋裡摸了半天,卻沒找到照片。

張亦賢找人是不用照片的。

在老劉描述妻子長相的時候,他背上那些顏色極淡的線條裡,有一條漾起了粉嫩的桃紅色,直直指向公園裡。

這比阿徹的隨身碟容易多了。張亦賢牽起老劉的手。

「劉伯伯,我陪你去找。」

「公園我找過了。」老劉向他抗議。

「這個方向一定對,我跟你打包票。」

兩人並肩走向公園,張亦賢轉頭越過肩膀,看了看自己背上的銀灰色線。那條線指著公園外派出所的方向,他猜黃士弘現在應該在派出所裡備勤。只好晚一點再去找他了。

張亦賢回頭正要走進公園,卻看見自己的銀灰色線一下子變長又變亮。

「張同學!劉先生!」

那條線像流星般畫出一道弧線,接到從對街跑過來的黃士弘身上。

張亦賢感動得猶如目睹神蹟,雙手不由自主交握在胸前,兩眼發亮地看著黃士弘大步奔來,跑到自己和老劉身邊。

太好了,他的線也還在,而且仍然跟自己的連在一起。

黃士弘看著張亦賢的臉,又看了看老劉,微微皺起眉。大概是想起了那天的鬥毆事件。

「兩位怎麼會在這裡?有什麼我能協助的地方嗎?」

「警官啊,我太太不見了,你有沒有看到她?她頭髮是捲的,這麼長…。」老劉抓住黃士弘,重新描述了一次妻子的長相。

黃士弘向張亦賢投以探問的視線,張亦賢靠近他,小聲地說道:「他太太可能有失智症,所以走失了,我正要帶他去找。」

黃士弘雙眉微揚。「我跟你們一起找,請等我一下。」

他說完就跑回對街,向搭檔巡邏的江爺報備,得到允許後,再回到公園入口和張亦賢他們會合。只這一來一回,老劉就有些不耐煩了,不住連聲催促。

「不是說要幫忙找嗎?」

「好好好,我們快去找。」

張亦賢牽起老劉的手,跟著他背上桃紅色的線,走進公園裡。黃士弘不發一語,走在兩人身後。

「公園我找過了,沒有在這裡。」

樹蔭下的石板路冰冰涼涼的,老劉邊走邊埋怨。張亦賢沒回應,專心盯著他的線,黃士弘只好出言安撫,說我們三個人一起,可以找得仔細一點。

桃紅色的線指向右邊,張亦賢牽著老劉轉了個彎。

「劉爺爺!」

一道清脆的嗓音從旁邊傳來,老劉停下腳步,望向聲音來處。

公園廣場的兒童遊戲區在這時間還不算熱鬧,有個綁藍色蝴蝶結的小女孩叫住了老劉。她看起來大概七、八歲,站在兒童攀岩器材前,雙手抓著面前的兩個岩點,一邊朝老劉大聲喊叫,一邊抬起一隻腳抵上牆面。

「劉爺爺你看!我現在可以…爬到最上面了喔!你看!我很厲害吧!」

她手腳並用地向上移動,三兩下就爬到最高處。踩上連結平台後,她從另一邊的溜滑梯溜回地面,站起身子雙手叉腰,望向老劉的小臉紅噗噗的,滿是得意之色。

「好棒好棒!」老劉用力拍手。「怎麼這麼厲害!誰教妳的?」

「我自己就會了,這超簡單的啊!」

劉爺爺的讚美令小女孩無比振奮,她一溜煙跑回攀岩牆,再一次爬到牆上,證實這件事對她有多麼輕而易舉。見她努力攀爬的樣子,老劉又是鼓掌歡呼,把她誇得像是明天就可以加入奧運代表隊。

張亦賢看了看遊戲區的小女孩,又看了看樂在其中的老劉,接著看向黃士弘。黃士弘也正在看他。

黃士弘小聲徵詢:「要催他嗎?」

「等一下吧…他看起來很開心。」

張亦賢發現,老劉背上那些極淡的線條中,有一條線亮了起來,顏色是可愛的檸檬黃,跟攀岩小女孩身上的嫩綠色線條接在一起。

黃士弘點頭。「好,那等他一下。」

於是他們兩人陪著老劉站在遊樂器材旁,看小女孩爬上溜下表演了四、五次,才再度踏上尋人的路途。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