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上內鬨爆霸凌】雞排妹直播前有先打給他 呱吉:這也是讓我最難過的事

文|吳妍
呱吉在直播中再提龍龍事件,並稱喜劇圈並沒有因為看到龍龍被解約而大肆慶祝。(翻攝自呱吉YouTube)

日前出來控訴遭到老K霸凌的龍龍,7日晚間被經紀公司星雨國際解約切割,同公司藝人雞排妹(鄭家純)甚至和經紀人康姐與其他公司同仁一同開直播,列舉龍龍包括疑似「假哭、說謊」和自走砲等多項罪狀。對此,過去曾因為出來評論龍K爭議遭到龍龍嗆聲「噁心」的台北市議員呱吉(邱威傑),當天晚上也在自己的直播中再度提到此事,除了直言自己並不樂見龍龍被網友嘲諷,也透露其實雞排妹在事件發生至今有2度聯絡自己。

呱吉7日晚間在自己的YouTube進行固定直播,當天的主題是「這個世界沒有正義」,呱吉首先表示其實他跟雞排妹是朋友,並透露他在4日的直播中評論龍K爭議被龍龍嗆聲後,當時還在各大社群網站替龍龍發聲的雞排妹曾傳訊息給他,致歉稱很抱歉傷及無辜,希望呱吉諒解。7日當天雞排妹直播前也有打電話給他,說明等等會發生什麼事,呱吉解讀雞排妹是真的把他朋友才會事先告知,不過呱吉也直言「這也是讓我最難過的一件事」。

雞排妹(右)7日晚間與經紀人康姐(左)開直播,細數龍龍對公司造成的困擾並宣布與龍龍解約。(翻攝自鄭家純臉書)

呱吉稱,自己剛剛看了大約30分鐘的雞排妹直播,他的直覺認為雞排妹的直播,最後的結果對雞排妹她們也不會太好;另一方面,他指出很多人認為這件事一定是「二元對立」,支持龍龍就要討厭老K,支持自己就不能站邊龍龍,但他認為不是,他認同老K不該去招惹龍龍並且事發當下就該道歉,但是他之前說的「老K沒有惡意」是指,老K在《炎上》的那個場合當然是有想挑釁,但說出前男友段子的目的不是要攻擊龍龍,只是認為「這個表演就是要這樣做」。當然有人認為後來「老男孩直播」的相關言論粗俗不堪、難以忍受,他也可以理解。

而呱吉也稱他第二個認為很遺憾的事情是,他其實本就沒有想再去酸龍龍,也沒生過龍龍的氣,他反倒希望龍龍可以越做越好、專場越辦越大,因為等龍龍到達一定高度之後,就會發現現在這些事情真的很無聊。而有網友認為龍龍這樣一搞就回不去脫口秀,呱吉則稱他認為並不會,以他的認知無論是卡米地還是其他喜劇俱樂部,都會歡迎龍龍回去。很多人以為他在看雞排妹直播時會一邊露出「奇怪的微笑」,但他沒有,因為他根本不在乎。

呱吉指出,其實他一直以來最在乎的,都是「大家怎麼看台灣的喜劇產業」,過去這一個禮拜有太多人自以為了解喜劇產業而對他們作出批評,他覺得非常不值得,但他不是認為龍龍為了這個產業應該「隱忍」。呱吉稱,本來龍龍有一派支持者,老K自己也夠凶,所以他覺得那時候是一個對抗的感覺,但事情演變至今,反倒變成若把這件事拿來寫段子就像在對龍龍落井下石。

呱吉認為,喜劇圈的人會張開雙臂歡迎龍龍回去脫口秀。(翻攝自「龍龍的沒梗人生」臉書)

呱吉也稱,很多人以為龍龍被解約,喜劇圈會一片叫好,但其實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因為包括東區德等人在內很多人都不認同康姐和雞排妹的作法,也有很多過去都沒有發聲的人如「上班不要看」的小歐,此刻表明想要站出來聲援龍龍。呱吉表示,台灣喜劇圈有很多人「講話真的很賤,因為這是他們的工作」,但那些人真的沒有惡意,不過他也不否認一定還是有人藉此想要再踹龍龍兩腳。

有關開玩笑一事,許多人這幾天一直聲稱「自嘲才是最高級的喜劇」,但呱吉則認為不是,呱吉解釋,因為自嘲是一件最簡單的事,反倒你要如何開別人玩笑又要當事者接受甚至讓其他人也覺得好笑,才是最高的一門學問。

至於「性羞辱」與「霸凌」在喜劇圈是被容忍的嗎?呱吉則稱,霸凌的定義是某一方要「長期」且「權力不對等」地欺負另一方,但今天如果大家都是公平地在一個喜劇舞台上用段子罵人,就不存在權力不對等的情形,甚至如果那個喜劇場合像是《炎上》本就是要求要雙方互相攻擊,有些喜劇演出的主題則本來就是「性笑話」,就等於這本就是被允許的規則。像是有人認為龍龍被講「做愛像天線寶寶」很過分,但龍龍也曾在《炎上》中拿熊熊的私密片當段子稱「看起來可以吸一輛特斯拉」。

呱吉表示,他只是不希望大家概括來罵喜劇圈都在講一些跟性有關的低級笑話,或揪出某個片段來狂打某個喜劇演員,但他不否認喜劇圈也還是有一些男生「跟17歲高中生一樣」,一輩子沒進過職場,不懂職場霸凌,覺得某個女生有討人厭的地方,就要抓一個人家會生氣的點一直開玩笑。而呱吉也同意,如果龍龍有事先表示過自己不喜歡被講前男友,那他就不會講,也不認同老K硬要去戳。

呱吉(右下)在自己的直播中再度於百靈果的直播現身,並表示:「如果她(龍龍)是個bitch,她也是我們的bitch。」(翻攝自「百靈果News」臉書)

呱吉在直播最後也提到,他敢打包票喜劇圈是歡迎龍龍回來的,而且他也認為龍龍是有才華的人,3年前他去看龍龍表演曾經覺得很難笑、沒那麼到位,但是1年前再去看已經覺得龍龍是台灣喜劇圈非常頂尖的人才,他也希望龍龍之後可以持續進步。

而呱吉結束自己的直播後,又參與了「百靈果News」的直播,再度提到此事時呱吉聲稱,就他的觀察,很多喜劇圈原來也許不是支持龍龍的朋友,在龍龍遭到經紀公司切割後,就馬上歸隊了,有點像與其讓雞排妹他們把龍龍丟到一邊去,比較難聽的說法就是,「如果她是個bitch,她也是我們的bitch」。

★《鏡週刊》關心您: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立刻撥打110報案,再尋求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

更新時間|2021.10.10 08:45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