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封孤兒2】酒店幹部做粗工養妻小 白皙皮膚變黑炭

文|楊筠    攝影|林育緯
阿太是酒店行政兼幹部,他說自己沒有一技之長,幸好體格好可以做工。

身高180公分、又高又壯的阿太緩緩從地底爬出來,他全身髒汙,手臂曬得黝黑,但脫掉工作手套的一雙手卻很白。「我有十年沒怎麼曬太陽,這幾個月一次曬完了。」

阿太入八大行業十年,從酒店少爺做到資深行政還兼幹部,每天要管一百多個小姐。「要記小姐的名字、編號,每個人坐檯的時間,酒店小姐流動率高,你也是要記得清清楚楚。」這次酒店剛停業一個多月時,他什麼也沒想就開始找零工打了。36歲的他,已經結婚生子,為了養家餬口,不能沒有收入。

阿太外型不錯、口條不差,在酒店從少爺一直做到資深行政。(阿太提供)

「一開始是岳父介紹我去基隆割草,也去河濱公園的蓄水池除過蓮花,後來就轉到這裡做鋼筋結構工人,主要就是搬合板那些下去給他們施工。每天1,500元,2星期領一次。」阿太說自己沒有一技之長,好在漢草(體格)好,可以做工地。「只是做習慣晚上,一開始改做白天真的很累,回到家吃個便當就睡著了。」

我們跟阿太碰面二次,都在不同工地,他只能利用中午吃飯的1小時跟我們聊天。阿太從小父母離異,由阿公阿嬤帶大,高職畢業後就在撞球場上班,因為很會打撞球,客人喜歡找他比賽,他贏錢的時候多。問他為什麼進入八大行業,他說就是因為自己以前也愛喝愛玩,「撞球場底薪3萬元,加上跟客人撞球贏的錢,每個月4、5萬元收入都拿去上酒店。」後來愈喝愈大攤,回帳時發現付不出來,最後得借錢補上帳。「不知不覺就欠了80萬元,想想只有到酒店上班,才有可能還得起。」阿太說。

酒店裡每天有一百多個小姐上班,阿太要記住每個人的名字、編號,紀錄坐檯時間。(翻攝臉書)

阿太當初沉迷酒店,是喜歡被很多女生圍繞的感覺,「我以前胖到109公斤,比較沒自信,只有在酒店才有女生理我。」難道是所謂的火山孝子?他苦笑說,光去喝酒錢都不夠了,哪有多餘的錢可以當火山孝子。

欠債之後,是他當時在酒店交的女友,提議他入行。「那個年代景氣好,有時候進包廂整理桌面,陪客人喝1杯威士忌就可以拿到1萬元小費。」他入行兩年還完債。少爺做熟了,他開始兼幹部又轉行政,在八大行業做出成就感。「但是朋友來喝,我都會告訴他們,1個月來一次就好,這種地方消費高,一般人負擔不起。」

5年前阿太與擔任酒店行政助理的太太結婚,2人育有1子。酒店停業後,靠阿太一人做工養家。(阿太提供)

5年前,阿太結婚,太太是酒店行政助理,「她心地善良也孝順,我們有互相觀察,才決定結婚。」夫妻倆都在酒店上班,每月收入有十餘萬元,「小孩請我親大姊照顧,每個月給她2萬元。」本來小家庭可以很好過,「後來又被倒了一筆…」原來他幫朋友牽線賭球,朋友賭輸跑帳,「加上酒店客人也跑一條帳。」他又揹了150萬元。

對於自己的欠債人生,阿太也沒什麼要辯解,只說該還的還是要還。他沒有時間去想酒店何時能復業,也不在乎別人怎麼看他,「我只告訴自己,不管怎麼樣,還是得工作,顧好家庭。」

★《鏡週刊》關心您:未滿18歲禁止飲酒,飲酒過量害人害己,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