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無線人生》選摘 四之三

文|Beck 繪圖|欒昀茜

張亦賢看得見每個人都有的「感情線」,卻看不到自己身上有線。在他的經驗裡,線消失的人容易輕生,所以他總試著介入,卻也常惹上麻煩。某次張亦賢因為熱心被打到上警局,卻意外發現警佐黃士弘有條顏色未明的線連到自己身上,從此努力和黃士弘混熟—因為這是自己唯一連結的人。

 桃紅色的線指向公園側門,張亦賢搶先一步走在前頭,帶著老劉走出公園,來到附近社區。

才走了幾步,老劉又開始踅踅唸,說「我太太不會來這裡」。

「迷路的話,跑到哪邊都有可能呀。」

張亦賢陪著笑臉走在前面,只有他能看見那條線指向哪裡,卻又不能直接說出來,心裡恨不得老劉能走得快一點。

「喵。」

電線桿後方繞出一隻三花大貓,發出撒嬌的叫聲,歪著圓胖身體朝老劉褲管上蹭。

「唉呀,小咪,今天有吃飯嗎?來來來,我摸摸肚子,有有,有吃飽…」

黃士弘目瞪口呆,伸手指著蹲下來摸貓的老劉,再次望向張亦賢。迎上他探詢的視線,張亦賢露出苦笑。

「沒關係,就讓他摸一下貓吧。」

因為老劉背上有一條米色的線正在發亮,指到貓咪身上。

張亦賢看不到動物的線,但見那隻三花大貓像融化了似的攤平在老劉腳邊任他翻過來揉過去,他想如果牠身上有線的話,一定會跟老劉那條米色線連在一起。

摸完貓後,老劉神清氣爽,連走路速度都變快了些。

張亦賢追著桃紅色線,帶老劉和黃士弘穿過社區。一路上,老劉不停跟鄰人、鄰人的小孩、鄰人的寵物打招呼話家常,每停下來一次,他身上的線條就有一或兩條恢復色彩。

但三人在社區裡繞了一圈,又回到公園入口,還是沒找到他太太。

此時那條桃紅色的線指向原本的反方向。

「這邊,我們往這邊走吧…」

張亦賢硬著頭皮指路,黃士弘不置可否,老劉也沒什麼意見。

走沒幾步,老劉突然抬起頭,盯著張亦賢的臉。

「你的臉怎麼傷成這樣?痛不痛啊?」

不就是你打的嗎—張亦賢瞠目結舌的看著老劉,黃士弘憋不住笑,從鼻間發出嗆咳般的氣音。

 

最後老劉身上那條線帶著三人回到了老地方—派出所。

「唔—」看見自家辦公室大門,黃士弘沉吟道:「如果要報案的話,我建議一開始就先過來,至少比較順路。」

張亦賢也有點尷尬。「對…對不起,我剛剛才想到,劉伯伯的太太也有可能被善心人士送來警察局…」

桃紅色線亮晃晃的指向前方。老劉邁開腳步,熟門熟路的跑進派出所,一進門就放聲高喊妻子的小名。

「小娟!總算找到妳了,妳跑來這裡做什麼啊?」

張亦賢跟在他身後進門,正為他找到妻子感到高興,卻看見老劉雙手牽著的並不是他想像中捲髮黑衣的老太太,而是一位年輕漂亮的女警。

「嗨,學姐。」黃士弘從張亦賢身後進門,朝女警打了聲招呼。

「嗨,士弘。」

張亦賢不可置信的看著老劉。他背上那條帶著他們奔波了老半天的桃紅色線,此刻正堅定而興奮的指著那位女警。

搞什麼啊!這個老色鬼!不是說要找太太嗎?結果唯一的紅線指著的居然是派出所裡的漂亮女警?那他太太要又分給哪條線去連?藍的?白的?

張亦賢頹然跌坐在長椅上,黃士弘幫他倒了杯水,在一旁觀察他的反應。

方靜芝是個膚白眼大的高瘦女生,及肩的長髮綁成馬尾;她被老劉抓著直喊小娟、小娟,臉上卻沒有半點不耐或困擾,似乎很習慣這種狀況了。

「劉伯伯,您又忘啦?」她的聲音低低的,十分溫柔。「劉媽媽已經在天上了啊。」

聽見她說的話,老劉先是一怔,接著緩緩放開了抓住她雙臂的手,茫然退離半步,低頭苦思起來。

半分鐘的沉默無比漫長,連空氣都彷彿凝結。張亦賢屏著呼吸,看見老劉背上的桃紅色線慢慢變淡,在虛空中失去方向,縮成了短短的一小段。

「啊,對,對…沒錯。小娟已經走了,我怎麼又忘了呢…」

老劉右手虛握成拳,在自己滿是白髮的頭上敲了兩下。

方靜芝正好要出門進行家訪,可以順道送老劉回家。她對同仁交代了一下,便牽著老劉一起離開派出所。

「怎麼會這樣…」

目送老劉微駝的背影,張亦賢覺得自己也快要哭出來了。

「我看過照片,學姐跟他太太年輕時長得很像,都瘦瘦高高的。他偶爾會像這樣認錯。」黃士弘低聲向他說明。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