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蘭夫人會客室(上)】人生轉角遇見瀑布

文|王雅蘭    攝影|攝影組
拿過兩座最佳導演金馬獎的鍾孟宏,作品的殺氣令人印象深刻,《瀑布》雖是細膩女性電影,全片依然令人提心吊膽,因為在無常面前,人是如此脆弱,不堪一擊。

驚悚,是鍾孟宏導演電影的必備元素,有時是娛樂猛劑,有時是人性重擊;而光亮,總在山窮水盡前出現,微弱卻溫暖。新片《瀑布》入圍11項金馬獎,並代表台灣征戰奧斯卡,戲裡賈靜雯、王淨的力抗變局,在人人對世界(因疫情)遽變感受深切的此刻,電影啟發人生的力量格外強大!

這兩年人人生活離不開口罩,《瀑布》裡賈靜雯、王淨外出戴口罩,居住的大樓也因外牆工程罩上圍籬,人與人在重重隔閡下難以喘息溝通,即使親如家人,往往也因猜疑忽略彼此,而錯過互拉一把的機會。一旦無常迎面撲來,你能承受嗎?

賈靜雯出道30年,但她在《瀑布》的演出簡直脫胎換骨,漂亮大明星成了耐人尋味的女演員,她的壓力滿載和茫然失魂,對上王淨的叛逆、無辜、負責和勇敢,兩個女人互為光影,彼此埋怨、也彼此依靠。

其實家人就是這樣,如果不是意外發生,許多人都忽略了習以為常的存在。

賈靜雯(左)和王淨(右)戲裡的口罩人生,在重重隔閡下難以喘息溝通,銀幕裡的疫情世界令觀眾也心有戚戚焉。

鍾孟宏說:「我的電影不是談無常,是如何面對無常繼續生活下去。」電影剛開始母女對立的氛圍驚悚,尤其鍾孟宏電影常有的「殺氣」如影隨形,明明是劇情片卻令人提心吊膽的,不到最後一刻,無法放下心來。

以往鍾孟宏電影都是男性視角,《失魂》《一路順風》甚至《陽光普照》都死傷不少,這回《瀑布》拍女性電影,鍾孟宏內心深處也許溫柔、悲天憫人,但影像呈現絕不手軟,刻意的大特寫,讓演員臉上的紋路、眼底的驚懼和演技實力皆無所遁形,「不預期的事是最難度過的挑戰!」賈靜雯和王淨幾無破綻的演繹,傳達了鍾孟宏想帶給觀眾的哀傷和感動。

李李仁和陳以文在戲中剛好是個對比,誰不會以貌取人、誰不愛高富帥?好在母女情感連結有時像義氣,當女兒成為母親肩膀的那一刻,異性可有可無。

賈靜雯洗去大明星顏色,《瀑布》演出脫胎換骨。(翻攝自賈靜雯臉書)

鍾孟宏坦言自己在家常成箭靶,他看多了老婆和女兒會吵架、也會說心事的相處,深深覺得女性是可以彼此爭吵、自動痊癒又相親相愛的!這和男性世界不同,男性和家人失和有時會關上心門,斷聯很久,他說:「男人應該也不是小心眼……,只是過不去吧。」

的確,人生誰沒有幾個坎?就像瀑布,身陷其中轟隆隆的只感覺恐懼,鍾孟宏說:「當你不知如何放鬆,就退後一點吧!距離拉遠,瀑布聲也只不過是水流聲音,走遠一點,看到的就會不同。」

當人生轉角遇見瀑布,從安逸一路往下速衝時,就需要往上拉一把的手。你準備好,隨時拉家人一把嗎?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