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蘭夫人會客室(下)】鍾孟宏、中島長雄與人生煞車

文|王雅蘭    攝影|攝影組
在拍《瀑布》時,鍾孟宏決定回歸初心,不用ZOOM鏡頭,改成一顆一顆鏡頭的拍,細膩捕捉影像。

導演鍾孟宏在某些人心中是有點孩子氣的,像是他為自己的攝影師身分取了中島長雄這樣有氣勢的藝名,自《第四張畫》一路拍到《陽光普照》後,突然中島長雄就決定退休,《瀑布》攝影就用回鍾孟宏的名字。

到底為什麼呢?

「你有感覺到攝影風格的改變嗎?」鍾孟宏解釋自己就是突然覺得想改變,以前拍戲求快,怎麼樣可以又快又好?他的機器上通常只裝了ZOOM鏡頭,遠景、近景,他不用動就能掌握。鍾孟宏解釋這種說得好聽是聰明,說得難聽是偷吃步。

「拍《瀑布》就突然想改變,一顆一顆鏡頭的拍,一個ZOOM的鏡頭都沒用,拍特寫就換鏡頭、鋪軌道慢慢的拍。」鍾孟宏回歸最初學校教的攝影,細膩捕捉影像,特寫就是逼得很近很近,讓王淨、賈靜雯覺得很有壓力。

「尤其像賈靜雯這樣有點歲數的女人,哪禁得起你逼這麼近拍?尤其又沒有柔光,我電影裡那種燈光,真的嚇都嚇死了。」賈靜雯、王淨的壓力剛好結合劇情,來自生活現實的窒息,如此猛烈,忽略的情感如瀑布瞬間衝入,令觀眾心都揪在一起。

鍾孟宏覺得好,就會想改變。他拍廣告賺了不少錢,電影《一路順風》之後決定不再拍廣告,因為專心拍電影才能全神投入。「拍廣告其實不占多少時間,問題是你會心懷廣告片。」

鍾孟宏2019年憑《陽光普照》拿到金馬獎最佳導演獎,他認為能繼續不斷的拍電影是滿幸福的事。

不過,拍廣告賺快錢,有時候錢都已經堆在你面前了,要拒絕真的很難。

還好鍾孟宏有人生煞車,《瀑布》監製曾少千,大學藝術史教授,曾孟宏的老婆大人。鍾孟宏在廣告重金面前猶豫時,老婆覺得他不能說話不算話,幫他踩了煞車。

拍第一部劇情長片《停車》時,鍾孟宏用自己的錢拍,之後的電影就有投資者了,「有人投資拍電影,才能愈拍愈健康。」畢竟用自己的錢,能拍幾部電影?有投資者也會讓電影不過於自溺狹隘。

即使拍電影有人投資,但不拍廣告不是收入銳減嗎?鍾孟宏點頭說:「對,所以在吃老本。」

鍾孟宏說他拍電影目前無法維生,最多是不賠錢,因為他花很多錢在製作上,像《瀑布》就超過5,000萬。鍾孟宏露出微笑,說自己就慢慢的拍電影,總有一天會翻盤(大賣)的吧?!

自《第四張畫》一路拍到《陽光普照》後,鍾孟宏突然就決定讓中島長雄退休。

「拍電影,是開心做的事,自己選擇的,沒什麼好抱怨。」50多歲的男人可以如此把賺錢機會往外推、視金錢如糞土?

「說實話,剛開始我還滿害怕的,因為沒收入怎麼辦?」連李安導演都問過他真的不拍廣告嗎?

這時候鍾孟宏的人生煞車曾少千小姐,以「當年你念電影我就篤定覺得我要養你一輩子」的說法,安了他的心,「我老婆說我既然已經賺過錢了,那就好好用餘生做我想做的事吧。」

聽到我由衷讚嘆他老婆的好,鍾孟宏忍住得意,用獅子座的話說:「會嗎?是她了解我啦。」

魏如萱在《瀑布》中對著賈靜雯大談竇加的畫,想當然爾是鍾導老婆提供的資料,連片名,都是兩人飯後散步聊天時,老婆給的靈感。電影最後王淨的安排,鍾孟宏從開拍就一直猶豫該如何,後來老婆說她什麼都不管,但王淨這個安排要聽她的,鍾孟宏也就笑著從善如流。

電影現在對鍾孟宏的意義,就是填滿他的時間,「小時候理想是能拍電影,現在想想,應該是能繼續不斷的拍電影。」他說合作有默契的一群人,兩三年能相聚一次,拍電影真的是滿幸福的事情。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