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青蛙裝下田像洗三溫暖 鼻子灌滿泥巴的她只擔心一件事

【老鷹手的故事3】

文|祁玲
彭家如(右)為捕捉農夫彎腰低頭耕作的表情,幾乎坐在泥底才拍得到畫面。(天馬行空提供)

導演賴麗君紀錄片《老鷹之手》,聚焦家鄉的藕田和農民。製作成本新台幣170萬元中,村民募捐近半數,政府補助60萬元,其餘由朋友和企業零星贊助。經費有限,拍攝團隊只有賴麗君和攝影師彭家如,在當地居民協助下耗時4年完成,讓淹沒的歷史得以重現。

其中,單是拍攝期就達3年,賴麗君解釋:「經費不是一下子湊齊,一筆錢用完再找下一筆,才拍這麼久。」她不敢聘助理,擔心流動率高、害怕接觸陌生人的農民會有戒心,只能靠她和攝影師彭家如自行扛大包小包器材上工。所幸在家鄉拍片有地緣之便,需要幫助時都能找到人手。

彭家如形容拍攝農民下田的過程像在洗三溫暖:「要穿塑膠材質的青蛙裝,身體悶在裡面很熱,彷彿在蒸氣室。加上夏天豔陽高照,田水也曬熱,等於承受來自三方的熱度。」

此外,在田裡移動不易,久了之後雙腳常抽筋;且為捕捉農夫彎腰低頭耕作的表情,他幾乎坐在泥底才拍得到畫面,導致青蛙裝裡常浸滿泥水,過程很艱辛。

彭家如(左)下田拍攝時,賴麗君(右)在一旁收音,合作無間。(天馬行空提供)

彭家如回憶:「 有一次,水跑進去太多,拍完之後要清理。結果片中的主角阿伯跑過來幫我清。他那雙老鷹手摸到我的身體時,我一陣心酸,感慨他年紀這麼大、還要幫我清理一身汙泥。」

除了考驗身體,彭家如最擔心的還是機器過熱會停擺故障,不時回到田邊道路重新設定,讓機器休息一下再拍,「技術上有滿多問題要克服。」

賴麗君也跟著下田收音,聽說胖的人比較會陷進田裡,她每次站在田邊就心跳加速,頭暈目眩,「眼前常一片黑。」

某次她走不到三步身體就漸漸下沉,當時農夫專心採蓮藕,彭家如全神貫注拍攝,沒人理會她的尖叫聲。鼻子灌滿泥巴的她只擔心手上要價數萬元的麥克風,狼狽模樣逗樂在場的人。有經驗的農民安慰她,一開始都這樣,習慣就好了。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