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神又落淚1】消防員受困火場6小時殉職 父嘆:追升分隊長沒意義啦

文|曾芷筠    攝影|林韋言 翁睿坤
陳志帆是家中長子,十分孝順,會陪父母出國、踏青。(陳裔筑提供)

今年6月30日,彰化市喬友大樓一場大火造成3位民眾及33歲的消防員陳志帆不幸罹難,他是近10年來第42名殉職的消防員。每個殉職案件的背後,是一連串環環相扣的疏失:從消失的帶隊官、未清空的無線電、紊亂的指揮系統、到無效的RIT(快速救援小組),每個環節,都掉鍊了。

我們從第一張倒下的骨牌檢視,帶隊官劉小明(化名)自述因在火場內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發作,感覺快窒息,獨自脫離隊員先行離開火場。事發後劉小明首度就醫,精神科醫師認為他當下應受PTSD影響,整個消防體系為何無法發現並接住可能患有PTSD的消防員?同仁殉職後更多消防員的心理創傷,又該如何安頓?

頒發勳章 對我們已無意義

一位不願具名的現場消防員語氣激動:「他是被這樣放在裡面放到死掉的!」陳志帆的死因是窒息造成的缺氧性休克。殉職案發生後,彰化縣長王惠美代表治喪委員會頒發榮譽勳章及消防楷模證書,追晉陳志帆為分隊長,但父親陳貴森與母親梁春子將這些東西緊鎖在衣櫃裡,陳貴森告訴我們:「這些東西對我們沒意義啦!一些消防的衫,他媽媽都悄悄丟掉了,看了傷心啦!」

這天上午,我們來到陳家透天厝,陳志帆的書桌堆滿消防訓練書籍與喜愛的日本漫畫、公仔,平時工作勤二休一,即便休假回家也跟父親一起睡,房間空曠而安靜。「本來想說若有交(女友),這間要給他做新娘房…」陳貴森是模具師傅,得閒時擔任義消,梁春子是家庭主婦,經常接家庭代工組裝金屬零件。「他回來都會主動幫我做,不用我講,如果不是他那麼乖,我不會那麼想他。」梁春子含淚摳著手指,至今必須要吃藥才能入睡。

母親梁春子(左)、父親陳貴森(右)拿著勳章在陳志帆房間拍照,母親強忍悲傷,一度說不想拍了。(林韋言攝)

陳家是傳統的中部家庭,原心想長子有份安定工作能養家活口,遇上殉職,即便感覺不公義,還是認分。陳貴森熟悉警消體系,無奈說:「長官都沒在顧基層,只顧自己,基層做得要死,功勞都上面在拿。」長子過世,對梁春子來說,所有希望都沒了。「現在只希望讓我兒子去內湖警察公墓、立碑紀念,以後我們二個老了,妹妹出嫁,沒人拜他了。」

他們心裡千萬個為什麼,殉職是怎麼發生的?

我們綜合火災搶救報告書與家屬、現場消防員的說法,試圖還原過程:6月30日晚上7點多,正值三級警戒期間的夏夜,彰化市地標喬友大樓一樓廢棄的電子遊藝場突傳火警,與日前高雄城中城大火類似,1樓到6樓都是無人使用的廢棄商業空間,部分樓層無安全門,濃煙沿著梯間及外露管線上竄到7樓至9樓的防疫旅館百香果商旅。

喬友大廈火警與日前高雄城中城相似,樓下都是廢棄商場,堆滿易燃物,梯間沒有安全門隔絕火煙,造成濃煙上竄,救援困難。(翻攝自臉書社團「彰化人大小事」,網友JJ Nian攝)

8點6分,東區分隊隊員陳志帆、陳佑維、彰化分隊2名隊員,由帶隊官劉小明(化名)帶隊,受命前往7至9樓搜索民眾,然而劉小明在途中便消失了,沒跟著隊員們上樓。那時,隊員們心裡雖覺得奇怪,仍繼續執行任務,找到並安撫民眾;樓上房間是火場中的相對安全區,只要把火煙鎖在下面,關門、開窗待救便可降低危險,但二樓幾次從內外射水都無法成功壓制火勢,火舌反而從3樓噴出。原來,2、3、4樓中間有舊時商場留下的電扶梯,等於3層樓連通,火量加倍,溫度回壓,2樓反而愈打愈熱,指揮體系事先並不知。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