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安插幽靈選手、浮報裁判費 兄弟檔教練遭控辦比賽A錢

文|林慶祥    攝影|攝影組    繪圖|王聖光
卓姓兄弟檔教練的哥哥(西裝男)是彰化不少國、高中柔道社團的教練。(翻攝臉書)

體壇又爆醜聞!在彰化柔道、摔角界十分出名的卓姓兄弟,除了經營道館,也是多所學校的教練,桃李滿天下,不過,本刊最近接獲家長及學生投訴,指兄弟倆長期利用辦比賽的機會A錢,不但浮報裁判費、便當費,甚至侵吞縣府頒發的獎金。更扯的是,為了讓自己的學生得名,取得升學優勢,他們還安插「幽靈選手」操控比賽結果,甚至逼實力強的學生放水,行徑十分惡劣。

卓姓兄弟檔教練被控辦比賽A錢,甚至安插幽靈選手操控比賽結果。

柔道「男神」楊勇緯在東京奧運勇奪銀牌,令全體國人振奮,不過,台灣柔道界也有害群之馬。本刊最近接獲投訴,指彰化一名曾與未成年女學生發生關係、被移送法辦的卓姓教練,涉嫌跟他的哥哥利用比賽A裁判費、選手獎金,甚至用「幽靈選手」操控比賽,宣稱只要繳錢參加他們當教練的摔角或柔道社團,或是到他們家的道館練習,就能獲得升學所需的「競賽積分」。

 

拜師保證 拿競賽積分

一名李姓家長告訴本刊,這對兄弟檔教練,弟弟小卓原本擔任彰化某高中校隊及體育班的約聘教練,月薪超過5萬元,並兼任另外2所國中的社團教練,但他因與女學生發生性關係,被家長控告,於是將相關柔道教職「轉讓」給哥哥,肥水不落外人田,自己則轉為經營某國中的摔角社團。

卓姓兄弟檔教練的弟弟(圖)原本專攻柔道,但因與女學生發生性關係被告,轉而經營摔角社團。(翻攝臉書)

參加柔道或摔角社團的孩子,每學期須繳4,500元,其中大多數是支付教練費用,此外,卓家兄弟囤積大量柔道服轉賣學生,價格是外面的2倍,加上部分學生對柔道或摔角產生興趣,課後到卓家的道館拜師練習,每個月還得繳1,500元。換言之,這幾所學校能否有大量學生參加柔道或摔角社團,對二兄弟的收入影響很大。

為了打響口碑,卓家兄弟向學生及家長拍胸脯保證,強調參加他們執教的社團或到他們家的道館學習,一定可以拿到升學的「競賽積分」。年輕時也是柔道選手的家長李先生說:「我表姊就是為了讓兒子順利升學,才幫他報名柔道社,我外甥才練了短短3個月,居然在縣內比賽得名,令人難以置信!我追查前2年的比賽結果後發現,果然有鬼!」

李姓家長進一步解釋,根據彰化縣「免試入學超額比序項目積分對照表」,「競賽表現」項目上限6分,若在全縣比賽得到第一名可得4分、第二名3分、第三名2分、第三名以外1分,如果拿到這6分,等於一下子超越7、800個考生,也就是說,可以往前跳至少2個志願的學校,學生、家長當然趨之若鶩。

 

教唆放水 找幽靈選手

但是未經長年訓練,怎能在號稱「體育大縣」的彰化縣賽事奪魁?李先生說,卓家兄弟竟然叫學生放水或以「幽靈選手」等方式操控比賽。

卓姓兄弟檔在彰化柔道、摔角界頗具知名度,也是不少學校社團的教練。(示意圖,圖非當事人,翻攝畫面)

他拿著一份「2018年教育盃摔角錦標賽」的手冊告訴本刊,其中一場「國中女生第四級」比賽,彰安國中14個選手全部敗北,李先生指出:「因為彰安國中的學生根本沒有出場或棄賽,所以其他選手不戰而勝。」

李先生追查發現,這些幽靈選手本來是練柔道的,她們也不曉得自己被教練列為摔角選手,就這麼莫名其妙輸了一場。李先生告訴本刊:「卓家兄弟手上握有好幾個學校的柔道、摔角社團,這些學生名冊,就是他們製造幽靈選手的來源。」

李姓家長說,小卓主辦的摔角賽,彰安國中選手皆不戰而降,其實是幽靈選手。

利用幽靈選手只是其中一個手法,卓姓兄弟檔還會逼實力較強的選手放水,大家一起得獎、雨露均霑。一名曾榮獲全國比賽獎牌,並出國參加國際比賽的柔道選手小武(化名)氣憤地告訴本刊:「教練兄弟逼我放水,我不想放,一上場就把對方過肩摔,沒想到,小卓教練因此報復我,叫我在學校操場『動物爬』,也就是像小狗一樣繞著操場爬,爬得太慢,還會挨揍!」

卓家的柔道道館在彰化頗負盛名,也招收了不少學生。

李姓家長進一步說明,柔道與摔角有10個量級,比賽又分對打、套路2種,也就是說,每場比賽、每個量級可「製造」出12個前3名獲獎者,10個量級就是120人,卓家兄弟每年辦摔角與柔道「教育盃」「縣長盃」共4場賽事,總計可提供480人「競賽積分」,他們當然敢保證,學生有繳錢就有積分。

 

虛報費用 被控A獎金

另一方面,已經高中畢業的小武更驚爆卓姓兄弟A選手獎金的惡劣行為。他告訴本刊:「我跟這對兄弟練了好幾年,全中運(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也得牌好幾次,彰化縣賽事更是獲獎無數,但從沒拿到過一毛錢,最後一次參加全中運,我火大了,跟小卓要,他才勉強給我2,000元獎金。」

卓姓兄弟檔教練的學生小武(化名)拒絕放水,結果被罰「動物爬」。

「當時我是想,如果能獲選為國手,參加印尼雅加達亞運,高雄左營訓練中心的獎金、營養費是直接匯到選手帳戶,而不是由學校、教練經手,那時候我就不用被剝削了,哪知道我在亞運前幾個月受傷,無法再參賽。」至今,小武仍對卓姓兄弟的壓榨耿耿於懷。

本刊調查,彰化縣政府每年有3,000萬元預算照顧選手,若在全中運奪金,一次性獎金15,000元,第三名也有8,000元,另外,對全中運或指定賽事奪牌並留縣就讀的選手,還有每月2,000到3,000元的獎勵,至少發1年。卓家兄弟在彰化柔道、摔角界「桃李滿天下」,並多次率隊征戰全中運,奪牌者也不算少,但獎金卻沒進入學生口袋,看來兄弟倆A了不少!

家長指控小卓教練辦比賽,申請400個便當,其實吃不到40個。

李姓家長還爆料指出,卓姓兄弟檔利用辦比賽A錢,手法層出不窮。例如,他們一場比賽核銷400個便當,但是其實根本吃不了那麼多,李先生說:「比賽的學生加工作人員不到100人,他們還叫家長贊助,買麥當勞犒賞學生,實際吃掉的便當恐怕不到40個!」

李姓家長出示摔角賽30人的裁判名冊說,實際只有4人上場,其他都是幽靈裁判。(讀者提供)

此外,連比賽的裁判費也被灌水。以2018年教育盃摔角比賽為例,小卓向彰化縣府申請30個裁判的費用,每人800元,總共24,000元,但其實只有4個裁判到場執行任務。

 

頻惹官司 戀上女學生

李先生告訴本刊:「連我都在不知情的狀況下,被小卓列為裁判,我很不爽,設法找了名冊,才發現小卓甚至把女朋友、女朋友的姊姊都列名為裁判,但這一對姊妹根本都是外行人。」

小卓教練(右)辦比賽,竟把自己的女友(左)及女友的姊姊列入裁判名單。(讀者提供)

本刊調查,小卓教練前年因為與未滿16歲的國中女學生發生性關係,被彰化縣警局依妨害性自主罪移送法辦,他花了50萬元與被害女學生的家長和解,最後獲判緩刑。另外,他還與一名高中女學生發生關係長達3年,過程中,他與女生的性愛照片意外流出,在彰化體壇引起軒然大波,最後鬧上法院,但因他承諾要娶女學生,事後也達成和解,女學生還在法庭上為他求情,讓他逃過牢獄之災。

李姓家長(圖)表示,卓姓兄弟檔教練利用體育專才A錢,十分貪婪。

雖然如此,小卓卻沒有學乖,仍與哥哥涉嫌利用體育專才A錢,李先生說,有看不下去的家長提出檢舉,調查局已介入偵辦,希望司法能導正這股體壇歪風。

★《鏡週刊》關心您: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立刻撥打110報案,再尋求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