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金獎作曲家回鄉擘畫 高流磁吸人才造音樂聚落

文|楊政勳    攝影|林韋言
高流位於愛河出海口,是高雄首座以流行音樂演出為設計主體的專業場館。

新開幕的高雄流行音樂中心(簡稱高流),從計畫源起到啟用歷經18年,耗資近70億元,除了是南台灣流行⾳樂展演的核心場館,也肩負培育國內流行⾳樂⼈才、產業扶植串連的重任。

高流執行長李欣芸去年4月從音樂人轉戰管理職,面對流行音樂產業、資源集中在台北,她從教育扎根做起。透過產學合作,讓嚮往音樂的年輕人與業界接軌,並以獎勵補助吸引人才、產業留在高雄,進一步形成南台灣的音樂聚落。

高流開幕這天,旺福、許富凱、熊仔等藝人輪番演出的「海音館」,是可容納4千到6千人的室內表演空間。以往在高雄舉辦演唱會,除了3千人以下的場館,就得跳級萬人以上的巨蛋,海音館補足中型場域不足的缺口,也建置全台唯一完整的沉浸式音響系統,高流執行長李欣芸表示:「任何座位都能聽到非常均勻的聲響,不用正對舞台也能享受最好的聲音。」

占地12公頃的高流園區,除了海音館,還有戶外表演場地「海風廣場」、產業社群空間「音浪塔」、複合型商業空間「珊瑚礁群」、獨立式展演空間「鯨魚堤岸」及千人室內演唱會空間「LIVE WAREHOUSE」。

高流日前正式啟用,總統蔡英文(前)、高雄市長陳其邁(右三)及文化部長李永得(左一)等人出席開幕儀式。

高流始於2003年行政院新十大建設「國際藝術及流行音樂中心」項目,2004年文化建設委員會(文化部前身)規劃籌建南、北「流行音樂中心」各一座。2009年行政院核定計畫,由⽂化部委託高雄市政府規劃興建。2011年完成國際競圖評選由西班牙團隊設計,2014年動土,前後歷時18年才正式啟用。

李欣芸的音樂生涯橫跨古典樂與流行樂,是台灣少數獲金馬、金曲獎雙肯定的作曲家。她最初受邀擔任高流執行長時覺得「不可思議」,難以想像自由創作者如何進入體制、過朝九晚五的生活。經再三邀請,李欣芸陷入長考,並想起在北藝大教流行音樂時,「不少學生對這項產業困惑,卻不得其門而入。」加上她對出生地高雄有歸屬感,以往流行音樂資源集中在台北,希望高流能結合產業,留下在地音樂人才,也吸引北漂青年回來。

執行長李欣芸期盼高流能融合高雄市民的生活,成為一個音樂社群。

憑著「拉年輕人一把」的初心,李欣芸接下執行長後,人才培育自然成為重點項目。她從去年開始策劃「高流系」音樂課程:包括寫歌、編曲、製作人心法、音響專業技術及音樂專題講座等,找來朱約信、黃明志、馬世芳、朱敬然、萬芳等業界大咖分享,更集結蕭秉治、鼓鼓呂思緯、告五人、八三夭等前進校園開設巡迴講座,與學生交流、分享。未來高流也會積極推廣產學合作,讓教學與實務接軌。

除了教育向下扎根,高流還提供租金及創業補助,招攬音樂相關產業進駐音浪塔。第一梯次已有7家影視音廠商入選,涵蓋演唱會製作、動畫技術研發、MV拍攝製作、虛擬攝影棚、樂器維修製作等,期盼產生音樂產業聚落。李欣芸舉例,以前做電影配樂,「大家在各自的小圈圈,不知怎麼用共通的語言,難免與導演有隔閡。」但未來在高流,音樂人可以直接與導演、動畫團隊溝通,也能互相激盪討論。

高流打造「高流系」課程培育人才,歌手萬芳(左)、作詞人黃婷(中)、音樂製作人蕭賀碩(右)解析歌曲創作背後的細緻工程。(高流提供)
高流如果要引領風潮,勢必要以音樂結合科技,新形式的展演也是未來的方向。

位於高雄港灣的高流橫跨愛河兩岸,有輕軌經過、緊鄰駁二藝術特區,地理條件佳,結合觀光促進城市繁榮是發展重點。高流前的「愛河灣遊艇碼頭」已啟動招商,未來預計有上百個泊位;高流也以流行音樂表演搭配戶外市集,10月的「呷涼祭」網羅全台灣冰品名店吸引大批人潮入園,互惠雙贏。

高流夜晚燈光璀璨、景色迷人,是高雄港夜景新地標。(高雄市政府提供)

特別的是,高流位處亞洲新灣區,是高雄市府與中央力推的「5G AIoT創新園區」應用場域。開幕演唱會上,高雄在地虛擬偶像「輕軌少女隊」透過海音館的5G網路,結合真人即時動態捕捉技術,零時差將影像呈現在觀眾面前,「高流如果要引領風潮,勢必要以音樂結合科技,新形式的展演也是我們未來的方向。」李欣芸說。

高雄虛擬偶像「輕軌少女隊」於開幕演唱會進行虛實共演,呼應高雄推動5G AIoT產業。

高流是由中央出資、地方營運的行政法人,中央未來不會挹注經費。高雄市府今年編列1.4億元給高流,明年大約是1.3億元(待議會通過)。高流副執行長丁度嵐曾任北流籌備處主任,他認為中央層級的行政法人「衛武營」1年獲文化部補助7億元,反觀北、高流僅1億多元,只有地方資源卻要服務整個台灣流行音樂產業,丁度嵐呼籲「生母」中央也能長期扶植北、高流。

副執行長丁度嵐認為北、高流需要經費挹注,建議中央與地方一起扶植。
中央未來不會挹注經費,但國家要扶持的產業,虧錢還是得做,直到成長茁壯才能穩定獲利。

高流有自籌款壓力,主要收入來自檔期出租、票房收入及商家租金。李欣芸直言,高流肩負公共責任,短期內收支平衡有難度,但如果是國家要扶持的產業,「前10年都虧錢還是得做,直到成長茁壯,才能穩定獲利。」

海音館有獨步全台的沉浸式音響系統。圖為旺福樂團於開幕演唱會演出。

人力、資源有限下,如何在「商業化」跟「公共責任」間取得平衡?李欣芸舉例,許多還沒壯大的年輕樂團在高流的場地表演,雖然高流幾乎做一場賠一場,「但難道就因此不提供場地?怎麼知道他們不會成為另一個滅火器?」虧錢可從其他地方填補,除了流行樂,高流也歡迎時裝表演、MV或廣告拍攝使用場地,以開拓財源。

北流去年啟用後,如何聯手高流發揮加乘效應備受關注。李欣芸表示,雙方未來有機會合製節目,在兩地巡迴演出。另外,10月中旬在北流舉行的「文協百年紀念音樂會」正是由高流製作,打破地域限制,未來會輸出更多「高流IP」,甚至到國外演出。

海音館可容納4,000到6,000人,補足中型場域不足的缺口。(翻攝高流FB)

「有一次我坐計程車,司機指著興建中的高流說『妳看,我們高雄蓋了一個場館,以後是弄流行音樂的』,語氣充滿驕傲,看出市民對高流的期待。」李欣芸形容她就像園丁,給與年輕人一片自由揮灑的沃土,也許需要時間開花結果,卻是流行音樂產業在高雄落地生根的種子。

鯨魚堤岸以鯨魚群為建築意象設計,共有6棟獨立式展演空間,目前已有4棟啟動營運,其中1棟為高雄電競館。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