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借刀殺人中學》選摘 三之一

文|楊鐵銘 繪圖|于子薇

張儒行出生前父親因賭債輕生,富正義感的他,夢想卻是進賭場工作。校園幫派幫主楊思淮轉學過來,要聯合張儒行向校長復仇,張卻興趣缺缺。楊找上不甘受制於教務主任的援交女孩珮雯,2人設局讓張儒行與女友黎莉一步步參與扳倒校長的大業。

4人的關係在友情與心計之間維持著奇妙的平衡,直到「復仇」的代價如一道雷電打破這所學校的單純外衣…

週五晚,四人到了楊思淮和珮雯初次以學生外身分見面的那家酒店。

珮雯已經訂好了房間,費用由楊思淮出。雖然張、黎想平分,但楊思淮很堅持,他說這次是他找兩人幫忙,所以費用應該他出。珮雯沒有出聲,儘管她才是最直接的受益人。因為她是常客,所以房費打了八折,但一晚上還是要價二千八百澳門幣。

「為了幫我你還真是不惜血本啊,算上上次的房費和我的薪水,你是富二代?」珮雯在巴士上對楊思淮調侃說。

「錢這種東西,要賺就有了。」

珮雯在心裡哼了一聲,篤定楊思淮就是個以遊戲人間為己任的敗家子。

抵達酒店後,珮雯假裝是屈又石和黎莉走了一次流程。黎莉和屈又石穿過酒店大堂,坐電梯上房間。然後在酒店大堂待命的張、楊立刻乘電梯到房間所在樓層。他們手上已經握有萬用房卡。接著兩人在房門前待命,等黎莉大叫—屈又石開始脫衣服時—兩人就戴上面具衝入房間。

「會不會外面的人聽不到?」黎莉端坐在床邊問。

「不會,這間酒店很舊了,隔音並沒有那麼好。」珮雯坐在床邊蹺著二郎腿。

「接著儒行先帶黎莉離開,我拿起藏在房間一角的攝影機,然後和屈又石說明他的處境,接著就等他離職了。」楊思淮總結。

「應該再揍他一頓。」黎莉舉起拳頭。那隻用來扣殺的左手,可不比男生的小。

「附議。」張儒行舉手。

「好,那就先揍他一頓,然後再逼他就範。不過,」站在窗前的楊思淮視線掃過其餘三人,「下手可不能太狠。」

「為什麼?」黎莉問。

「免得被警方發現。雖然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我們還是要以防萬一。」

四人又商量了一下細節問題。但所有細節楊思淮都想好了。包括攝影機也是他提供。

「我們要不要為這次任務想個代號?」最後黎莉提議。她作為這起事件的女主角顯得尤其興奮。她雖然緊張,但覺得能把屈又石從學校趕走十分大快人心。她覺得自己是懲奸除惡的女武神,解放學校被屈又石壓迫的女生。

「叫屈服行動怎麼樣?」

黎莉提議。其餘三人都沒有意見。這代號她其實早就想好了。

「那這週六我就和屈又石說有新女孩想加入,如果順利的話,下週我們就可以進行…」

「屈服行動。」黎莉笑著補充。

「嗯…」珮雯不說,是因為她覺得取行動代號什麼的太幼稚了,讓她說出口簡直比叫老男人「Daddy」還丟人。

「屈又石會那麼容易就上勾嗎?」張儒行問。

「沒問題的,所有新加入的女孩他都要親自…體驗一下。」這句話當然也是珮雯編造的。的確,屈又石喜歡學生妹,但他從不約校內的女孩。除非校內女生主動投懷送抱,曾經就有個想要奪走珮雯一姐地位的女生向屈又石獻殷勤,但後來在珮雯的一點小手段下「被」轉走了。有前車之鑒,所以珮雯很確定屈又石肯定會上勾。

屈又石雖不約自家女孩,但珮雯知道屈又石經常光顧三玉。這是她在三玉的姐妹告訴她的。把屈又石拉下馬之後,三玉的生意可能就要減損不少了,不過這也不能怪她,商場就是戰場。況且,屈又石這種人本性難移,即便不能經營這檔生意,他肯定還是會來光顧這門生意的。珮雯自覺把男人看得透透的,然而唯獨一人,她目光正前方的楊思淮,唯獨這個四眼男她猜不透。

有了完全的計畫,一切就只等屈又石自己上勾了。四人離開房間,黎莉對楊思淮問:

「你不住這嗎?都付錢了。」

「不了,比起酒店我更喜歡自己家。」

「說不定思淮以後會是個居家好男人呢。」黎莉笑道。

「我只是在陌生的床上睡不著罷了。」

珮雯撇了撇嘴,心想黎莉還是太天真。同時,她也觀察到了張儒行的不以為然,外表愣頭青的他也察覺到了楊思淮的不對勁嗎?

兩側全是客房的過道,像是永無止境一般。兩名女生走在前面,珮雯正在教黎莉進了酒店房間後,讓對方先脫的話術。兩名男生滯後,張儒行對楊思淮開口道:

「你這個計畫的真正目標其實是盧高勤吧?」

楊思淮以清嗓代替了回答。於是張儒行繼續問:

「你是計畫著等屈又石出事了,盧高勤肯定不會見死不救,等他出手之後,再抓住他的把柄,把他一網打盡吧?」

楊思淮想著該怎麼回答,他的思緒飛快地轉著,要大方承認嗎?還是笑笑否定呢?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