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嘴最後一搏2】咖啡摻安眠藥、18分鐘運屍 她證明謝依涵自白4版本全瞎掰

文|潘姵如    攝影|陳毅偉
殺害2人的媽媽嘴咖啡店店長謝依涵(右),4年前被判處無期徒刑定讞。

具有理科背景的呂炳宏太太,為了丈夫的訴訟,自己再去進修法律課程,用科學的角度檢視判決書疑點,她調閱相關卷宗,發現法院多採納謝依涵的自白,但謝的自白不但反覆,部分甚至還互相矛盾,她不滿法官對科學證據視而不見,決定自己親自實驗,讓科學說話。

針對相關疑點,呂太太親做實驗一一推翻,例如判決提到,謝依涵在2名死者喝的濃縮咖啡中,加入5顆安眠藥磨成的粉末,呂太太買來一樣的安眠藥,分成實驗組及對照組,將藥粉摻入咖啡,觀察變化,因藥粉不溶於水,咖啡變得混濁,就算不停攪拌,仍有大量沉澱,拿近一聞,還有噁心的藥味。「每天都喝濃縮咖啡的2位被害人,一定會察覺,不可能會喝完。」呂太太說。

檢警在媽媽嘴咖啡店附近的紅樹林搜索,陸續發現2具屍體。(警方提供)

另外,判決指出,謝依涵把2名死者扛到河邊殺害棄屍,只花了18分鐘,呂太太先調出資料,確認2名死者的體重分別是50公斤和70公斤,之後她再拿10公斤、20公斤的木頭,當作屍體,並且用紅外線儀,依照判決書標示的路線,精準測量從咖啡店走到棄屍點的距離,進行實地模擬。

「我一開始太貪心,想用20公斤的木頭模擬,發現根本搬不動。」呂太太告訴本刊,她最後實際搬運10公斤的木頭,走進紅樹林,搞得滿腳爛泥,再走回店裡,一次來回要花了14分鐘,推算搬2個人至少28分鐘。

呂太太將安眠藥磨成粉摻入咖啡,發現無法溶解,死者不可能喝下。(呂妻提供)

呂太太表示:「法院說2名死者因藥物陷於癱軟,不能抗拒,還有證人陳述,當晚曾看到謝依涵攙扶張翠萍,雙方有打招呼,另外,驗屍時,法醫在張翠萍手上發現防禦性傷口,從下藥、搬運、打招呼、搏鬥等時間細節推算,整個流程至少一小時,證明謝是在下班時間犯案,雇主根本沒有責任!」

為了替丈夫平反,陳進福家屬求償案更一審時,呂太太特別將咖啡摻入安眠藥粉末,以及搬運木頭的實驗影片,委由律師呈給法院,法官參酌後,綜合其他事證,認為無法證明謝依涵是在店裡下藥,屬於「非執行職務時殺害」,判決呂炳宏等人勝訴,不用連帶賠償,讓呂太太猶如打了一劑強心針。

呂太太(圖)把木頭當成屍體,依凶手供稱的路線(紅線)模擬棄屍過程。(呂妻提供)

沒想到,全案進入更二審後,法官並未採納呂太太的實驗證據,而是沿用刑事判決的內容,改判呂炳宏等人敗訴,一切又回到原點,呂炳宏等人雖然決定繼續上訴,但因張翠萍部分已定讞,從實務經驗研判,翻案的機率非常低。

呂太太深深吸了一口氣說:「我知道機率很低,但還是期盼遲來的正義,不管怎麼樣,至少讓社會大眾知道我們是清白的就夠了。」

更新時間|2021.12.01 00:24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