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發揮理科太太精神 媽媽嘴闆娘做實驗替夫平反

文|潘姵如    攝影|陳毅偉
媽媽嘴咖啡店老闆娘呂太太(右)親做實驗,希望替丈夫呂炳宏(左)平反。

發生在8年前、喧騰一時的八里雙屍命案,民事官司最近宣判,媽媽嘴咖啡店老闆呂炳宏及其他股東,須與凶手謝依涵連帶賠償死者家屬1千萬元。對於這樣的結果,呂的「理科太太」無法接受,成大材料研究所畢業的她,特別做了2項實驗,證明謝是在下班時間犯案,雇主沒有責任,並首度打破沉默,以「媽媽嘴的練習題」為名,撰寫部落格,並把實驗影片放上網,希望替丈夫平反。呂太太說:「我知道翻案的機率很低,但還是期盼遲來的正義!」

新北市八里雙屍案案發至今超過8年,刑事部分,殺人的媽媽嘴咖啡店店長謝依涵早就被判處無期徒刑定讞,但民事部分,還沒塵埃落定,今年10月底,法院更二審判咖啡店老闆呂炳宏及其他2名股東,須與謝依涵連帶賠償死者陳進福家屬631萬元,加上今年9月,法院判呂等人連帶賠償另名死者張翠萍家屬368萬元定讞,合計1,000萬元的賠償,讓呂被封為史上最衰雇主。

殺害2人的媽媽嘴咖啡店店長謝依涵(右),4年前被判處無期徒刑定讞。

材料所碩士 學法讀判決

8年多來,始終沒有露面、發聲的呂太太,在更二審判決後打破沉默,以「媽媽嘴的練習題」為名,寫起部落格,並發揮「理科太太」的精神,針對判決書中的疑點,自拍實驗影片,希望能替老公平反。她告訴本刊:「之前不出面,是因為相信司法還有希望,但現在再不出面,以後也沒有機會說了!」

呂太太是名符其實的理科太太,擁有漂亮的學經歷,她取得成功大學材料研究所碩士後,又去英國留學,攻讀工業管理,學成歸國後,自己開了一間化學材料貿易公司,經營得有聲有色。

媽媽嘴老闆娘呂太太談及8年的心路歷程,數度哽咽。

2013年,命案爆發後,呂太太一直力挺丈夫,但2017年,法院針對張翠萍家屬的求償,判呂炳宏等人敗訴,呂太太詳細研讀厚厚一疊判決書,發現好多法律用語根本看不懂,甚至越看越迷惘。為了老公,她報名台大法律系學分班,希望搞清楚艱澀的法律用語及訴訟程序,最後花了2年時間,取得修業證明,而同班同學沒人知道,她就是媽媽嘴咖啡店的老闆娘。

咖啡摻藥粉 搬木頭模擬

有了基本法律素養後,她詳閱卷宗,發現謝依涵的自白共有4個版本,說詞反反覆覆,但刑事法官在確認謝犯案之後,並未深究,官司就定讞了,判決完全以謝的自白做為框架,沒有調查、驗證、模擬。呂太太表示:「至今許多疑點未解,沒有血跡、沒有凶刀,司法應該讓科學證據說話,而不是只聽一個說謊成性者的供詞。」

呂太太(圖)把木頭當成屍體,依凶手供稱的路線(紅線)模擬棄屍過程。(呂妻提供)

針對相關疑點,呂太太親做實驗一一推翻。如判決提到,謝依涵在2名死者喝的濃縮咖啡中加入5顆安眠藥磨成的粉末,讓二人喝下,呂太太也買來一樣的安眠藥,分成實驗組及對照組,將藥粉摻入咖啡,觀察變化,因為藥粉不會溶解,咖啡變得混濁,就算不停攪拌,仍有大量沉澱,還有噁心的藥味。

「每天都喝濃縮咖啡的2位被害人,一定會察覺,不可能喝完,且其他店員及顧客,也說沒看到2人桌上有咖啡杯,表示謝依涵說謊。」呂太太說。

另外,判決指出,案發當天晚上8點多,謝依涵利用上班空檔的18分鐘,把2名昏沉沉的被害人扶到河邊殺害棄屍後,再回到咖啡店上班。為釐清真相,呂太太拿10公斤、20公斤的木頭充當屍體,並用紅外線儀,依判決書標示路線,精準測量從咖啡店走到棄屍點的距離,進行實地模擬。

呂太太將安眠藥磨成粉摻入咖啡,發現無法溶解,死者不可能喝下。(呂妻提供)

「我一開始太貪心,想用20公斤的木頭模擬,發現根本搬不動。」呂太太告訴本刊,她最後實際搬運10公斤的木頭,走進紅樹林,搞得滿腳爛泥,再走回店裡,一次來回要花14分鐘,推算搬2個人至少28分鐘。

呂太太表示:「法院說2名死者因藥物陷於癱軟,不能抗拒,還有證人陳述,當晚曾看到謝依涵攙扶張翠萍,雙方有打招呼,且驗屍時,法醫在張翠萍手上發現防禦性傷口,從下藥、搬運、打招呼、搏鬥等時間細節推算,整個流程至少要花1個小時,18分鐘的空檔不可能完成,所以謝應是在晚間10點下班之後犯案,雇主根本沒有責任!」

檢警在媽媽嘴咖啡店附近的紅樹林搜索,陸續發現2具屍體。(警方提供)

更二審敗訴 盼遲來正義

為了替丈夫平反,陳進福家屬求償案更一審時,呂太太特別將咖啡摻入安眠藥粉末,及搬運木頭的實驗影片,委由律師呈給法院,法官參酌後,綜合其他事證,認為無法證明謝依涵是在店裡下藥,屬於「非執行職務時殺害」,判決呂炳宏等人勝訴,不用連帶賠償,讓呂太太猶如打了一劑強心針。

位於新北市八里的媽媽嘴咖啡店(圖)8年前發生雙屍命案,喧騰一時。

沒想到,全案進入更二審後,法官並未採納呂太太的實驗證據,而是沿用刑事判決的內容,改判呂炳宏等人敗訴,一切又回到原點,呂炳宏等人雖然決定繼續上訴,但因張翠萍部分已定讞,從實務經驗研判,翻案的機率非常低。

呂太太最近以「媽媽嘴的練習題」為名,撰寫部落格,希望替丈夫平反。(翻攝Blogger)

呂太太深吸了一口氣說:「我知道機率很低,但還是期盼遲來的正義,不管怎麼樣,至少讓社會大眾知道我們是清白的就夠了。」

呂太太告訴本刊,她和呂炳宏是大學同學,交往8年後結婚,至今12年,育有一對子女,丈夫個性溫和,她則是急性子,二人性格互補。「我其實是疼惜他的『衰』,這個案子也算是給他上了一課。」呂太太太回憶,案發當時,她剛生下小女兒不久,正在坐月子,餵奶時接到家人來電,打開電視竟看到丈夫成了命案關係人,她心想,反正沒做就是沒做,靜候司法調查就好。

不料,事情發展卻不如預期,隨著謝依涵供詞轉變,呂炳宏竟變成共犯。呂太太告訴本刊:「某天,一堆警察拿著搜索票、攝影機、探照燈來按門鈴,說要帶走呂炳宏的衣服和鞋子,還問有沒有刀子不見?常穿的衣服有沒有不見?最後帶走一大袋鞋子。」

隨著案情變化,媒體出現一堆不實爆料,讓呂太太很恐懼。「我每天凌晨2、3點就會不自覺爬起來看新聞,確認有沒有什麼爆料,看完新聞,我還會打開咖啡店的監視器監看,怕有人跑進去犯案。」呂太太心有餘悸地說,她完全沒有想到,殺人案會離自己這麼近。

不捨子畏夫 實證戰司法

呂太太哽咽地說:「那時我只能不斷回想,案發當時我在做什麼?晚上8、9點通常在看連續劇,我中間曾打開監視器,看到呂炳宏在辦公室打電腦,那時我應該打電話到店裡的,我若打去,呂炳宏出來接電話,或許就能阻止謝依涵犯案。」事後,她透過實驗,確認謝依涵不是在那段時間犯案,才放過自己。

呂太太透露,案發後,當時就讀幼兒園中班的大兒子,在報紙頭版看到爸爸的照片,好奇追問。「我告訴他,有個阿姨殺了人,爸爸要幫她賠錢給人家,兒子聽到爸爸涉入殺人案,嚇得睜大眼睛,好幾天不願靠近爸爸,甚至不願意看爸爸一眼,讓我非常不捨,但兒子早晚要知道的,不如我們好好告訴他,做錯事的不是我們。」呂太太說。

媽媽嘴老闆呂炳宏(左)的兒子(右)曾因父親捲入殺人案,在心中留下陰影。

前一陣子,呂炳宏收到更二審敗訴的判決書,呂太太說:「他連打開的勇氣都沒有,這麼多年,我們第一次為了這件事吵架,他覺得我比較會念書,應該早一點幫他研究判決書的細節,我不忍苛責,我知道他也很恐懼,接下來,我們一起分擔。」

呂太太強調,之前因為官司還在訴訟,不敢得罪法院,選擇低調,如今她心態轉換,當作已經敗訴定讞,所以才決定豁出去,挑戰司法。呂太太說:「科學證據就擺在那裡,這是改變不了的,我們的靈魂不歸法律管,判決無法定義我們的人生!」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