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借刀殺人中學》選摘 三之二

文|楊鐵銘 繪圖|于子薇

張儒行出生前父親因賭債輕生,富正義感的他,夢想卻是進賭場工作。校園幫派幫主楊思淮轉學過來,要聯合張儒行向校長復仇,張卻興趣缺缺。楊找上不甘受制於教務主任的援交女孩珮雯,2人設局讓張儒行與女友黎莉一步步參與扳倒校長的大業。

4人的關係在友情與心計之間維持著奇妙的平衡,直到「復仇」的代價如一道雷電打破這所學校的單純外衣…

「你是不是很驚訝被我猜中了?」前方一處光亮,到電梯口了。走在楊思淮前頭的張儒行轉過身面對楊思淮說:

「我話先說在前頭,我只對付屈又石。在這之後,就沒有我的事了。」

楊思淮看著一頭亂髮的張儒行,正要開口—

叮咚,電梯到了。

「欸,你們兩個快點,還有別人呢。」黎莉的聲音從電梯口中傳來。

「來了。」張儒行邊說邊快步走向電梯處,楊思淮隨後。

四人擠在電梯中,楊思淮站在最外側。在電梯門關上的前一刻,只見楊思淮的鏡片反著光,嘴角微微笑著。

 

張儒行是初戀。黎莉是第二次,但她第一次是在小學,她覺得那次不算數,姑且算兩人都是彼此的初戀。

初戀總會以悲劇收尾。但這是在普通人身上的情況。張和黎也是普通人,但他們比普通人更幸運。除了排球之外,他們的興趣幾乎相同。談過戀愛的人都知道,相同的興趣是多麼的重要。兩人都愛看漫畫,黎莉的最愛是久保帶人的《死神》。她喜歡《死神》中的服裝,在一眾漫畫中獨樹一幟,她喜歡酷的東西,她討厭成為別人眼中的女生,她要做自己定義的「女生」。而儒行喜歡《火影忍者》。如果問他為什麼喜歡《火影》,他會說就是喜歡,沒有為什麼。但其實他的潛意識中是有理由的,那就是他和《火影》的主角鳴人一樣,都沒有父親。黎莉幾乎是在聽到了張儒行說最喜歡的角色是鳴人的當下,就明白了張儒行自己當時都不太明白的理由。而那時兩人還只是曖昧關係。

黎莉做夢也希望有個如同漫畫男主的男生走進她的生活。總是替別人打抱不平的學長顯然就是她一直等待的對象。而儒行呢?他一直就對可愛甜美型的女生沒有興趣。或許是因為他跟老媽生活久了的緣故,軟弱的女生雖說會激發他的保護欲,但同時也會讓他覺得不耐煩。所以學校的女生他一直看不上。他覺得她們都太弱不禁風了。直到當他在課後活動的漫畫班上認識了黎莉—一個家庭和睦,但父親總是早出晚歸,所以從小就幫母親分擔家務的女孩。他在黎莉的身上看到了他一直追求的堅強女孩的形象。至少從黎莉高一時身高就一米七的外在上來看是這樣的。

後來張儒行退了漫畫班,因為他只愛看不愛畫。況且他毫無美術天分,每次畫出來的人物都被認為是毀了容。加上他尤其詭異的上色天賦,有一次他畫了一顆地球,黎莉以為那是個黑洞。黎莉則是日漸成為了排球隊主力,沒了上課後活動的時間,所以就退了班,全身心地投入排球。要不然她其實還是挺有美術天分的。

綵排結束後,張黎坐在回氹仔的巴士上。張儒行說了他對楊思淮的猜測,除掉屈又石不過是楊計畫的第一步。楊真正的目標是盧高勤。

「我說完之後,他臉立刻僵住了。他肯定把我當成是個傻子。」

「那他真是失策了,我男朋友可是聰明得很啊。」黎莉握起儒行的手,放在自己腿上,「畢竟你也是看了那麼多漫畫,什麼陰謀沒見過?」

「不過可見他對盧高勤的仇恨有多深,想方設法地對付他。」

「而且還特地卸任了幫主。」黎莉說,「欸,幫主有什麼特權嗎?」

張儒行已經把楊思淮是玉門幫前幫主的事告訴黎莉了。

「我怎麼知道?」

「感覺好像漫畫哦,還幫主。」實際上黎莉覺得幫主這個稱號很幼稚。

「比較像金庸。」

巴士正在過橋。身後的澳門本島已是霓虹遍布,眼前的氹仔則只有零星燈火。

「對了,」黎莉說,「屈服行動之後,去見我媽吧?」

「見妳媽啊…」這已經是黎莉第三次問他了。要拒絕三次嗎?

「每次問你,你都不肯見。怕我媽吃了你嗎?我媽比我要溫柔很多,你放心啦。」

「我不是擔心這個。」

「你擔心留級的事?」黎莉看儒行不說話,又說:「不用擔心啦,我都和她說了—」

「妳和她說了!」

黎莉點點頭,「說了,怎麼了。」

「她怎麼說?」

「她叫我盡快和你分手。」

張儒行向椅背一倒,手從黎莉手中抽了出來,「啪」地一聲,拍在自己額頭上。

「騙你的啦,」黎莉見狀,咯咯笑著道:「她說讓我在學習上多幫幫你。她說拍拖就是要互相幫助啊之類的。」

「妳沒騙我吧?」

「我如果騙你的話,我還敢叫你去見我媽嗎?快點啦。」黎莉說的像現在立刻就去見一樣。

「快點什麼?」

「去不去見?讓屈又石屈服之後。」

「再說吧。」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