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SARS襲台年代 「孫協志禿頭」讓同學一秒大哭

【親身故事奪金馬2】

文|項貽斐     攝影|蕭志傑
片中SARS襲台醫院如臨大敵,但林嘉欣(中右)仍帶生病的女兒林品彤(中左)就醫。(傳影互動提供)

甫獲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等3項獎的電影《美國女孩》靈感來自編導阮鳳儀的親身經歷,但是在改編的過程則是和其他電影一樣,必須針對每個劇情環節下功夫做田野調查,尤其該片背景設定在SARS襲台的2003年,她在蒐集資料、安排情節時序部分都花費許多時間。

《美國女孩》監製林書宇表示,在企劃案階段的故事大綱從女兒的角度出發,充滿細節,但沒有故事。阮鳳儀也認為,「寫自己的故事,因太熟悉反而容易有盲點。」2018年企劃案入選金馬創投,讓她看到後續開發的可能,原本赴美取得電影導演碩士的她,決定留在台灣寫劇本。

由於影片情節奠基於阮鳳儀的少女時代,她先回憶國、高中期間的各種經歷,包括對台灣教育的不適應、母女衝突、母親就醫等,花了2、3個月時間將細節寫出來,攤開檢視,思考如何從細節變成事件、再由事件轉化為敘事、擬出故事架構。

新銳導演阮鳳儀以《美國女孩》拿下金馬獎最佳新導演。

儘管是自家往事,訪問與調查仍不能少。在媽媽治療的部分,阮鳳儀說,當年媽媽雖會和她聊生病治療的事,但畢竟那時自己年紀還小,不懂什麼是病痛與身體的衰敗,再加上媽媽基於保護孩子,也會隱藏一些事,說的也有限。所以後來阮鳳儀主要是從當年乳癌患者的部落格網誌得知第一手的心情與實際療程,並參考相關書籍。

在故事時序與真實時空背景上,也花很多心力安排,讓每個時間點都有意義。片中母女在2003年2月返台時,台灣剛發布第一個SARS新聞,隨劇情進展,加入疫情變化,「我想還原那個時候,所以在SARS事件上做相當多田調。」

另在許多生活小細節上,也重現當年時空,包括網路撥接聲、聊天軟體MSN、無名小站,還有片中同學迷戀偶像孫協志,說「孫協志禿頭」可讓同學一秒大哭的逗趣橋段。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