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聽帽說】從300字到小巨蛋 就值得了愛的許富凱

文|吳小帽    攝影|蕭志傑 楊兆元 陳仁萱
金曲台語歌王許富凱演唱會延了兩次,終於在11月成功舉行。

以前在報社當主管的時候,記者報稿說有許富凱的獨家,我回答:「300字。」記者說想做許富凱的專訪,我看了他一眼,還是「300字」。從300字歌手到金曲歌王,從今年初兩度延期到年尾站上台北小巨蛋,許富凱確實是一個值得等、值得愛的大男孩。

今年1月,為了宣傳《拾歌》專輯和同名的小巨蛋演唱會,許富凱來上我的Podcast節目,那是我和他第一次正式見面。訪問過程無比順暢、笑聲不斷,我放下對台語歌手的成見(從我自己還是記者階段,就被告知台語歌手新聞很少人看,也搞不出什麼大新聞),感受到他從南台灣帶上來的熱情與單純。

許富凱和曹雅雯今年在金曲拿下台語歌王歌后。

接著加了彼此的臉書、IG,成為社群上的朋友。都說網路世界的人際關係很多是假象,我眼中的許富凱卻很真誠、有禮貌。我常想他到底是追蹤了多少新聞媒體的粉絲頁,只要有他的相關報導,他總是一一轉發或留言致謝;我好奇他的人緣究竟有多好,影歌視三棲都有藝人朋友為他點讚互動;就連明星最怕的記者,他也不設防(應該本身行得正,沒什麼把柄好被爆料吧)。

重情重義的許富凱,只要提到過世的恩師黃義雄,經常是淚流滿面。

日前聽到一位經紀人用欽佩帶著羨慕的口吻說:「許富凱真的很強,每一個記者都喜歡他!」還說他去中南部做地方商演,「連里長他都叫得出名字」!我想這是因為他與人的互動式真的很用心,所以他的演唱會,台下有上百歲的人瑞,VIP區有聽不懂台語的張小燕、有看不出交集的彭佳慧,而坐在觀眾席裡我身旁的是個約莫4歲的小女孩,顯然是被媽媽帶來的,媽媽聽得好投入,小女孩雙手握著加油棒,全程竟也不吵不鬧。

許富凱非常孝順,之前金曲獎還跟媽媽十指緊扣走紅毯。

後來問彭佳慧才知道,當年許富凱還在《明日之星》比賽時,製作人黃義雄(寇桑)邀請她去跟這位潛力新秀合唱,她當時就透過耳機感受過許富凱「穿過腦膜」的聲音魔力;而她身為癌症希望基金會董事,每年邀請許富凱參加醫院關懷音樂會,儘管只有微薄的車馬費,他卻都義不容辭,至今已連續10年,令她銘感於心。

即時酬勞微薄,許富凱只要覺得可以做善事,一定義不容辭。

好多人愛許富凱,嘉賓田馥甄的媽媽也是。演唱會上,「富甄」合唱3首歌:〈落雨聲〉、〈心肝寶貝〉、〈媽媽請你也保重〉,沒有一首是他們自己的作品,而是以親情為命題,更凸顯出許富凱的真實人設:孝順與感念。

許富凱演唱會上,特別邀請金曲歌后Hebe一起演唱。

不論走到哪裡,站在什麼樣的舞台上,許富凱常提到小時候最疼他的外婆,總是不會忘記在演藝圈拉拔他的貴人寇桑。儘管2位長輩都已仙逝,許富凱仍在演唱會目中安排了寫給外婆的〈無聲〉和從小一起聽的日文歌,以及在《明日之星》獲得最高分的歌曲〈今夜擱在想你〉。

許富凱在演唱會後慶功宴上,稱自己經驗還是不足,給自己演出打了80分。

還有鳳飛飛。他曾多次說過自己小時候是鳳飛飛的粉絲,演唱會上有10分鐘的鳳飛飛組曲,從〈我是一片雲〉、〈月朦朧鳥朦朧〉唱到〈夏的季節〉。天公除了疼憨人,也疼懂得感念的人;看過很多演唱會,歌手謝謝贊助商、導演、音樂總監、經紀人⋯⋯而在許富凱的演唱會上,我第一次聽到他連髮型師的助理都唱名,如果我是那個被提到名字的孩子,我應該會哭。

不可否認,相對於國語流行歌手,台語歌手在樂壇不論酬勞身價、媒體版面、網路聲量皆相對弱勢。「拾」年淬鍊讓許富凱在「歌」唱這條路上,從一個單純愛唱歌的南部小孩,至今默默扛下推廣與傳承台語歌的使命,誠如他在金曲得獎的舞台上所說:「希望大家繼續聽台語歌,台語歌很美的!」他知道自己肩上的擔子更重了。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留意過,許富凱雖然長了一張「古意」臉,美容科出身的他其實很懂穿。仔細看他的打扮,不論是私服或曝光過的造型服,許富凱的穿搭一直有一定的品味水準;這次「拾歌」演唱會的5套造型,舞台效果與質感兼具,這件事著實讓我鬆一口氣:好怕看到追求誇張但質感不佳的奇裝異服(是誰就不說了)。

許富凱的演唱會,歌聲沒有問題,令我驚喜的是視覺設計:三層樓高的舞台與巨幅LED螢幕合而為一,高級大器;一歌一景的視訊變化,從開場的浩瀚宇宙、書法水墨,到海波浪、雪景、櫻花⋯⋯尤其〈無言花〉從黑白轉彩色的綻放,宛如重生的力量,帶給我很大的觸動與感動。

這場演唱會延期兩次,從2月到5月到11月,過程中許富凱終於在金曲獎達陣,從6度摃龜王升格為台語歌王,所有的等待都值得了,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