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蘭夫人會客室】《月老》(上) 九把刀的生死學

文|王雅蘭    攝影|蕭志傑
文壇、影壇鬼才九把刀總是自大又幽默,帶給大家滿滿的熱血與情懷,他覺得自己一定要夠專業、夠強大,才能得到創作上的自由。

國片《月老》娛樂性強、溫暖又好哭,金馬入圍11項、奪3項大獎,票房正向2億目標前進,身為最擅長以文字喜趣和情懷打動觀眾的才子,導演九把刀說:「我的電影絕不講大道理。」藉著訪談,幫九把刀說說他的道理。

《月老》就是牽紅線、訂姻緣,但九把刀不是宿命論者,認為「決定在自己手上」,不只是伴侶姻緣,人和人的關係因果,你只要出手,還是能改變。

「電影裡鬼頭成救了一隻蟬,柯震東會不會因為蟬而向鬼頭成道謝?鬼頭成會不會原諒他?這是自由意志。」九把刀比較傾向一念天堂、一念地獄的境界,人生的時時刻刻,都抓在自己手中。

嘴上說不喜歡拍電影講大道理,九把刀卻會因電影反省自己,例如馬志翔飾演的鬼頭成放下執念、大澈大悟,「我都拍了這一段,就會想是否該成為更好的人,不要常常生氣?」

馬志翔(左)在《月老》飾演鬼頭成,十分嚇人,和宋芸樺(右)有許多精彩對手戲。(傳影互動提供)

生死議題在《月老》顯得幽默、悲傷又恐怖,人和人的情感恩怨不見得灰飛煙滅,也有可能轉折糾纏500年。九把刀說:「我怕死是出了名的,但生了小孩感覺生命有在延續,好像就變得比較不怕死了。」

九把刀的岳母2021年打完疫苗4天後猝逝,家人除了悲痛,也讓九把刀想到,萬一有天出去就不回家的話,至少女兒還能透過幾十本書和電影來了解爸爸。

女兒小名叫魯拉拉,九把刀常說女兒是愛犬阿魯投胎來當他的家人,他對阿魯的情感也全拍進《月老》,尤其片尾彩蛋許多毛小孩的出現更讓觀眾眼睛溼溼的。說起投胎轉世,九把刀覺得滿有可能,「所以我要和家人約定生前密碼。」

「我在家要去洗澡,女兒看到我的裸體,就會說裸丁、裸丁,裸體的丁丁這樣,這可能就是一個暗號呀。」岳母過世那段時間,九把刀和家人常接到一些電話講岳母缺過路錢什麼的,讓他們生氣卻又怕是真的,如果有生前密碼,就不怕被詐騙了。

《月老》的生死議題讓許多觀眾淚濕,岳母(右二)的猝逝也讓九把刀(左二)感觸良多。圖為九把刀的全家福照。(翻攝自九把刀臉書)

人生排序最重要的是家人,九把刀也會從反方向來看。「我覺得血緣這件事很暴力,因為你沒得選嘛,現在如果叫你選10人在下輩子當你的家人,你就會好好想一想了。」

這說法真發人深省,你選了10個下輩子要當家人的人,這輩子肯定追著他們、黏著他們,或者本就因為這樣又黏又好的關係才會圈選他們,那是否要對他們更好呢?

說到這,九把刀又忍不住開玩笑:「我這10個人本來有阿賢(攝影師),但他這些年一直凌遲我,而且阿欽(特效師)拿了金馬獎,所以第10位就換阿欽了。」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