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涉誤判逾200件毒品 高醫爆重大疏失釀冤案

文|黃驛淵    攝影|攝影組
鍾飲文(圖,翻攝高雄醫學大學附設中和紀念醫院官網)去年8月接任高醫院長,曾期許該院成為國際一流的大學醫院,如今院內檢驗機構出包,考驗他的領導能力。

司法機關驚傳因毒品誤判出現多起冤案!本刊調查,受南部院檢單位委託,進行毒品檢驗的高雄醫學大學附設中和醫院(下稱高醫)檢驗醫學部毒物室,自去年起將多件3級毒品Eutylone誤判為2級毒品,導致近30案被告遭更重的罪刑起訴或判刑,部分案件雖因承審法官警覺重新複驗還被告清白,但南部院檢人士清查,粗估逾200件毒品證物因送高醫檢驗遭誤判而釀冤案,一旦屬實恐涉及賠償,高醫內部人士則喊話法務部及衛福部應介入調查,否則勢將重創司法威信、影響審判公平性。

「法醫研究所發現民間實驗室新興毒品尿檢鑑驗報告錯誤,將Eutylone(三級毒品,近期濫用數多)誤判為Pentylone(二級毒品),影響司法審判的正確性。」法務部長蔡清祥11月24日赴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業務報告,洋洋灑灑80頁書面資料中,透露有民間機構的檢驗毒品報告出現誤判。

 

能力不足 仍接委託牟利

法務部當時提出的資料指出,經法醫研究所示警後促使民間檢驗機構避免誤判,本刊進一步調查發現,發生誤判毒品的檢驗機構,正是經衛福部認可、承接南部許多院檢機關毒品檢驗的高醫檢驗醫學部毒物室。去年初至今,很多南部地方法院及檢察署拿著高醫誤判的報告作為審判依據,導致多人平白遭起訴、判刑,部分院檢人士看不下去著手清查可能誤判的案件,高醫內部人員也向本刊投訴,高醫誤判卻未受處分,仍繼續執行相關檢驗業務,喊話法務部及衛福部應介入調查。

高醫檢驗醫學部毒物室是衛福部認可的毒品檢驗機構,南部許多院檢都委託該室鑑定毒物成分。(翻攝高醫檢驗醫學部官網)

高醫毒品誤判牽涉範圍之大也驚動院檢系統,尤其長期委託高醫檢驗毒品的台南、高雄、屏東等地方法院及檢察署內部都議論紛紛。

知情人士透露,院檢內部以時間序、毒品檢驗項目等資訊,交叉清查南部多個地方法院及檢察署資料發現,因高醫誤判而遭起訴或判刑案件恐近30案,其中遭判有罪者,刑度自幾十天到5、6年不等,但更多是觀察勒戒或少年案件,因資料不公開、司法院內部系統查不到,粗估共有超過200件院檢掌握的毒品證物因送檢驗高醫遭到誤判。

不只如此,法官審理毒品案還意外發現,高醫受委託檢驗毒品會誤判,竟是因「沒有Eutylone的標準品」所以無法檢測。對此。高醫內部人士直斥,此代表高醫當時無力承接、也無法準確分析院檢委託的毒品檢驗項目,卻仍接受委託牟利,相關單位應查明是否有詐欺之嫌。

高醫常與司法機關合作,去年7月法務部法醫所、高雄地檢署、橋頭地檢署還與高醫簽約,委請他們協助辦理法醫鑑定及訓練。(翻攝自法務部法醫研究所)

 

誤判冤獄 至少有16案

本刊調查,法醫所早在去年1月13日就曾發函提醒承審法官,「近來有數件將三級毒品Eutylone誤判為二級毒品Pentylone的情形」。知情的院檢人士進一步對本刊說,基層法官把高醫驗過的毒品,再度送往法務部法醫研究所複驗的件數愈來愈多,讓法醫所不堪其擾,今年1月26日法醫所二度去函告知法官,指高醫有數起將「Eutylone誤判為Pentylone」或「Eutylone誤判為Pentylone 及Dibutylone」的案件,且經高醫重新檢視「確有錯誤情形」,這些過程被多名法官寫在判決書揭露。

有法官將毒品證物重新送法務部法醫所複驗,因而讓高醫誤判一事曝光。

本刊進一步交叉比對司法院法學資料檢索系統的判決書,因高醫誤判遭地檢署起訴、最後卻經法院判決無罪的至少有13件,其中高雄地院就有12件、橋頭地院一件。

去年6月刑警局破獲國內史上最大毒品咖啡包原料走私案,總統蔡英文、行政院長蘇貞昌等人還親自慰勉緝毒有功人員。(行政院提供)

一名蔡姓民眾去年6月15日遭警盤查搜出身上有3包毒品咖啡包,原本送高醫檢驗認定有二級毒品Pentylone成分遭起訴,最後因法官將這些毒品咖啡包送往法務部法醫研究所複驗,確認是高醫誤判,高雄地院才在今年8月11日判他無罪。另一吳姓民眾同樣因高醫誤判而遭地檢署以持有二級毒品Pentylone起訴,經橋頭地院法官送法醫所複驗發現,高醫把三級毒品Eutylone誤判為二級毒品Pentylone及三級毒品Dibutylone,今年3月24日判無罪。

多名法官在判決書揭露高醫誤判的狀況後,南部多名院檢人士著手清查可能被誤判的冤案到底有多少。一名院檢人士出示資料指出,內部交叉比對時間序跟判決內容發現,至少逾16案被告因高醫誤判可能正在坐冤獄,有的持有毒品案從無罪變有罪、有的則因此增加量刑,範圍遍及台南、高雄、橋頭、屏東等南部地院,目前仍在持續清查中,一旦確認,後續恐面臨冤案賠償問題。

南部院檢人士透露,因高醫誤判毒品而致的冤案,最大宗恐是觀察勒戒案。圖為矯正署戒治所示意畫面。(翻攝法務部矯正署新店戒治所臉書)

本刊調查,高醫毒品檢驗誤判的狀況會被發現,是因法官在審理過程驚覺有異,而多跑一次毒品檢驗程序。

 

毒販不認 法官複驗逆轉

知情的院檢人士透露,一般持有毒品案因送驗結果一翻二瞪眼,嫌犯幾乎都會認罪,但有法官在審案過程中,遇到遭起訴的民眾不認罪,並信誓旦旦自己持有的毒品咖啡包不含二級毒品;同時,有毒販在審案過程向法官坦承,他販賣的毒品咖啡包絕對沒有二級毒品成分,原因是罪刑不同,若用二級毒品罪會更重,法官於是決定複驗毒品,才讓高醫誤判一事曝光。

販毒手法推陳出新,甚至將毒品粉末混合裝入常見的即溶咖啡外包裝當中,魚目混珠。(翻攝網路)

根據《濫用藥物尿液檢驗及醫療機構認證管理辦法》,檢驗機構若產生偽陽性之檢驗結果,情節嚴重,必須廢止認證資格;即便情節輕微,但未依作業準則執行,也該停止執行認證檢驗業務1至6個月,並限期改善。但作為衛福部認可的濫用藥物尿液認證檢驗機構,為何會出包?高醫給的理由前後卻兜不攏,遭懷疑是在卸責。

本刊調查,高雄地院法官為釐清高醫誤判的原因,今年曾2度詢問高醫,但得到的回覆卻不一樣。根據4月27日的判決書,高醫檢驗醫學部毒物室回覆稱:「2020年11月前無Eutylone標準品,在此之前無法檢測Eutylone。」「2020年11月本室添購Eutylone標準品後,以氣相層析質譜儀檢測分析,現在已可區分 Pentylone/Eutylone /Dibutylone。」還要法院把先前誤判的檢驗報告「逕予作廢」。

根據判決書,法務部法醫所曾明白去函地方法院提醒,「已接獲數起」高醫誤判的案件。

 

事發至今 完全未被檢討

但是在5月12日的判決書中,高醫卻換了說法稱:「2020年11月應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要求開發檢驗方法,才發現Pentylone、bk-DMBDB、Eutylone毒品為三胞胎,現已可準確檢驗區分Pentylone為第二級毒品,bk-DMBDB、Eutylone則為第三級毒品。」

誇張的是,儘管高醫宣稱去年11月起已可準確區分毒物,但熟知毒物檢驗的高醫內部人士爆料,去年11月25日送驗的三包毒品咖啡包,高醫仍把Eutylone誤判為Pentylone,害陸姓民眾被起訴,所幸高雄地院法官複驗確認,今年5月19日才判他無罪。

「可見高醫檢驗毒品的SOP或技術一直有問題!」該人士直斥,無論沒有標準品或檢驗方法不足,受委託拿錢鑑定毒品就要確保精確性,否則可能造成原本不需判刑或觀察勒戒的人,因司法機關受高醫誤導而遭受冤獄,荒謬的是,高醫誤判事發至今完全未被檢討、調查,相關單位若不徹查,難保不會再出現類似事件,再度重創司法威信。

高醫內部人士直斥,高醫無法精準區分毒品成分卻仍承接院檢驗毒業務恐涉詐欺。圖為鑑識人員尿液驗毒示意圖。

 

高醫毒物室:有處理非誤判

本刊去電高醫檢驗醫學部毒物室,詢問是否有將3級毒品Eutylone誤判為2級毒品Pentylone?主任林宜靜表示,這部分「我們有處理」,記者追問為何會誤判?她說,「沒有誤判的狀況,可能有誤解」,隨後要本刊洽該院公關部門。

 

高醫:已購標準品供精準檢驗

高醫回應,新興毒品推陳出新,高醫於2020年10月陸續檢出Pentylone,因其有同分異構物Eutylone,因此在同年11月購入Eutylone標準品,以供更精準檢測,並主動提供警調單位更精確的檢驗報告。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