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一杯熱奶茶的等待》兩階段市調 小清新愛情激發溫暖感動

文|項貽斐     攝影|劉鴻昌
男、女主角連晨翔(右)、吳子霏(左)經由編導詹馥華親自面試脫穎而出,初次挑大梁主演電影。(台北双喜電影提供)

繼九把刀、吳子雲(藤井樹)、作家H之後,暢銷小說家詹馥華也加入電影編導行列,將小說代表作《一杯熱奶茶的等待》搬上大銀幕。

雖然原著與同名的電影相隔20年,但監製張三玲認為,故事的愛情與成長主題能引發共感,並傳遞溫暖訊息,更在拍攝前與上映前,兩度針對年輕觀眾測試,確認劇情設定與行銷方向。

千禧年前後台灣掀起網路文學熱潮,與九把刀、吳子雲等同樣以網路小說嶄露頭角的詹馥華,在2001年出版第一本長篇小說《一杯熱奶茶的等待》(以下簡稱《熱奶茶》)隨即攻占博客來暢銷書排行榜,並在兩岸熱銷。

小說原著曾在台灣登上暢銷書排行榜冠軍,但直到今年才順利改編為電影。 (翻攝自shopee.tw)

小說雖有高人氣,改編之路卻頗為顛簸。詹馥華後來暫停小說創作,轉而從事影視編導、美術指導等,近年她一直有將《熱奶茶》影視化的念頭,台北國際書展「華文出版與影視媒合平台」也曾將小說列入IP改編書單,吸引一些人洽談,可惜都沒下文。去年詹馥華友人重提《熱奶茶》改編電影的想法,獲得資深影片國際銷售與影展經紀人張三玲擔任監製協助募資,拍攝案終於出現契機。

監製張三玲(左)認為詹馥華(右)的小說散發溫暖甜蜜的感覺很適合台灣觀眾,決心共同合作搬上大銀幕。

曾任新版《流星花園》等劇編劇的詹馥華,因累積十餘年的編導資歷,又是《熱奶茶》原著作者,自然成為電影版編導。為展現對改編電影的信心與誠意,詹馥華不但成立製作公司、率先投資,還將自己的授權費、編劇費投入製作,加上友人們與監製張三玲共同集資,獲得第一桶金,於去年10月展開前製,同時尋找其他金主。

熟悉國內外電影市場的張三玲坦言,「《熱奶茶》並非國際影展會考慮的片型,但故事散發溫暖甜蜜的感覺,很適合台灣觀眾。此外我很喜歡原著,儘管這些年改編過程常有波折,可是去年看到一線曙光,機會稍縱即逝,所以決心把電影做出來。」

因為拍片預算不高,所以切入角度與思維方式都得不同,選角也要出奇兵。

由於原著多達18萬字、又是20年前的故事,詹馥華不諱言,「改編時最主要的壓力是怕大家認為故事已經過時,而且小說人物眾多,女主角也不是較討好的開朗性格。」為解決篇幅問題,她以女主角為中心,刪除沒直接關聯的角色,同時聚焦傳遞溫暖的核心概念。關於故事年代與女主角的性格等憂慮,則以更客觀的劇本測試為依據。

詹馥華針對25歲以下的目標觀眾和書迷,邀請30人參加測試,讓他們閱讀一半的劇本,再填寫問卷。測試結果顯示,他們不因時代背景稍有差距,都喜歡劇本的故事,也理解人物的情感,使詹馥華更有信心。「我知道這次測試與拍成電影的結果不一定相同,但至少方向是對的。不應該迎合市場或目標對象的流行口味,而是做自己想做的東西。」

編導詹馥華(左)與女主角吳子霏(右)一起討論角色與表演方式。(台北双喜電影提供)

「因為拍片預算不高,所以切入角度與思維方式都得不同,選角也要出奇兵。」詹馥華親自參與選角,試戲之外,每位演員都一一面試20分鐘以上,了解個別狀態,最後獲選的男、女主角連晨翔、吳子霏都是大銀幕新鮮人。詹馥華透露,偶像團體出身的連晨翔非常有禮貌,面談到後來,她忍不住說:「你可以不要那麼官腔嗎?」連晨翔當場臉紅。可是如此反而拉近彼此,看到他與角色類似的自我保護牆與牆後的真誠。

劇組將基隆「86設計公寓」改裝為學生公寓,成為全片主景,當地政府免費提供使用。(張三玲提供)

雖是首次執導電影,但豐富的影視工作經驗讓詹馥華有人脈組攝製團隊,以《天橋上的魔術師》獲電視金鐘獎戲劇類節目攝影獎的高子皓,就是她率先邀請的主創人員,「因為認識很久,一直想合作。而且全片沒有一句旁白,要靠鏡頭說話,考驗攝影技術。」

《熱奶茶》主景為女主角居住的學生公寓與樓下一方空地,劇組勘景原本選在長庚醫護社區,沒料到拍攝前,桃園疫情爆發醫院群聚感染,只好取消。後來執行製片找到基隆「86設計公寓」,房舍與腹地都很合適,唯一缺點是鄰近路邊,容易影響收音,不過技術人員還是克服問題。在基隆拍攝,除了當地政府免費提供場景,地貌、街景拍起來也很有味道。

電影籌拍階段同時尋找金主,監製張三玲表示,與投資者洽談時,會附上電影企劃案、劇本與小說,讓對方更清楚電影的內容、風格與含義。由於小清新的青春愛情題材在台灣較受歡迎,影片更有溫馨療癒的特質,因此獲華文創與中環娛樂等公司投資,資金也在今年2月開鏡前到位。

小說家出身的詹馥華(中)影視工作經驗豐富,編導電影請到連晨翔(左)、吳子霏(右)擔任男、女主角,也透過人脈組攝製團隊。(台北双喜電影提供)

片中「熱奶茶」是溫暖的象徵,開拍前華文創幫忙找到廠商贊助,不僅提供奶茶商品、販賣機,電影上映前更透過旗下各通路配合宣傳。不過導演詹馥華說:「商品畫面該給的就給,但要合理,例如在山上或家裡喝熱奶茶,就要用保溫杯或現泡。氣氛很重要,置入方式更要舒服,廠商也很尊重我們。」

片中為連晨翔(右)、吳子霏(左)帶來溫暖的「熱奶茶」由廠商贊助,商品也適時置入。(台北双喜電影提供)

全片製作預算3,250萬元,在製片陳保英精準控制下,沒超支、超時,於35天內殺青。為了解觀眾口味,原本初剪後安排觀眾盲測,做為細修的參考,但5月15日盲測當天疫情進入三級警戒,不得不緊急取消。

電影因盲測結果鎖定高中、大專生為目標觀眾,多次前往校園舉辦活動造勢。(台北双喜電影提供)

後來疫情趨緩,又在9月中進行6場盲測,受試者共84人,年齡層從35歲以下的上班族到大學生、高中生,目的在找出行銷方向。

監製張三玲指出,「當初設定的主要觀眾是大學生、年輕上班族與小說讀者,盲測後卻發現高中生最喜歡,行銷策略也跟著改變,將目標下修為高中、大專生。」另一方面也積極布局校園宣傳,還打造「奶茶車」配合人潮聚集場所與校慶活動全台灣巡迴。

當初設定主要觀眾是大學生,盲測後卻發現高中生最喜歡,行銷策略也跟著改變。

從小說到電影,兜兜轉轉等待20年。詹馥華強調,《熱奶茶》改編基準與書寫之初懷抱的真誠並無二致,「我想保留當初堅持的信念、單純的善意以及感動。」

為了行銷而打造的「奶茶車」配合人潮聚集場所與校慶活動全台灣巡迴。(張三玲提供)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