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台鋼謝裕民1】結親光洋科不成 謝裕民:何必罵我不守婦道

文|劉曉霞    攝影|林育緯
謝裕民接受本刊專訪,吐露光洋科經營權大戰爆發月餘的心情。

「光洋科的經營權我沒興趣,台鋼本來就是大股東,說我爭經營權沒道理。」上週四(16日),國內靶材大廠光洋科最大股東、「鋼鐵霸主」台鋼集團會長謝裕民,在友訊總部接受本刊專訪時開門見山說:「我希望趕快結束這場鬧劇,就像婚事結不成,總能退婚、退我訂金吧,何必說我不守婦道?」

光洋科11月爆出經營權大戰,董事長馬堅勇和最大股東台鋼徹底翻臉。台鋼批馬堅勇踩中國投資紅線,並提告財報不實、特別背信等;馬堅勇則嗆台鋼是禿鷹,並反告對方偽造文書、誹謗,雙方直接對簿公堂。

台鋼集團近年在資本市場屢有斬獲,以每年併購一家上市櫃公司的速度,在資本市場打響名號。但光洋科經營權戰火延燒月餘,讓台鋼形象受挫,謝裕民坦承大受打擊,「最近晚上回家,一臉鬱卒都不說話,我太太擔心我是不是得憂鬱症?」

記者問謝裕民有考慮和公司派和解嗎?謝裕民說:「我一直主張協商,12月初,對方(公司派)透過共同友人提協商,我提二個條件,一是要確保台鋼投資能獲利出場,一是還台鋼清白,但協商沒結果。」身心俱疲的他還跟親近友人抱怨:「光洋科還值得投資嗎?」

代表謝裕民出馬談判的榮剛董事長王炯棻向本刊透露,11月底、12月初,二度和光洋科公司派代表在台北協商,「對方委任田振慶律師來談,探詢台鋼是否一定要取得經營權?我表明,台鋼對光洋科是財務性投資,非策略性投資,可以退場,但要出清持股而且要溢價。」

王炯棻說:「隔天,田律師電話回覆,對方只願承接原始的8%持股,不願接手全部近二成的股票,價格則依照市價。若照市價,我們直接在市場出脫就好,雙方對接手股票的範圍和價格都沒共識,協商因此暫時擱置。」

根據本刊調查,馬堅勇結合森鉅、昇源投資等盟友持股近2成,台鋼以易昇鋼鐵持股光洋科逾8%,是第一大股東,總計持股也近2成。至於合計6成的關鍵外資和散戶,外資也各自表態,外資投票顧問ISS挺台鋼,Glass Lewis力挺馬堅勇,雙方也透過委託書徵求散戶支持,使得戰況膠著。

既然局勢膠著,協商也未果,是否乾脆拿下光洋科?謝裕民坦言:「沒興趣,因為和台鋼整合關聯度不高,更何況現在雙方撕裂、累積仇恨,未來董事會、員工關係要怎麼縫合?就算拿下光洋科,未來要怎麼共事?」

回應:

代表公司派協商的田振慶律師表示,12月協商達成部分共識,包括願意協助恢復謝裕民主張所謂的尊嚴,買回台鋼及關聯公司全部持股,但對溢價部分,公司派詢問財務顧問、會計師之後認為不符合相關證交法令,會計師也無法依照相關評鑑價格作出報告,公司派不能違反相關法令,協商因此擱置。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