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不滿經營權大戰遭汙名化 謝裕民:光洋科還值得投資嗎

文|劉曉霞    攝影|林育緯 陳俊銘 董孟航 林韋言 楊弘熙

國內靶材大廠光洋科經營權大戰延燒月餘,上週四(16日),光洋科大股東、台鋼集團掌舵者謝裕民打破沉默,親上火線接受本刊專訪,針對被指為市場禿鷹,他坦言沒興趣拿下光洋科,「我希望趕快結束這場鬧劇。」今年65歲的謝裕民,有意籌組中職第六隊,扭轉外界對台鋼印象,「人生已走過2/3,現在在乎的是,我要留下什麼?」

「光洋科的經營權我沒興趣,台鋼本來就是大股東,說我爭經營權沒道理。」上週四(16日),國內靶材大廠光洋科最大股東、「鋼鐵霸主」台鋼集團會長謝裕民,在友訊總部接受本刊專訪時開門見山說:「我希望趕快結束這場鬧劇,就像婚事結不成,總能退婚、退我訂金吧,何必說我不守婦道?」

 

二條件和解 協商未果

光洋科11月爆出經營權大戰,董事長馬堅勇和最大股東台鋼徹底翻臉。台鋼批馬堅勇踩中國投資紅線,並提告財報不實、特別背信等;馬堅勇則嗆台鋼是禿鷹,並反告對方偽造文書、誹謗,雙方直接對簿公堂。

光洋科董事長馬堅勇(左)批台鋼是禿鷹、說謊,雙方戰火猛烈。

台鋼集團近年在資本市場屢有斬獲,以每年併購一家上市櫃公司的速度,在資本市場打響名號。但光洋科經營權戰火延燒月餘,讓台鋼形象受挫,謝裕民坦承大受打擊,「最近晚上回家,一臉鬱卒都不說話,我太太擔心我是不是得憂鬱症?」

記者問謝裕民有考慮和公司派和解嗎?謝裕民說:「我一直主張協商,12月初,對方(公司派)透過共同友人提協商,我提二個條件,一是要確保台鋼投資能獲利出場,一是還台鋼清白,但協商沒結果。」身心俱疲的他還跟親近友人抱怨:「光洋科還值得投資嗎?」

光洋科是全球最大「儲存媒體薄膜靶材製造廠」,今年又爆出經營權之爭。

代表謝裕民出馬談判的榮剛董事長王炯棻向本刊透露,11月底、12月初,二度和光洋科公司派代表在台北協商,「對方委任田振慶律師來談,探詢台鋼是否一定要取得經營權?我表明,台鋼對光洋科是財務性投資,非策略性投資,可以退場,但要出清持股而且要溢價。」

光洋科公司派突然提改選董監,市場派台鋼痛批對方挑戰法律。

王炯棻說:「隔天,田律師電話回覆,對方只願承接原始的八%持股,不願接手全部近二成的股票,價格則依照市價。若照市價,我們直接在市場出脫就好,雙方對接手股票的範圍和價格都沒共識,協商因此暫時擱置。」

 

關聯度不高 無意入主

謝裕民自認對光洋科出錢又出力,卻還被罵,讓他心死。

根據本刊調查,馬堅勇結合森鉅、昇源投資等盟友持股近2成,台鋼以易昇鋼鐵持股光洋科逾8%,是第一大股東,總計持股也近2成。至於合計6成的關鍵外資和散戶,外資也各自表態,外資投票顧問ISS挺台鋼,Glass Lewis力挺馬堅勇,雙方也透過委託書徵求散戶支持,使得戰況膠著。

王炯棻改選光洋科新董座、撤換馬堅勇案,週一(20日)被經濟部駁回。

既然局勢膠著,協商也未果,是否乾脆拿下光洋科?謝裕民坦言:「沒興趣,因為和台鋼整合關聯度不高,更何況現在雙方撕裂、累積仇恨,未來董事會、員工關係要怎麼縫合?就算拿下光洋科,未來要怎麼共事?」

光洋科是全球最大「儲存媒體薄膜靶材製造廠」,過去苦於財務結構不穩,榮剛因為業務關係有持股,台鋼拿下榮剛後,順勢取得光洋科股權,「為幫忙改善財務,光洋科三次現增、私募,我告訴馬博(馬堅勇),不夠的我全認,就連馬博說,見不到主要銀行彰銀高層,我都安排他們見面。」謝裕民說。

 

昔退陳李賀 四方共治

不只出錢,謝裕民還出面幫馬堅勇擺平經營權之爭,2018年光洋科創辦人陳李賀回頭搶經營權,隔年光洋科改選董事,外資杰拉德(Gerald)入主,有意結盟陳李賀,拿下光洋科經營權。

謝裕民因此出面勸退陳李賀,「我勸他當單純快樂的大股東,光洋科就像他一手拉拔大的孩子,難道要讓光洋科變老外的?」成功勸退陳李賀後,謝裕民提議董事會應該包容不同股東聲音,因此台鋼取得一董、一獨董,陳李賀取得二董,馬堅勇取得二董、二獨董,杰拉德拿下一董,形成四方共治局面。

光洋科散戶持股逾五成,委託書也成二派人馬主要攻防戰。

光洋科原本明年才改選董事,但大股東陳李賀、杰拉德相繼賣股,打破四方共治局面。謝裕民說,今年7月馬堅勇問他,對明年改選意見,他認為時間還早,而且也支持經營團隊,「直到10月底馬博都還和我傳LINE,他卻一聲招呼都沒打,就無預警提案改選,有這必要嗎?」謝裕民不滿地說。

11月5日光洋科董事會,公司派董事洪本展突然提案,12月27日將舉行臨時股東會全面改選,引起台鋼派董事不滿,立刻反擊提案撤換馬堅勇董座職務,謝裕民解釋:「我被偷襲,當然要反擊。」

 

各提臨股會 法院禁開

對謝裕民來說,他幫光洋科出錢又出力,還得背負罵名,「別人罵我也就算了,光洋科罵我,是非在什麼地方?」讓謝裕民更氣不過的是,他從不過問光洋科的經營,都是馬堅勇主動問他,「我只和馬博說,要賺錢、讓股東分股息,我們共事三年,卻被汙衊至此,真的是心死。」

公司派、市場派至此全面開戰,公司派獨董吳昌伯和台鋼派獨董吳美慧各自提召開臨時股東會,並向商業法院聲請暫時狀態處分,禁止對方召開臨股會。商業法院十二日直接打臉二方,認定董事、獨董違法、失職情形不明確,明年六月股東會就要全面改選董事,沒有開臨股會的必要和急迫性,裁定二方禁開。

馬堅勇(左2)是技術出身,訴求小股東支持。

由於法院已裁定禁開臨股會,原本12月底落幕的光洋科經營權大戰變延長賽。不過,公司派已表態提抗告,市場派則尊重法院判決。

根據本刊調查,吳昌伯已經搬家,截至上週五法院判決的執行命令仍未送達,商業法院指出,「送給吳昌伯的送達證書,沒一個有收件,也沒收到吳昌伯的抗告。」本刊求證光洋科,公司強調已提抗告。

謝裕民為扭轉台鋼形象,參加職籃T1聯盟希望引領南部運動風氣。

面對公司派可能祭出閃躲政策,拒收法院執行命令,在12月27日逕行開臨股會。一名專擅經營權律師分析,「法院只要在臨股會當天當場送達、宣讀執行命令即可,屆時臨股會決議應無效,經濟部也不會核准公司變更登記;同時市場派台鋼也會申請暫時狀態處分,訴求臨股會無效,這場戲後續還有得瞧。」

 

第三大鋼廠 看好後市

本刊致電金管會,證期局官員指出,商業法院已禁止雙方召開臨股會,若公司派執意召開,「臨股會就算開了,還是沒效。」依《公司法》第一八九條規定,股東會召集程序或決議方法,違反法令或章程時,股東得從決議日起30日內,訴請法院撤銷決議。證期局官員強調,會針對光洋科投資人權益有無受影響、公司有無違反法令、符合公司治理等三項密切注意。

馬堅勇(左)的光洋科經營權保衛戰,受到市場關注。

身陷光洋科經營權風暴的台鋼集團,今年前三季營收逾470億元,總資產超過830億元,目前旗下有榮剛、久陽、春雨等7家上市櫃鋼鐵廠,是僅次於中鋼、燁聯的第三大鋼鐵集團,台鋼集團還跨足網通業、健康休閒業。

台鋼集團幕後掌舵者謝裕民,今年65歲,出身鋼鐵業第二代,從小在自家鋼鐵廠長大,歷經負債85億元跌落谷底,又再翻身,成為一代「鋼鐵霸主」。今年鋼鐵業大好,面對後市,謝裕民也不看淡,他認為接下來5年鋼鐵業會忙著擴廠找人。

久陽建立鋼鐵業生產履歷,只要感應材料,就能了解庫存、規格等。

看好鋼鐵業後市,謝裕民花2年時間,協助久陽導入5G AIoT,「可以降低出錯,提高生產效率,讓螺絲、鋼鐵也有生產履歷,明年友訊也會正式亮相kingmaker系統,推廣給製造業。」

 

籌組第六隊 進軍職棒

謝裕民育有2女,目前都在科技業任職,記者問他有接班規劃嗎?謝裕民說:「經營公司太辛苦,要看女兒意願,若有興趣,未來會參照台塑7人小組,搭配專業經理人,讓集團永續經營。」

台鋼去年成功入主友訊之後,謝裕民耗費不少心力替友訊轉型。

中信慈善基金會董事長辜仲諒日前爆料,台鋼有意籌組中職第六隊,本刊向謝裕民求證,他透露,「台鋼原本就有足球隊,今年T1聯盟找上台鋼,希望培養南部運動風氣,8月時決定籌組台南台鋼獵鷹隊。上個月辜董來台南,邀我們加入中職,因為有籌組足球、籃球隊經驗,的確有考慮籌組中職第六隊,未來主場會在高雄澄清湖球場,球員會考慮挖角日、韓好手。」

未料爆出光洋科經營權之爭,打亂謝裕民一盤棋,他笑說,擔心外界以為台鋼連組棒球隊都要爭,所以仍未定案。記者問他,後悔入股光洋科嗎?謝裕民想了一下說:「我不後悔,但只能和員工說抱歉,讓大家被汙衊,我都告訴台鋼員工,我們現在要保護好頭髮,免得被人家說我們是禿鷹。」

謝裕民最後話鋒一轉,感嘆說:「我現在都已經搭敬老座,人生走過2/3,還要爭什麼?現在在乎的是,我要留下什麼?」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