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國際合製挹注文化活水 王琮拓展台灣電影多元面貌

文|祁玲    攝影|劉鴻昌
《詭祭》除了荷蘭演員薛斯布隆(左一),主要演員曹晏豪(左二起)、鍾瑤、安妮和阮承恩均來自台灣。(王琮提供)

如何把一部片推到世界各大影展?怎樣協助初出茅廬的導演站上國際舞台?跨國合製案能為台灣電影產業與文化挹注什麼樣的活水?

有逾20年國際合拍經驗的監製王琮,與蔡明亮導演合作過《天邊一朵雲》《臉》等,嫻熟藝術電影的國際市場和影展布局。近10年他致力扶植新導演,並在台灣開發跨國合製案,陸續完成《我想要你記得》和《詭祭》,期盼台灣電影廣納多元文化,展現更豐富的人文丰采。

王琮在台灣出生,13歲移居法國,大學念理工科,因興趣報考電影學院,選讀導演系。於法國服完兵役後,接觸電影製作相關工作,曾任電視紀錄片、電影副導演。 某次拍片,導演交付他籌錢重任,從此踏上製片之路。

近年王琮在台灣開發跨國合製案,期盼台灣電影廣納多元文化,展現更豐富的人文丰采。

1998年,一部法國片角色需要華人演員,王琮在巴黎看過蔡明亮執導的《愛情萬歲》,便回台接洽片中主角陳昭榮。後來陳昭榮利用去巴黎的機會,把蔡明亮介紹給王琮,2人因此結緣。

2年後蔡明亮籌資拍攝《你那邊幾點》,王琮順理成章成為他在巴黎的窗口,與各製片人連繫,直到資金到位。同年王琮回台與蔡明亮等人成立汯呄霖電影公司,後來蔡明亮除電影創作,還跨及美術館和表演藝術,王琮需投注更多時間,那時他已有2個小孩,「常看不到爸爸」,只好跟蔡明亮請辭,並於2013年退股,工作重心轉移至法國。

王琮曾與蔡明亮導演等人成立汯呄霖電影公司,作品涵蓋李康生(左)和陳湘琪(右)主演的《郊遊》等。(翻攝自chewpeople.com)

但王琮放不下與台灣工作夥伴蔡信弘、陳斯婷的革命情感,加上他2009年在巴黎成立製作公司House On Fire Productions,因此在台創設「光譜映像」分公司,懷抱對藝術電影的熱忱推動跨國合製案。

創立之初協助描述拉法葉軍購弊案的法國片《解密風暴》在台拍攝工作,之後陸續推出法國導演羅曼柯傑特(Romain Cogitore)的《我想要你記得》,以及荷蘭導演王洪飛(David Verbeek)的《詭祭》。

《我想要你記得》40%場景在台中和高雄拍攝。左起為監製王琮、法國演員黛博拉芳索和導演羅曼柯傑特。(王琮提供)

《我》片是王琮首個台法聯合製作案,從出資、取景到主創團隊全程參與。預算約120萬歐元(約新台幣3,800萬元),來源包括法國國家電影與動畫中心(CNC)和私人基金投資、歐盟電影開發基金。台灣資金占40%,來源有文化部跨領域合創專案(又稱彩虹計畫),在台中和高雄拍攝也獲當地政府補助。

王琮首部台法合製作品是《我想要你記得》,從出資、取景到主創團隊全程參與。(王琮提供)

日前在台上映的《詭祭》由台荷合製,總預算逾新台幣7,000萬元,荷蘭電影基金會Netherlands Film Fund和歐盟電影發展基金占多數,台灣資金包括文化部影視音產業局對外國電影的投資補助案逾900萬元、 台北市政府國際影視攝製投資計畫500萬元、高雄市政府投資350萬元,以及零星贊助約100萬元。

《詭祭》的荷蘭電影製作公司Lemming Film曾與王琮合作伊朗導演阿里瑞札卡塔米首部劇情片《遺忘詩篇》,獲2017年威尼斯影展地平線最佳劇本等多項獎。此次因《詭祭》劇本階段就把人物故事設在台灣,Lemming Film邀王琮再次合作。全片在台拍攝,耗時近7週,以台灣演員為主,編導王洪飛先透過網路選角,再來台見面,來自荷蘭的攝影、美術和服裝指導等技術人員共約5、6位。

 

跨國合製的挑戰不少,不同文化背景做事方式有差異,需要磨合。

王琮不諱言,推動跨國合製案的挑戰不少。如《詭祭》申請資金階段便因題材涉及吸血鬼引發爭議,且部分人士對政府出資補助外國電影也有雜音。拍攝過程中,不同文化背景的劇組人員做事方式難免有差異,需要磨合,因此良好溝通非常重要。

台荷合製的《詭祭》由王洪飛(左)擔任編導,技術團隊裡的攝影指導Jasper Wolf (右)也來自荷蘭。(王琮提供)

他舉例:「荷蘭人身材高大,講話就事論事不留情面,台灣工作人員聽了以為對方在找麻煩。」此外,台灣劇組碰到問題通常不會馬上反映,而是先想辦法解決,以免導演擔心,卻造成反效果。因荷蘭人認為有事要攤開一起討論,而非隱瞞,凡此種種都需王琮協調。

他認為,本地影視工作人員參與跨國合作,從語言、工作習性到程序都要調適,的確不易,但如此能帶來刺激,進而擴展台灣電影的文化面貌。例如德法兩國均透過電影補助機制與他國合作,拓展多元性,他期許台灣也能逐步朝此方向發展。

菲律賓電影《天晴有時》獲本屆盧卡諾國際影展青年評審團獎,王琮也參與製作。(王琮提供)

王琮與團隊長期扶植年輕人勇闖國際影壇,成績斐然。本屆金馬國際影展「亞洲之窗」單元的《天晴有時》,是菲律賓新銳導演卡洛法蘭西斯科馬納塔首部劇情長片,王琮也參與製作,獲本屆盧卡諾國際影展青年評審團獎,並入選多倫多、芝加哥等影展。

藝術電影是王琮的主力,帶領的又是業界菜鳥,因此要提早布局、訂策略,讓年輕導演在開發作品階段就與各影展選片人接觸。「第一或第二部長片要嶄露頭角,都靈影展是重要一役,《天晴有時》便靠劇本順利拿下第一桶金。」

 

進軍影展要早布局,讓年輕導演在開發作品階段就與選片人接觸。

王琮解釋,他們參加創投,可接觸買家與電影節選片人。由於歐洲影壇認為,一部片從開發到完成要3至5年。選片人若看中某個項目,會與導演或製片保持連絡,關心進度,以利安排策展。

蔡明亮(右)執導《郊遊》獲威尼斯影展評審團大獎,與王琮(左)及法國製片Marianne Dumoulin(中)開心留影。(王琮提供)

此外,電影快完成時,要選在對的時機和地點讓選片人觀賞,實體影廳放映是首選,僅提供看片連結有點可惜。且若寄出連結的時間太晚,對方已看過上千部作品,除非片子令人驚豔,否則選片人心裡已有定數,這些都要考慮。

例如坎城影展影評人週單元每年有8、900部影片報名,新人能否脫穎而出,除了運氣,製片的經驗與判斷也很重要。

王琮(右)監製的中國大陸導演張濤第二部作品計畫《擊壤歌》(與台灣小說無關),日前在義大利都靈影展創投奪得歐盟聯合製作最佳計畫首獎和環保獎。左為法國聯合編劇Jeremie Dubois。(王琮提供)

近年來影視串流平台崛起,Netflix、Amazon等皆以大數據結果論來設計劇本,與他們合作難免喪失創作主導權。另一方面,全球藝術電影市場日漸萎縮,串流平台卻能延續它們的生命、開發新觀眾。王琮認為,當務之急是打造專屬藝術電影的串流平台,像英國的MUBI那樣支持製片,努力擴展小眾市場。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