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時「與楊德昌聊天很痛苦」 陳湘琪全面參與拍片後全懂了

【婚姻修行課程番外篇】

文|項貽斐
陳湘琪(右)與《修行》導演錢翔合作,一起勘景、蒐集資料、討論劇本,把很多東西推翻再重弄。(好威映象提供)

「我非常喜歡表演,但我更愛創作。」金馬影后陳湘琪的表演生涯受到導演楊德昌、蔡明亮的影響,因此她從事表演不只是完成演員分內工作,還希望有更深層的參與,和導演共同完成創作。

陳湘琪說,大學時代她跟著楊德昌導演拍攝《獨立時代》《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都不敢講話,很怕說錯或做錯,甚至覺得自己怎麼講、怎麼錯。當時跟在楊德昌身邊的還包括有閻鴻亞、楊順清、陳以文、王維明等人,陳湘琪是這群人當中唯一的女孩。楊德昌很喜歡跟大家聊天,且往往聊到深夜,但對陳湘琪而言卻很痛苦。

她坦言,「我進不了他們雄性的世界,而且楊導是比較權威型的導演,我也不知道怎麼跟權威型的男性溝通,只能看他們幾個男生談得很暢快,自己不知怎麼辦,而且我又是晚上12點就要睡覺的人,常常急著回家。」當年的她懵懵懂懂,不知道楊德昌要求她進入劇組,不只當演員,其實也進入核心主創團隊。「直到很後來,才了解楊導是要透過和大家聊天,發展創作的想法。」

拍完《獨立時代》後,陳湘琪赴美求學,回國後開始認識自己,「我從美國回來遇到的第一個導演就是蔡明亮,我們常一起聊天或勘景,一起思考建構角色的創作過程,這奠基我在創作電影時全方位的參與。」後來合作《天邊一朵雲》時,陳湘琪更投入。「有時不是我的戲,我也在旁邊,導演會要我跟著看鏡位、討論問題。收工後才到家,導演就打電話來討論接下來的班表、要拍什麼。當時我很像副導演,比誰都清楚通告單,甚至副導演還會直接問我。」

從楊德昌到蔡明亮,讓陳湘琪在拍片現場不會只想當演員,反而希望有更全面的參與,「這讓我很過癮,滿足自己內在的對創作的好奇、探索的欲望。」她說,其實這類導演並不多,但《迴光奏鳴曲》《修行》導演錢翔卻可以打開空間與演員對話,一起勘景、蒐集資料、討論劇本,把很多東西推翻再重弄。「他跟蔡明亮很像,演員可以提供很多資源,他再轉換成他想要的東西。」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