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旅館業疫情求生 政府拋社宅第三條路

文|林喬慧    攝影|董孟航 吳貞慧 王均峰    繪圖|米承鶴
疫情前,雙北市商旅做不少國外背包客生意,現邊境持續封鎖下轉型刻不容緩。

疫情之下,縱使國旅帶來龐大商機,但本土疫情難以預測因素下,旅館業轉型求生勢在必行,除了轉型為防疫旅館外,政府再拋出「旅館轉社會住宅」計畫,要替旅館業創造新收入來源,同時提升社會住宅數量。本刊調查,旅館業有人持正面態度,也有人認為執行困難,究竟後續成效如何,仍有待觀察。

「其實很多小商旅真的很慘!」上週三,本刊實地走訪一間隱身在北市西門町商辦大樓裡的商旅,負責人王則人熱情向本刊介紹房間格局有陽台、中島,可以曬衣服、簡易煮食很適合長租,不過,當天桃機群聚疫情延燒新聞不斷,對旅館業者來說,就怕又回到去年5月疫情警戒升三級的惡夢裡。

政府力推社會住宅,除自主興建外,也尋求民間資源合作。

小型商旅 主力目標

在全台有4間旅館的王則人,就對近期政府推出的旅館轉社會住宅政策很有感。原來,早在前年疫情首次來襲時,他就將旗下高雄旅館「兆舍」部分房間轉為月租套房,雖然租金比不上旅客日租,但也讓他每個月有近30萬元的收入打底。

具有旅館及包租代管業者雙重身分,王則人對於旅館轉社宅計畫持正面看法。

「3個月、6個月我都租,幸好這樣做,它讓我撐過第一波本土疫情,去年5月第二波雖然有虧錢,但影響相對較少。不像同業,那段時間都跑路了,乾脆收掉不做的大有人在。」王則人說。

談到同業,他說:「能做防疫旅館的還可以繼續撐,但像台北市很多旅館不是獨棟,根本沒條件,我們也不像品牌飯店背後有集團資源支撐。」而他口中,既無法轉型,也沒富爸爸的小型商旅,正是這次旅館轉社宅的主力目標。

北市有不少旅館隱身在大樓,是這波旅館轉社宅主力目標之一。

租金差額 政府補助

時間回到去年4月,台灣邊境持續封鎖,當時全國旅館住用率維持38%,和前年相差不遠,但5月本土疫情爆發後,6月住用率就崩跌到11%,旅館業哀鴻一片,歇業、倒閉、大量資遣的比比皆是。

緊接著9月,內政部次長花敬群就首度對外提及,要讓旅館成為社會住宅的第三條路,一時間引起話題。2016年民進黨政府上任,曾宣示8年社會住宅要達到20萬戶,所謂的社宅,簡單來說就是由政府直接蓋房子,讓民眾上地方政府官網申請承租,或是由包租代管業者媒合市場上的空屋,兩者皆由政府補助,以低於市場行情的租金,出租給低所得、弱勢等民眾,藉此達到健全房市、實現居住正義目標。

商旅室內格局和一般月租套房相差不遠。

而花敬群口中的第三條路,就是要讓受疫情衝擊的旅館,將沒有旅客入住的空房轉為社會住宅供民眾承租,至少3年一簽,對業者的誘因是,除了有穩定的租金收入來源外,地價稅、房屋稅及租金收入營業稅都免徵,甚至還有每間房4萬元改裝費等補貼。

至於民眾最關心的租金部分,將會透過調查後,以市場行情為基準,一般戶打8折、社會弱勢戶7折,經濟弱勢戶則打到5折,租金差額由政府補助給旅館業者。政府的想法是,一來可以舒緩旅館業的經營困境,二來可以快速提高社會住宅供給量,不失為一個兩全其美的作法。

內政部次長花敬群去年拋出旅館轉社宅話題,要讓旅館成為社宅第三條路。

意願不高 執行困難

「疫情狀況很難掌握,如果業者有經營上的困難,可以考慮多一個收入管道,3年時間到後可以自己選擇是否要轉回旅館業。」營建署副署長陳繼鳴說,目前該政策已在1月3日開放業者申請,首波目標2萬戶。

據了解,從去年11月到12月間,營建署在全台各縣市共辦了至少10場座談會,也有不少旅館業者看到新聞後,直接致電到負責執行的住都中心詢問,目前約有二十多家業者有興趣。不過,要成為社宅除了消防安檢、建築法規不可少外,政府也希望以整棟加入為優先,或至少房間數要占旅館整體一半,且得分層管理才行。

社會住宅只租不售,透過低於市場行情的租金出租,降低民眾居住費用。

不過,並非所有旅館業者都跟政府持同樣想法,「我們有很多同業真的很慘,但實際了解這個政策後,發現執行面有很多困難,改裝費一間4萬元根本不夠,水電怎麼接、門牌怎麼處理?」雙北旅館業者直言。

疫情之下,有不少大型飯店都轉型為防疫旅館度小月。

該名業者還說:「這是有停業打算的人才可能去做,不然3年一到要再轉回來也難,畢竟長租耗損率高,況且轉社宅就不需要這麼多服務人員,我們是不是要資遣員工,遣散費怎麼算?」此外,本土疫情趨緩,悶壞的民眾擠爆國內各大觀光區,國旅大爆發讓旅館業者又再度一掃過去陰霾,這也是多數業者意願不高的原因之一。

考慮將旗下台北、高雄旅館申請做社宅的王則人則持正面態度,他說:「現在假日房間都客滿,問題出在平日啊!所以將部分房間長租、部分繼續做旅館日租,透過這種靈活方式,就可以在疫情不知道還要持續多久狀況下,一來心裡有底最慘會虧到多少,二來可以讓營收最大化。」

旅館存亡 短期解套

受疫情重創,旅館業累積虧損龐大,而且復甦之日遙遙無期,因此不是轉作防疫旅館就是配合政府危老都更重建,但非獨立全棟的旅館,無法轉進防疫旅館度小月,轉型社宅成為另條出路。

另一方面,政府雖然宣示8年20萬戶社宅的政策目標,但實際上地方政府的配合度以及營建成本持續高漲的建案發包也遇到挑戰,勢必讓政策期待打折,瑞普萊坊市場研究部總監黃舒衛就認為,短期來看,旅館轉社宅是幫生死存亡的旅館業及供給不足的社宅解套。

黃舒衛認為,社會住宅政策啟動本來就是一項大型社會工程,除調動公共資源,如何整合民間資源,也是該勇於思考、嘗試的路。「連德國柏林都因高房價、高房租而在去年公投支持政府徵收民營大房東『德國住宅公司』(Deutsche Wohnen & Co)的房地產,可見更多創新的政策思維,才能緩解疫情、貨幣超發引起的社會不均衡發展危機。」

社宅包租代管業者、匯康資產管理副總經理吳懿倫也說,市面上有太多分租套房不符合消防法規,居住環境令人堪憂,「藉由這個機會,政府要補助旅館,剛好可以讓那些有套房需求的民眾,搬到旅館讓生活更有品質,如果有大企業加入,相信可以達到拋磚引玉效果。」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