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偉哲線民風暴4】「搞不好線民還在LINE群組」 野百合世代親揭氣炸原因

文|黃驛淵 劉榮    攝影|翁睿坤
黃偉哲就讀台大時參加不少異議性社團,曾與戰友鄭文燦、范雲等人合編《代聯會訊》 。(讀者提供)

本刊掌握,去年10月,立委黃國書線民事件浮上檯面遭新系除名後,野百合學運世代的LINE群組,即對線民事件熱烈討論並密集聚會,一名野百合世代要角透露,群組內有20多人陸續赴促轉會看過當年的監控檔案,「大家都同仇敵愾、非常氣憤!」

「我們野百合世代現在正壯年啊!還有大半生要過,如果握有公權力難道不是問題嗎?」一名野百合世代要角說,自黃國書案掀起線民風暴,有人不解為何他們會那麼生氣,但當年李文忠就被退學了,羅文嘉差點也因蔣公銅像案被退學,更別說後來的「獨立台灣會案」,廖偉程甚至從清大被抓到警備總部拷問。

他說,這代表當時參與學運、社運都有未知的風險,這些在同陣營、運動核心內彼此信任的戰友,過了2、30年後才知自己被出賣,「他們在暗、我們在明,搞不好當年的線民還在LINE群組默默地看大家討論這件事!」尤其打著學運光環、仍享有公權力的人,「我們要個真相卻被說成清算?這是什麼是非價值?」

黃國書遭爆曾為情治單位線民後坦承不諱,已遭民進黨新潮流系除名,並宣布退出民進黨及立院黨團運作、立委屆滿後不再連任。

該人士說,在野百合世代的群組內,大家不斷談到的概念就是「除垢」,要讓光線照進來才有真正的和解,而洗滌創傷、面對真相當然會痛,但沒經過陣痛,怎會真正癒合?「政治人物擁有那麼大的權力,不是應該證明你可以抵抗威脅利誘?如果當年國民黨政權下你可以被人威迫利誘,那共產黨未來是不是也可對你威迫利誘?」

黃偉哲當年在520農運中遭警察暴打並踩傷,當時還出席該抗爭的聲援活動。(翻攝民視新聞)

他說,學運世代的人都有共識,首先應檢討法令,讓監控者的真實身分至少要對被監控的當事人揭露,揭露不是要清算,而是要讓真相浮面,否則現在圈圈內的人互相猜忌、等著被爆料,卻不知誰在主導政治議程,可能是黨內派系、敵對陣營,甚至可能是共產黨跟退休情治單位合謀,如果現在無法面對這個黑暗面,奢談面對共諜?

其次,有公權力的人則要設計自我揭露的機制,尤其民進黨是由那麼多政治受難者用他們的犧牲支撐出來的,應該要有更高的道德標準,否則怎麼跟社會說你要追求轉型正義?因此,要成為黨推薦的公職候選人,除了交代財產,應規定一定層級以上應自我揭露是否有傷害人權的歷史,一旦不實申報後果就自負。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