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遭吸收後拒合作反被監控 黃偉哲捲入線民風暴

文|黃驛淵 劉榮    攝影|賴智揚 周永受 王漢順 翁睿坤
野百合世代的黃偉哲陷入線民風暴,他大一遭教官吸收,後又因參與農民運動反被列為監控對象。

促轉會開放政治檔案,意外揭露立委黃國書曾為情治單位情蒐,掀起的「線民風暴」持續悶燒。本刊調查,促轉會約談名單還包括台南市長黃偉哲,相關檔案記載,黃大一即遭教官盯上,要他回報社團動態,相關單位以「誤餐費」名義讓他支領每次約1、2千元報酬,領據至今保留在促轉會卷證中;後來黃因參加520農運遭警方暴打開始拒絕配合,從大四到退伍擔任國會助理期間,反被列為監控對象,情治系統甚至對黃考評為「表面上服從,但實際上很狡猾」,相關言行也記載在促轉會檔案中。

對此,黃偉哲回應,教官當年找他,他不會拒絕,但沒有同意當線民,教官如何向上呈報他無從得知,至於是否簽收領據?他強調自己沒印象有簽過。

立委黃國書去年爆出曾遭情治系統吸收,綠營內的線民風暴持續悶燒,台南市長黃偉哲日前也遭PTT網友點名,是促轉會資料代號「A143」的線民,黃除了否認指控,也向警方備案,並在接受廣播節目訪問時感嘆:「人在江湖上走,紛紛擾擾就是多,自己要能夠面對這件事。」

黃偉哲日前遭PTT網友點名是促轉會資料中代號「A143」的線民,但他矢口否認。(翻攝促轉會檔案)

 

去年約談 認了領誤餐費

儘管黃偉哲極力撇清,但促轉會的資料釋出後,與黃同屬野百合世代的學運圈早已私下熱議。這批政治檔案出自促轉會去年5月公布的「校園安定系統之布建運用情形」,內容揭露威權統治時期,情治體系在校園部署的監控網絡,包括支津布建的線民名冊、履歷、工作績效、評價及支薪狀況。

促轉會公布的「校園安定系統之布建運用情形」,揭露情治體系當年在校園部署的監控網絡。

本刊掌握,促轉會去年約談多位人士釐清當年情治單位監控的狀況,黃偉哲也在列,他遭約談時向時任促轉會副主委的葉虹靈坦承,大學時有一部分由教官提供的「誤餐費」領據是他親筆所簽,但只是口頭告知社團行程,否認提供任何個人情資。

1名看過監控檔案的人士透露,黃偉哲遭盯上當了3年線民,後因參與520農運遭警方暴打,開始拒絕配合教官,大四起反遭情治系統列為監控對象,直到擔任國會助理期間仍遭鎖定。

知情人士告訴本刊,去年5月本土疫情爆發前,葉虹靈在台北市安和路的促轉會辦公室約談黃偉哲,葉當天搬出多個牛皮紙袋疊成的卷證檔案,直接問黃:「大學時代是否曾被吸收?」黃翻看一部分資料後,當下即說檔案中指控的情節幾乎都不是他所為。

促轉會去年約談許多人釐清當年情治單位監控狀況,黃偉哲也在名單之列。

「即使沒有一頁一頁翻完,但葉攤開其中一疊有黃筆跡的領據,黃看到簽名時臉色一沉,當下坦承,有一部分領據確實是他親筆所簽。」該人士說,由此確認黃大學時與情治機關接觸的指控並非空穴來風。但黃接受本刊訪問時則稱,對簽領據「沒印象」。

黃甚至也向葉虹靈澄清,自己從未提供任何同學在社團的言行動態。促轉會把黃的訪談做成紀錄,至今也未有其他人指控因黃提供情資而遭到迫害。

 

化名簽收 每次一兩千元

本刊掌握,去年10月黃國書線民事件浮上檯面遭新潮流系除名後,野百合學運世代的LINE群組,即對線民事件熱烈討論並密集聚會,1名野百合世代要角透露,群組內有二十多人陸續赴促轉會看過當年的監控檔案,「大家都同仇敵愾、非常氣憤!」

本刊調查,野百合世代成員會懷疑黃偉哲當線民,是因促轉會開放「監控類檔案開放閱覽之當事人意見調查計畫」期間,有成員看了當年被監控的檔案,在一疊線民作業費領據中,辨識出有部分筆跡出自黃偉哲之手,並依此向促轉會舉證。

黃偉哲就讀台大時參加不少異議性社團,曾與戰友鄭文燦、范雲等人合編《代聯會訊》 。(讀者提供)

事實上,早在黃國書線民事件曝光之前,促轉會就已經密集約談多位政壇人士,本刊從調查紀錄及一位黃偉哲親近友人的轉述,還原黃遭葉虹靈約談的過程。

知情人士轉述約談實況,黃偉哲告訴葉,他大一加入台大大新社(大學新聞社),當時負責督導課外活動組的教官第一次找上他,劈頭就問:「你爸是醫生,媽媽也是老師,出身這麼好的家庭,為什麼要加入『那些社團』?知道這些社團可能有很多叛亂分子嗎?」

該人士說,黃偉哲當時告訴教官:「既然這樣,那我不要去好了。」反而是教官見他軟化,提議「為了保護同學,看看同學有沒有偏」,要他每隔一段時間回報同學在社團的動態。

時任促轉會副主委葉虹靈(左)約談黃偉哲時拿出一疊牛皮紙袋,問他當年是否被教官吸收。圖為葉虹靈去年10月說明監控檔案閱覽計畫細節。

黃偉哲還告訴葉虹靈,教官有時會帶著調查員跟他聊天,並會固定問他社團比較活躍的成員及幹部改選動態,但他印象中沒提供過任何個人情資給校方,只是口頭告知校方社團行程,也從沒打過任何人的小報告,他還記得,回報的資訊大多是社團討論康德、霍布斯邦這些當代西方哲學及政治、社會主義思潮的動態。

知情人士轉述,由於約談時間多半是下午或傍晚,往往過了用餐時間,教官因此會不定期用信封裝著1、2千元,以誤餐費形式要他簽收,黃自始至終都依教官提供的一名趙姓同學名字,化名簽收領據。

 

考評記載 假順從很狡猾

就這樣一直持續到黃偉哲大四、1988年爆發520農民運動。知情人士轉述,黃告訴葉,他當時衝到第一線被警察暴打及踩傷,還被擔架抬出去急救,後來回到學校,教官就未再找他問過社團的事。

「黃偉哲大概也沒料到,自己因為參加520抗爭,會從教官的眼線反而變成監控對象。」該人士說,促轉會2019年3月到去年5月,開放懷疑遭監控的當事人申請閱覽自身檔案,直至去年共有78人申請閱覽,其中一名中研院文史背景的黃偉哲大學同學,因好奇申請調閱檔案,才發現黃及多名濁水溪社同學,都被課外活動組及調查局人員列為觀察(監控)對象。

黃偉哲當年曾參與台大自由之愛學運,還舉著「黨團、情治、軍訓勢力退出校園」標語。(翻攝黃偉哲臉書)

根據本刊掌握到的促轉會檔案,相關單位對黃偉哲及另名同學的(監控)考評記載為「表面上服從,但實際上很狡猾」,並註記對黃的說法須「再三斟酌」;另一份政治檔案也顯示,直到黃當兵退伍後、擔任葉菊蘭立委助理期間,仍是情治單位監控的對象。

促轉會則多次重申,線民只是監控系統的末端,應設法了解檔案脈絡及掌握監控系統的運作方式,且監控檔案與其他政治檔案一樣,是經情治人員篩選、轉傳,層層通報被過濾的資訊,盡信或全然推翻都可能失之武斷,若全然相信,可能淪為「舊日情治人員的筆記主導轉型正義」的怪象,也曾有當事人發現檔案留有相關紀錄後,才改變說詞坦承過去的案例。

 

盼知真相 戰友籲高標準

「我們野百合世代,現在正壯年啊!還有大半生要過,如果握有公權力難道不是問題嗎?」1名野百合世代要角說,自黃國書案掀起線民風暴,有人不解為何他們會那麼生氣,但當年李文忠就被退學了,羅文嘉差點也因蔣公銅像案被退學,更別說後來的「獨立台灣會案」,廖偉程甚至從清大被抓到警備總部拷問。

黃國書遭爆曾為情治單位線民後坦承不諱,已遭民進黨新潮流系除名,並宣布退出民進黨及立院黨團運作、立委屆滿後不再連任。

他說,這代表當時參與學運、社運都有未知的風險,這些在同陣營、運動核心內彼此信任的戰友,過了2、30年後才知自己被出賣,「他們在暗、我們在明,搞不好當年的線民還在LINE群組默默地看大家討論這件事!」尤其打著學運光環、仍享有公權力的人,「我們要個真相卻被說成清算?這是什麼是非價值?」

該人士說,學運世代都有共識,首先應檢討法令,監控者真實身分至少要對被監控的當事人揭露,否則圈內的人互相猜忌、等著被爆料,卻不知誰在主導政治議程,甚至可能是共產黨跟退休情治單位合謀,若無法直視黑暗面,奢談面對共諜?其次,有公權力者要有自我揭露機制,尤其民進黨是由那麼多政治受難者用犧牲支撐出來的,應有更高的道德標準,否則要怎麼跟社會談轉型正義?

黃偉哲接受本刊採訪證實曾被葉虹靈約談,至於是否簽下被認為是線民費的領據,他稱「沒印象有簽過」。

 

證實被約談但沒印象簽領據 黃偉哲:說線民比較沉重

對於大學時期遭教官盯上,要他提供社團動態一事,黃偉哲接受本刊訪問表示,他不否認教官有找過他,「教官來找我,我不會拒絕,但我沒有同意要當線民,至於教官找過我之後,怎麼去描述或如何向上呈報,這部分我無從得知,也不敢去過問,若干年後要說我是怎樣怎樣,坦白講,我真的是沒有辦法認同。」

曾提供什麼資訊給教官?黃偉哲說:「我不知道聊天中間有聊到什麼東西,他回去把聊天的資料怎樣去呈現,我真的不知道。」他當時才大一、大二,也不知道這些內容怎麼會變成情治機關的資料。

黃偉哲並證實,去年曾與葉虹靈在促轉會辦公室見面,「沒記錯的話,大約二十多分鐘」;當時葉拿出一疊資料問:「這是不是你?這是不是你提供的資料?」因檔案明確寫著他的身分證字號與出生年月日,他向葉承認,「這當然是我。」

是否簽收領據?黃偉哲回憶,領據的確是葉從同一個袋子拿出來的,但「我說『我沒有印象』去簽這個東西,況且上面的名字也不是我的名字。」

他表示,社團資訊很多是公開的,他們都掌握得到,教官當時會問:「你們社團例如大新社或代聯會有哪些人?」他都說不知道,因他非核心要角,也不是檯面上人物,但社團的人都認識是真的,這他不能否認,若與教官接觸就被認為是線民,「對我來講,這是比較沉重了!」

黃偉哲當年在520農運中遭警察暴打並踩傷,當時還出席該抗爭的聲援活動。(翻攝民視新聞)

質疑名單 應追究下令者

黃偉哲強調,當時即便已經解嚴了,但國民黨組織還是很多,校內有系黨部、院黨部,還有全校性菁英社團、黨社,要說國民黨沒校園控制那是假的,促轉會公布的名單(指「校園安定系統之布建運用情形」)有幾千個,裡面包括老師、訓導長、醫師,都是望重一方的人,這些人還會去領線民費?「誠實地說,那個名單是可以被質疑的,但畢竟是被公布出來的,所以我都尊重。」

至於是否曾被情治單位列為監控對象?黃則說他不知道,也沒看過相關檔案。他說,民進黨前主席江鵬堅也被懷疑是調查局的臥底,但至今被追究的都是這些人,而去指使他們、下命令的人,「最後按按鈕的那個人,都沒有被追究!」

野百合世代是黃偉哲(左2)的從政標籤,他曾以老學長之姿出席太陽花運動的相關記者會。(翻攝黃偉哲臉書)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