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明德質疑特務爭議「只告陳嘉君」玩巧步 謝長廷回應了

文|謝文哲    攝影|林煒凱 攝影組
駐日代表謝長廷(右)近日正式針對威權時期的特務指控一事,對施明德(左)的妻子陳嘉君提告。(本刊資料照)

民進黨去年爆出「線民風波」,先是立委黃國書承認自己曾任調查局線民,後前主席施明德又指創黨主席江鵬堅曾坦承自己是國民黨威權時代的線民,引來駐日代表謝長廷和行政院長蘇貞昌等人出面反駁稱「還活著的朋友有義務澄清」。

不過施明德後繼續指稱對於那個時代的研究方向應該是「美麗島辯護律師誰不是特務?而不是問誰是?」除了稱當時的律師都不是為民主運動辯護,也直指謝長廷就是舊黨國的臥底特務,其妻子陳嘉君亦稱江鵬堅有親口向施明德承認自己是線民、調查局前副局長高明輝在法院說「謝長廷是調查局的特務」等。謝長廷近日正式為此提告,不過施明德收到法院傳票後卻質疑謝長廷「只告陳嘉君」是在玩巧步,對此謝長廷則在臉書作出解釋。

施明德18日在臉書PO文,指自己15日生日前收到2份大禮,一是「中華人權協會」理事長高思博於8日他的被捕紀念日頒給他「人權終身成就獎」,二則是他正式收到法院寄來的謝長廷的控告狀,並指這是「白色恐怖時期的臥底特務控告坐牢受難者的歷史荒謬劇終於宣布開幕」。

施明德指出,他親眼見證二二八大屠殺和白色恐怖,自己更坐過25年半的牢,大半輩子都活在監視之下,「美麗島軍法大審的不少辯護律師是國民黨安排的,別人也許沒有警覺,我則是打一開始就這麼認定」。他身為一個無期徒刑的囚犯,經過美麗島事件活下來之後,自認「美麗島辯護律師到底有多少個是臥底的特務」之歷史公案是他應該承擔的一項任務。

不過施明德也不解指出,謝長廷的提告對象只有妻子陳嘉君沒有自己,質疑「這個被稱為『民進黨第一奸巧的人』,他到底又在玩什麼巧步?」。施明德推測,謝長廷可能是怕被自己揪出更多「舊黨國的臥底特務同志們」,或者純粹「重男輕女」覺得陳嘉君好欺負,抑或是要迴避「特務」與「受難者」這兩種身分的尷尬。

施明德也指出,這一事件不是謝長廷個人的問題,它同時是台灣現實政治裡面重要的問題,也是台灣歷史真相很關鍵的問題。重點不在於自己或妻子有沒有毀損謝長廷,而是全體台灣人民暨台灣的民主運動的名譽,也是一整個美麗島年代牢裡牢外每一個受難者以及整個白色恐怖時代全體受難者的名譽問題,是在「特務控告政治受難者的歷史事件」中,必須被這個國家、社會和人民公開討論的「名譽問題」。

施明德最後也提出疑問,稱都政黨輪替了,為什麼全是「美麗島律師群」在掌權,檔案還不敢公開? 為什麼還有一些謀殺真相要永久保密?並稱「公理正義,是非曲直,終需見天日」,台灣的年輕人應該也不希望被欺騙過一生。

對於只提告陳嘉君一事,謝長廷昨(19)日則在臉書上回應稱,原因有三,一是施明德和自己都已經活過平均壽命,無常何時到誰也不知道,「真相是什麼最重要,如果控告別人,真相可以大白,自然也未必要告他」。

第二則是施明德與自己都是前民進黨主席,他認為「對簿公堂,難免傷感」,雖然施明德不在乎,但他在乎。三是謝長廷認為陳嘉君的造謠比較惡質過分,提不出證據又要求提告,因此他便依法處理。

謝長廷也指出,施明德聲稱自己是怕施在法院上調取對他不利的檔案,所以他起訴陳嘉君讓施還是可以調取證據,且有關紅衫軍的訴訟都是陳嘉君代理出庭,也贏過近千萬元的賠償,因此他認為提告陳嘉君並不過分。

最後謝長廷則指,施明德一直要他提告,其實那麼想打官司還有一個方式,就是他現在公開指明施明德曾說「謝長廷和江鵬堅等美麗島辯護律師是特務,奉蔣經國之命組黨」「謝長廷一直打著『美麗島事件義務辯護律師的名義招搖』」和「謝長廷把黨名從台灣民主黨改為民主進步黨是依蔣經國的意思」都是造謠,施明德要是想要,可以告自己請求賠償。

更新時間|2022.01.20 04:46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