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婦的年夜飯5】婆婆也當過媳婦 她結婚10年都在娘家吃年夜飯獲諒解

文|李振豪    攝影|王漢順
黃美華(右)年年在自己家和母親過年,自承並不了解其他媳婦面對年節的焦慮。

黃美華還記得29歲、結婚前一年除夕,她在家樓下燒金紙,忽然意識到,「這是我最後一次在家過除夕了。」上了樓,感傷的她,坐在沙發上偷偷哭泣,「現在想起來就覺得,是在感傷什麼…」

黃美華 39歲 結婚10年

結婚十年來,她都在自己父母家吃年夜飯。夫家在台南,第一年,先生就以買不到車票為理由,主動陪她在台北過年。當時她想,「不只女生,男生也有煩惱。他可能想回家多待幾天,可是我跟著他回家,他初二就要陪我回台北。」

此後每年,有時先生值班,有時公婆出國旅遊,「我們都依現狀來決定、討論,有一點像在開樂透。」婚後育有2女,去年5月,她結束2年育嬰假,重回職場,母職又無法卸下,她日日張羅一家4口晚餐,無法想像還要去別人家煮年菜,「會在意我是不是要去當對方的傭人?去洗碗?好在我婆婆不是那種(會要求媳婦做一堆事的)人。」

 

媳婦熬成婆 諒解下一代

因為婆婆自己就有過慘痛的經驗。黃美華的婆婆今年72歲,她接受電訪時回憶,自己當別人媳婦時,即使2家距離不過十幾分鐘路程,每年初二還是被夫家留下,說:「『妳今天不要回去,妳的3個小姑要回來…』那個滋味很不好受,我的哥哥和妹妹也是初二才回台南,我也想和他們聚一聚,可是我不行。我下次再見到他們,可能是暑假了。」

黃美華的婆婆是職業婦女,在衛生單位當行政人員,一邊當媳婦,一邊帶大3個兒子。那時候她就想,哪天媳婦熬成婆,是不是能讓媳婦過得自在一點?十年前,她的小兒子娶了黃美華。我們問她:「黃美華沒有一次回婆家過除夕,妳介意嗎?」她不好意思地笑出聲,說:「都OK啦,時代也不一樣了。」

黃美華也從來沒讓自己受限於傳統。她在臉書加入一個煮飯社團,當眾多媳婦在年節前表達出強烈的抗拒時,她才想到,「原來這是一件這麼焦慮的事?」思來想去,還是不懂為何不在夫家過年,是一件大事?「即使是2個女兒,我也會讓她們自己決定,「她們也有自己的意思耶,要把她們帶回去(夫家)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6年多前,黃美華的父親過世,妹妹也出嫁了。家裡剩媽媽一人,雖然不喜歡和人交際、繭居在家,年關依然過不去。今年一月的時候,黃媽媽打電話跟女兒確認:「妳會回家過年吧?」黃美華知道媽媽很孤單。先生曾經提議,讓黃美華和妹妹輪流,「今年我們回台南,妳妹回家陪媽媽?」但妹妹無法對婆婆開口。黃美華也懂,不是每個媳婦都能擁有寬容的婆婆,也不是每個先生都會主動找理由讓太太在娘家過年。

黃美華記得,小時候的過年,從彰化嫁到台北的媽媽總是很忙,「小時候也不會想媽媽為什麼不能回自己家過年?我也問過她:『妳以前還要照顧阿嬤,會不會覺得很累?』她說:『當媳婦的人就是要照顧公婆。』」

「但是我完全做不來這種事。我從來沒有煮過年菜。」這些年,她除夕都回家陪媽媽,吃年夜飯,「我媽要拜拜,會弄很多的湯湯水水,佛跳牆、全雞湯、烏魚子、鮑魚。吃不完我就帶回家。」

今年也是一樣。只是,不懂他人焦慮的她,其實也隱隱焦慮著自己的未來,會不會也成為孤單的人?我們問她:「多年之後,如果2個女兒都結婚了,她們又不想費力去改變傳統…」黃美華聽後想了一下,說:「對…所以我希望(媳婦回婆家吃年夜飯)這件事,應該要能被討論…」擔心的恐怕不是要獨自過年,而是女兒會不會有天,也在家裡的沙發上偷偷哭泣。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