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假帳曝光!康友KY害投資人損失47億 勤業眾信遭法院裁定假扣押

文|林俊宏    攝影|董孟航 李智為 王均峰
負責替康友—KY查帳的會計師施景彬及江明南訊後,遭北檢以30萬元交保。(ETtoday新聞雲)

曾經風光一時的生技股后康友-KY,爆發掏空假帳無量慘跌,已下市淪為壁紙,被害人組成自救會重整公司,近來派人赴中國取得康友子公司六安華源帳冊,驚覺六安華源長年虧損逾新台幣30億元,不但早已停工,還積欠銀行及民間債主大筆爛債,顯見康友從一開始來台申請上市即存心詐騙。為防相關人脫產,投保中心出面替小股東求償,獲法院裁定假扣押勤業眾信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及2名會計師與康友高層共47億元,創下司法史上最高金額記錄。

曾榮膺生技股后的康友—KY公司,遭掏空百億元資產下市後,台北地檢署2月11日依違反《洗錢防制法》,將前董事長黃文烈的女兒黃子庭起訴,成為全案首波偵結的被告。

 

扣47億元 刷新記錄

就在檢調如火如荼偵辦之際,又傳出讓上萬名小股東振奮的消息,投保中心出面替小股東求償,年前獲台北地院裁定,假扣押負責查帳的勤業眾信聯合會計師事務所、兩名會計師施景彬與江明南,以及康友公司與黃文烈等3名高層共47億餘元,刷新樂陞掏空案求償46億元記錄,引發各界關注。

法院裁定指出,全案求償金額龐大,訴訟程序漫長,涉案會計師及逃亡的中國籍被告恐脫產,加上投保中心提出小股東委託求償的損害計算表,質疑康友財報未揭露中國子公司六安華源擔保廈門協力公司的鉅額債務,也未公布廠房機器設備向中國贛州銀行廈門分行進行最高抵押等重大資訊,導致投資人誤信康友每年盈餘逾一個股本,EPS最高達15.85元,而砸錢買股。

此外,康友隱匿關鍵財報,查帳會計師遭檢方列為被告,並被金管會重懲停業2年,法院認為公司資訊為影響股價重要因素,為確保後續官司執行,全數裁准投保中心請求假扣押數額,以利後續團體訴訟。

為了避免相關人等脫產,康友受害股東已函請投保中心先扣得相關人上千萬元資產,至於其他查扣動作仍在持續中,以防求償無門。

康友-KY前董座黃文烈涉掏空公司百億元資產,前年潛逃出境至新加坡,目前行蹤成謎。(今周刊提供)

 

查帳六安華源 揪出騙局

法院是去年3月及去年12月作出裁准,假扣押勤業眾信及康友等高層資產,關鍵因素是康友從2014年來台申請上市時便作假帳,顯然是存心要詐騙台灣投資人。涉案會計師施景彬與江明南曾向檢調辯稱,這2年因武漢肺炎疫情影響,才未至中國當地稽核帳目,恐與事實不符,應負把關不實責任。

檢調調閱查帳底稿等資料發現,康友2014年準備來台申請掛牌時,唯一的營收依據是從事輸液生產的六安華源,當年上市的標準必須符合最近一個會計年度稅前淨利超過新台幣1.2億元,且沒有累積虧損。

康友-KY下市,股票淪為壁紙,被害人組成自救會,召開臨時股東會重整公司。

依照財報資料,康友上市前每股盈餘13.92元,子公司六安華源獲利占康友九成九的收益來源,但詭異的是,六安華源這十年來的財務狀況不佳,幾乎都處於慘賠狀態,至去年初破產前,已累計虧損逾新台幣30億元。

康友自救會為查明真相,從去年中接手公司後,即派人赴中國安徽省六安市稅務局,取得六安華源每年的報稅資料,並透過中國法院指定的六安華源管理人,委請當地的會計師事務所完成財務審計報告,再經公證程序將資料送回台灣供檢調查明真相,進而發現康友上市根本是一連串精心布局的騙局。

六安華源破產後,康友派人查帳才知該公司嚴重虧損,從帳冊(圖)可看出,自2011年至2020年間,年年獲利皆為負,僅2012年小賺。(讀者提供)

知情人士告訴本刊,六安華源的營業收入跟勤業眾信簽核康友在台灣公布的財報數字相差超過十倍,在中國也沒繳企業所得稅,與康友財報揭露大不相同。康友自救會進一步對照六安華源與康友財報,發現康友從2015年掛牌至2020年掏空案爆發這段期間,二者在帳面上的營收差距總額高達新台幣249億元,就連淨利也相差72億元,顯見康友財報數據遭嚴重竄改。

施景彬與江明南是康友-KY及淘帝-KY簽證會計師,2公司接連涉及假帳,2人均遭檢調約談並交保。(ETtoday新聞雲)

 

借錢大發股利 誘騙股民

本刊透過管道取得六安華源帳冊,發現帳上有中國國家稅務總局六安市稅務局的蓋章認證,顯示六安華源從2011年至2020年間,僅2012年小賺人民幣67萬元(約新台幣294萬元),其餘皆虧損。

離譜的是,六安華源在康友公開發行前的2014年,虧損人民幣755萬元(約新台幣3300萬元),顯然並不符合來台上市條件;到了2015年,六安華源更慘賠人民幣2433萬元(約台幣上億元),根本非康友財報揭露的「母以子貴」。

投保中心替康友小股東打官司求償,獲台北地院裁定假扣押勤業眾信與查帳會計師及逃亡的康友高層資產47億元。

當時黃文烈等主嫌除了利用假帳不斷吹噓公司前景看好,更靠著向市場募來的資金與銀行借款發放股利,塑造營收假象。根據公開資訊觀測站等資料,康友早從2015年上市,即發放每股現金股利8.1元,以當時除權息的股價198元來看,現金殖利率超過4%,讓投資人相當滿意。

只是,外界沒料到的是,這筆總值5.2億元的股利,是由當年公開發行的18億元增資款提撥,擺明設下圈套,誘騙更多投資人買股。隔年,康友股價被炒到466元,每股現金股利也拉升到9.2元,公司大手筆發了5.98億元股利,無非就是展現對前景看好,殊不知股利同樣是用公開發行的款項給付,而非來自公司盈餘,但已把投資人耍得團團轉。

康友被害小股東不甘血本無歸,手持布條至金管會抗議,大罵會計師、交易所、證期局都有疏失。(讀者提供)

2017年至2019年,康友的股利政策依舊優渥,但已出現疲態,每股現金股利為7.6元、8元及3.2元,由於康友募集資金已被挪出海外,去向不明,公司改向永豐等銀行借錢,分別發出5.2億元、6.24億元及2.49億元股利,不過,六安華源的黑洞越來越大,投資人卻渾然不覺,即使借錢發股利,2018年第三季,康友股價一度攀上538元。

 

負債全未揭露 存單造假

根據自救會清查,六安華源負債累累,且有多筆債務相當可疑,康友財報卻都未揭露,其中最大一筆是積欠中國贛州銀行廈門分行人民幣1.57億元(約新台幣6.89億元),六安華源還提供11處房地產及500項機器設備替另家中國協力集團擔保。

六安華源公司負債累累,廠房及機器均被抵押借錢,形同空殼,康友財報卻未揭露。(翻攝網路)

此外,六安華源積欠中國交通銀行福建省分行人民幣九千四百多萬元(約新台幣4.1億元),並以集團往來名義,向民間金主借貸人民幣三千七百多萬元(約新台幣1.6億元),且以關係公司往來名義,又向廈門奔馬協力集團借款人民幣2.6億元(約新台幣11億元)。

更誇張的是,根據六安華源過去的所有銀行交易明細,康友當初在財報揭露六安華源在中國徽商銀行帳戶擁有人民幣23億元(約新台幣上百億元)定存,但帳戶餘額顯示僅人民幣45萬元(約新台幣197萬元),交易明細從未出現該筆鉅款,不免讓人懷疑定存單造假,以此坑騙台灣投資人。

 

印尼藥廠換手 翻本夢碎

不只六安華源的獲利假像讓投資人氣結,更扯的是,康友旗下號稱金雞母的印尼帝斯藥廠,市值超過新台幣18億元,原本自救會寄望好好經營藥廠,讓康友浴火重生,賺回遭掏空的血汗錢,但康友的新加坡子公司曾向安泰銀行借貸1720萬美元(約新台幣5億元),擔保品卻是印尼帝斯藥廠的所有股權;詭異的是,康友財報竟未揭露此事,掏空案一爆發,該債權也被迅速買走,讓自救會痛失帝斯藥廠經營權,希望藉此翻本夢碎。

中國地產大亨王命亮與康友前任董事長黃文烈涉嫌聯手掏空康友,已遭北檢發布通緝。(讀者提供)

根據銀行借貸文件,黃文烈當時代表康友新加坡子公司與同為康友創辦人、遭通緝的中國籍主嫌王命亮,代表印尼帝斯藥廠簽約,由於其中涉及向安泰銀行的借款合約,在額度書裡必須講明帝斯藥廠股權設質,會計師查帳一定也會發現此事,但2018年的財報卻只寫黃文烈當保證人,康友在授信額度70%內提供背書保證,完全沒有講到帝斯藥廠所有股權被質押。

康友子公司六安華源廠房破土動工時備受矚目,未料全案竟是一場騙局,工廠不但停工多時,也宣告破產。(康友製藥官網)

讓自救會氣憤的是,擁有帝斯藥廠的康友新加坡子公司債權,轉賣給印尼的曙光公司,該公司負責人HO YIN TSING竟是王命亮的妹婿,也在六安華源公司擔任採購,在康友案爆發後向中國法院聲請六安華源破產,擺明把在中國的爛帳轉嫁到台灣。由於康友財報早有問題,也顯示王命亮與黃文烈聯手密謀用假帳在台吸金,藉此坑殺投資人。

六安華源原計畫在香港上市不成,適逢馬英九執政時期開放KY股「鮭魚返鄉」才轉而來台掛牌,讓原本搖搖欲墜的公司藉由康友搖身一變成為生技飆股,卻害慘了眾多的台灣投資人。

 

勤業眾信惹議 已非頭遭

至於負責查帳的勤業眾信公司,旗下擁有近200名會計師及上千位專業會計人員,號稱全台規模最大的會計事務所之一,18年前也曾捲入昔日商場女強人葉素菲的博達掏空案,幾經波折才和投保中心達成和解,並補償被害小股東近億元,如今再掀康友詐騙案遭投保中心向法院聲請假扣押獲准,如何重拾形象再起?以及康友投資人的權益如何獲得確保?在在令人關心。

勤業眾信堪稱國內規模最大的會計師事務所,18年前也曾捲入博達掏空案遭求償,如今再爆發康友案,後續發展備受各界矚目。
股市名嘴鄭光育官司纏身,去年底疑潛逃中國,檢調正循管道確認中。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