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替吸金案背書包庇關鍵共犯 調查官遭控設局陷人於罪

文|莊琇閔    攝影|賴智揚 林韋言
詹孟訓立案偵辦吸金案,私下卻到涉案的翟女家中指導如何應訊。(讀者提供)

陳男打著投資賭場可獲高額利息的名義違法吸金,游女不但參與投資,還帶著好友詹姓調查官拉下線,並請友人翟女幫忙發紅利,不料,陳得手6億元後逃逸,詹明知自己被當成吸金工具,卻未迴避,除主動立案偵辦,還私下前往翟家指導如何應訊,並要翟別扯到游,最後害翟遭判刑,游全身而退。翟質疑詹、游利益交換,也認為自己遭設局成了代罪羔羊,最近向調查局檢舉,希望揭發真相。

談起捲入吸金案還被調查官設局陷害,翟女氣憤不已。她說,8年前因緣際會認識綽號「發哥」的男子陳超羣,陳自稱在澳門威尼斯人酒店、新加坡金沙酒店的賭場經營VIP賭廳,看她照顧生病的媽媽與妹妹很辛苦,所以告訴她,若參與投資,每月可獲取投資金額5%的利息,如投資達一定金額,還能免費前往澳門、新加坡的賭場參觀旅遊。

陳超羣違法吸金6億多元後潛逃出國,目前遭通緝中。(翻攝調查局官網)

為五%月息 狂擲二千萬

翟女聽了心動不已,決定先投資10萬元試水溫,次月開始果然領到5千元利息,讓她以為投資合法、穩當,陸續投入600萬元。翟的朋友、時任救國團台南市安平區團委會會長游女聽說後,也想投資,並積極詢問,翟本著「好康逗相報」,便牽線游與陳超羣結識。

陳超羣(左)找上藝人徐乃麟(中)合照,以名人光環吸引投資人。(讀者提供)

之後,游女匯款給陳超羣投資,也順利領到利息,因而認為這是很好賺錢的門路,於是積極幫陳拉下線。為了取信投資人,游女找來好友、調查局台南市調處調查官詹孟訓作陪,雖然詹未主動遊說投資人,但每當投資人有疑慮時,游女就會說:「調查官知道沒問題,他們調查局同事也有很多人參加。」在旁的詹從未反駁。

游女遭多名受害者指控,帶調查官遊說他們參與投資。(讀者提供)

1名投資50萬元的何男說,在游女多次遊說下,他才參與投資,且經游介紹認識詹孟訓,游和詹還常約投資人吃飯,席間談論投資案時,詹都在場,因此對游聲稱多名警調人員參與投資,大家都深信不疑。此外,還有吳男、林女、曾女、邱女、蔡女等人,都在游的介紹下加入投資。

沒想到好景不常,2016年初開始,投資人就未再拿到利息,陳超羣也人間蒸發,大家相互連絡後才驚覺陳捲款潛逃。其中吳男最生氣,因為他把全部身家2千多萬元都拿出來投資,由於當初是游女介紹,所以他認為游與陳是同夥,氣得找上詹孟訓檢舉。

陳超羣以投資澳門、新加坡賭場之名,大肆吸金。

檢舉遭洩漏 投資成共犯

吳男提供證據及錄音檔給詹孟訓,但詹知道被檢舉人是游女後,向吳表示自己沒辦法辦,還私下通知游說吳男想檢舉她,游得知後打電話告訴翟,並說詹主動教她如何保護自己。翟聽說後,也打電話詢問詹,詹在電話中表示,他建議游跟吳講清楚,也要寫下白紙黑字當證據,這樣人家才不會說她詐騙。

另名受害人蔡女則找上前台南市長蘇南成的乾女兒蘇品蕙求助,恰巧蘇品蕙也認識詹孟訓,於是找詹幫忙,詹、蘇建議蔡女向調查局舉報,還特別強調:「這事非常嚴重,妳要趕快做筆錄,不然人家告了,妳就是共謀。」聽完這番話,蔡女在2016年4月到調查局報案,陳述投資受害的經過,並由詹製作筆錄。

翟女告訴本刊,詹孟訓與游女熟識,早就知道這個投資案,詹本人有無投資不得而知,但他一定知道自己被游當成工具,理應迴避偵辦此案,但他不僅幫蔡女製作筆錄,還親自立案,並用蔡女的筆錄聲請搜索票,把翟等投資人都列為共犯。

調查官詹孟訓遭控替吸金案背書,還設局辦案、陷人於罪。(翻攝馬祖連江縣政府馬祖日報官網)

照指示應訊 竟然被起訴

不久,翟女收到通知書,要她到調查局應訊,應訊前,詹孟訓私下前往翟家,強調自己沒有承辦此案,並不斷耳提面命:「這件事情很嚴重,妳千萬不要扯到游女,否則事情會鬧得更大,如果調查局問妳是否參與?妳承認就沒事,否則會被當成共謀!」

單純的翟女信以為真,到調查局應訊時,便依照詹孟訓指示,承認自己曾介紹朋友投資,但負責問訊的調查官提到的受害人,翟一個都不認識,她心想應該是游女拉的下線,不過,每次開口想說明,就被調查官打斷,所以始終沒有機會陳述。

後來案件移送到地檢署,每次開庭前,詹孟訓就會主動找翟女,提醒她不要扯到游女,否則會模糊焦點,對她有害無益,翟女相信詹,仍舊按詹的指示應訊,不料最後卻遭檢察官起訴。

翟女(左)因幫游女(右)發利息給下線,被認定是吸金共犯慘遭判刑。(讀者提供)

本刊調查,除了翟女之外,全案還有十多名被告遭起訴,但游女則全身而退,至於主謀陳超羣因早已潛逃出境,至今仍遭通緝。

直到案件移審法院,翟女才知道,詹孟訓就是調查局的主辦人,詹還以證人身分出庭作證,表示當初是用蔡女的筆錄作為立案依據,偵辦翟女等被告遭控吸金案。不過,本刊透過管道聯繫蔡,她卻語帶驚訝地告訴本刊,自己從頭到尾都不認識翟,只有到調查局指控陳超羣騙走自己的投資款,不了解報案筆錄為何會變成指控翟吸金的證據?

調查官偏頗 法官未深究

開庭時,法官問詹孟訓偵辦的情資從何而來?詹稱游介紹蔡女到調查局製作受害者筆錄,法官又問,游也招攬不少人投資,為何沒找她做筆錄?詹則表示,游沒做筆錄是因她覺得投資合法。

對此,翟女告訴本刊,詹之後作證時又說,游是2016年4月搜索完,才知道陳超羣被調查的事,說詞矛盾。

翟女表示,詹孟訓對游女參與投資、招攬投資人完全知情,卻沒把游列為偵辦對象,令人質疑二人是否有利益交換?而全案審理過程中,法官也曾對此提出疑問,當時詹回說,曾叫游做筆錄,卻被游罵,所以作罷;但法官問游,游卻說調查局從未要她去做筆錄,二人說法不一,但法官卻未深究。

針對調查官遭控設局辦案,調查局台南市調處(圖)正進行內部調查。

翟女氣憤地表示,許多受害人都是因游女介紹才參與投資,但她卻因與詹孟訓友好,完全沒被調查,全身而退,反倒是自己受游女之託,在陳超羣逃亡前幫忙發紅利,變成吸金共犯。

翟女認為自己慘遭游、詹二人聯手設局,成了代罪羔羊,最近向調查局檢舉,但也擔心官官相護,真相會石沉大海,才決定訴諸媒體,希望調查局認真查辦、勿枉勿縱。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