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透視】《時代革命》梳理反送中始末 周冠威突圍吶喊香港人心聲

文|項貽斐
2019年香港人為了爭取民主自治展開抗爭運動,並喊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時代革命》提供)

以反送中運動為題材的《時代革命》先突破重圍在去年坎城影展曝光,接著獲金馬獎最佳紀錄片,一波波傳遞香港人的勇氣與心聲。

影片標示「香港人出品」,耗時2年攝製,從9個章節、7位不同年齡與崗位的「手足」,明白梳理事件始末。工作人員基於安全均匿名,唯一具名的導演周冠威強調,抗爭運動與影片同樣「無大台」,素材、資金來自多方協助,而以影像記錄是他的專業、也是使命。

2019年7月1日,香港主權移交22週年當晚,因「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引發的社會運動出現緊張情勢,示威者衝進立法會,警方也傳出將於零時清場,會場群眾陸續撤離,但仍有4人不肯走。

曾任立場新聞記者的何桂藍因犯煽惑罪、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於去年12月被香港區域法院判刑6個月。(《時代革命》提供)

到11點40分,忽有一群示威者折返,喊著「一起走」,救出堅守場內的4人。周冠威回顧:「過程透過『立場新聞』記者何桂藍的視頻來到眼前,那個片段呼喚著我,覺得應該記錄整個運動。」

「占領立法會」是反送中運動「勇武派」與「和理非」自此相互包容的轉折,「齊上齊落」的精神,也推動著周冠威。在此之前,周冠威曾編導預言香港自由每況愈下的電影《十年》第四段〈自焚者〉,並剛殺青第二部電影《幻愛》。不久後,有位看過〈自焚者〉的海外香港商人表示願意出資,希望他拍片讓外國人知道香港的事,促使他拿起攝影機拍攝第一部紀錄片《時代革命》。

導演周冠威接受本刊視訊專訪表示,他在香港生活至今仍然安全,但也有最壞的打算。(《時代革命》提供)

「我開始之後就沒有設想何時停下來,因為沒有退路。運動到什麼時候,我就繼續拍。」他透過朋友介紹,先後接觸20多位手足(抗爭者相互稱謂),並與攝影師相約,一起見面、相互了解,從中選出7位。鏡頭前的手足有男女老少、有前線與後勤等不同崗位,「因為這個革命運動的本質,就是『無大台』」。意指此運動中,沒有任何團體或個人,統籌、下指令或代表示威者發言。

團隊有8到10位攝影師,片中7位受訪手足由包括周冠威在內的7位攝影師分別跟拍,但他身為導演,希望認識每位受訪手足,所以有時會與攝影師交換跟拍。

 

為保護受訪手足的安全,周冠威會避免在手足露臉、穿著日常衣物時拍攝。

第一次到抗爭前線時,有個蒙面示威者看周冠威拿攝影機、但身上沒記者或媒體標示,就大聲問「拍什麼?是哪家電視台?」他急忙說:「我是《十年》的導演。」對方竟回,「《十年》我看過!你拍吧!」他沒想到這部片在抗爭現場竟像「通行證」,以此片在運動中獲得比其他人更多的信任。

周冠威編導的電影《十年》第4段〈自焚者〉預言香港自由每況愈下。(翻攝自onethirdfilm.wordpress.com)

由於拍攝過程常出現突發狀況,周冠威會請受訪手足盡量告知可能的行程與計畫,並因應現場情況,隨時調動其他組人支援。不過他說,衝突地點與嚴重性其實無法預知,「甚至可以說,這類拍攝有一半是『失敗的』。所謂『失敗』是指錯失、或拍不到能放進影片的片段。」只能事後找其他素材補足。

導演周冠威受到抗爭者的勇氣感召,自認能幫助手足的,就是當一個手持攝影機的人。(《時代革命》提供)

為保護受訪手足的安全,周冠威會避免在手足露臉、穿著日常衣物時拍攝,等到他們換上黑衣、蒙面後再開機。不過有些手足因信任他,知道如果露臉,畫面一定會模糊處理,所以不介意他拍;他也會以物品遮擋或採特殊角度拍攝等技巧,隱藏受訪者身分。

拍攝運動場面時,周冠威有基本保護:戴上頭盔、全面罩,穿代表記者身分的螢光背心,也遇過危險。「我中過警方驅趕群眾的藍色水柱、胡椒彈、橡膠子彈,可是我相信這都是意外,並不是刻意要射我。」有次拍攝「守護孩子行動」創辦人、年過七旬的陳伯在街頭運動勸警方停用武力,混亂間遭鎮暴警察蠻力推撞,陳伯跌坐在地、周冠威的攝影機跟著猛烈晃動,這段畫面也放入影片中。

年過七旬的老農夫「陳伯」(左)與一群銀髮族、社工,因心疼年輕人而組成「守護孩子行動」勇敢站上街頭。(《時代革命》提供)

「理大事件」是反送中運動最慘烈的一頁,示威者被困於理工大學內,遭警方斷水、斷電,包圍16天。事件之後,抗爭力道減弱,手足身心俱疲,周冠威因此進入影片後期剪接。2020年香港國安法頒布,他認為正可與抗爭運動始於反對修法的起因首尾呼應,全片內容也在此結束。

為完整呈現反送中運動,周冠威透過購買影片及其他拍攝者提供,補足素材。其中一位紀錄片導演之前拍了許多相關影片,但在國安法頒布後決定放棄,將所有素材交給周冠威,「他像把孩子託命於我,我也要好好撫養。」

香港人民為了爭取民主自由走上街頭。(《時代革命》提供)

剪輯過程因素材眾多必須篩選整理,加上重新面對抗爭運動造成的情緒衝擊,耗時約1年3個月才定剪。全片分為9個章節,依時序講述。周冠威表示:「這是剪輯中慢慢思索產生的形式,可以逐一進入不同階段,每個章節展開都像新的開始,也能緩和一下情緒。」

抗爭期間情同手足的「家人」生日,大夥在滿是抗爭者的廣場,端出插著蠟燭的月餅慶生。(《時代革命》提供)

周冠威強調,安全與效果是剪接的首要考量,如果內容精彩卻會暴露手足身分,就不能用。有次他為剪接的畫面是否安全猶豫不決,就放給被攝的手足看,詢問能否承擔風險?沒想到手足說:「我有被捕的準備,就算因這部片被捕,也不會覺得不值得。你用吧!」幸好就他所知,尚未有手足因此片被捕。

《時代革命》開拍時有香港商人出資,但3個月就花盡,而請攝影師、買影片素材所費不貲,周冠威得另外籌錢,「後來資金有人捐獻、有人投資,金額不一,靠很多人集腋成裘。」

 

「不是有勇氣才走出來,是走出來才生出勇氣。」

影片順利完成、公開放映後,不少人擔心留在香港的周冠威遭到威脅。他表示,目前為止未受到官方干擾,但籌拍的電影投資者撤資、演員退出;多年的學校教書工作中斷;洽談的短片、廣告立刻喊停。

周冠威不諱言:「有段很長的時間是靠向朋友借錢維生,但因為很多人支持這部影片,生活還能維持。」

問周冠威為何冒險?他以「不是有勇氣才走出來,是走出來才生出勇氣」總結此次拍攝。「慢慢就習慣,從害怕到不害怕,越來越有勇氣,如果逃避反會活在恐懼裡。我有最壞的準備,但現在的生活安全,我珍惜享受這一刻的自由,做該做的事。」

2019年香港人為了爭取民主自治展開抗爭運動,並喊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時代革命》提供)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