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本13度修改像生物演化 樓一安:它從鴨嘴獸變靈長類動物

【人為何變成魔5】

文|祁玲
《該死的阿修羅》從發想到完成歷經數年,前後已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故事。(希望行銷提供)

電影《該死的阿修羅》劇本歷經13個版本,耗時約一年半完成,入圍上屆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編導樓一安還原創作過程時透露,此案從參加金馬創投到申請輔導金,都是驚悚類型片,「當時內容99%與現在的故事不同。」

他形容修改劇本的過程就像生物演化,從起初節奏很快的迅猛龍,到長得像鴨嘴獸的第6版,直到第13版「才改得比較像靈長類動物」,關鍵一擊是捷運殺人案鄭捷辯護律師黃致豪的一句話:「感覺故事走到死胡同,沒有希望。」

該片藉一樁發生在夜市的隨機殺人事件,帶出牽連其中的6個主要人物的故事,呈現多元的社會面向與人的處境。由於敘事相對複雜,角色眾多,撰寫劇本期間,監製之一徐國倫持續參與討論、給予意見,常常吵得不可開交。

徐國倫說:「還好我快要受不了的時候,(編劇)陳芯宜接手,繼續跟他吵。快聊不下去,但過程滿過癮。不斷問他想要講什麼、拍什麼?每次碰面都拿這些問題戳他。」

對此樓一安表示,拉距和討論來自於《該死的阿修羅》表面上講一個社會事件,但看完電影會發現,不盡然在講這件事情,而是事件背後人的處境和存在意義。為了釐清,寫作過程中他不斷回溯創作初心,問自己「最想要講的東西是什麼,真的有做到嗎?」

《該死的阿修羅》去年入圍金馬獎3獎項,幕前幕後人員相偕走紅毯,右起為編劇陳芯宜、編導樓一安、演員王渝萱、潘綱大、黃聖球、黃姵嘉、賴澔哲和製片陳彥瀚。(本刊資料照片)

他想表達的是,每個人都有善良面,因為種種機緣和選擇,才走到無法挽回的一步。不過一直到劇本第6版他都無法證明人的善惡。於是樓一安推翻既有,把手上另一個發展中的故事概念挪過來,變成現今以平行時空手法創造不同結局的劇情樣貌。

在那之後,樓一安邀長期合作夥伴陳芯宜改寫一個版本,「她不會偏離故事核心,又能增添溫柔元素、帶來一絲希望,不像我原本那樣冷酷。」儘管過程中依然爭吵,卻成就一個綜合兩人特質的故事,也一同入圍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