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內話】我仍活在烏克蘭

文|李振豪
王吉賢每天西裝筆挺,精神抖擻、滿臉笑容地和大家報平安,也分享奧德薩的即時風景。(王吉賢提供)

3月17日,朋友在電話裡告訴我:「你的微信被封了。」還給我一張截圖,是爸爸傳訊息傳不過來,無法確認我是否平安,很著急。我父母都60幾歲了,不懂翻牆。那一刻,我什麼也不想說了,只想靜一靜。

我不是習慣沉默的人。戰爭發生以來,我每天在烏克蘭的港口城市奧德薩拍視頻(影片),跟大家報時,報天氣,也報平安,說一聲:「我還活著。」背景偶爾有空襲警報,和砲火聲。我把所見所聞傳出去,有人在網路上謾罵我,說我是傻逼,要弄死我,指控我違背了國家利益。還有人威脅我回中國後,一定會因為分裂國家、散布謠言,被關進監獄。

只是想呼籲和平,違背了國家什麼利益?我很困惑。直到我名下申請的所有帳號,包括我每月付租金聽歌的串流服務,都在一瞬間被封,那些威脅忽然就可信了。我雖然沒有收到任何官方通牒,但那本來就是他們(中國)一貫的作風。

王吉賢拍攝的影片裡,人民仍努力維持日常生活的模樣。影片結尾,他忍不住流淚控訴戰火。(翻攝王吉賢YouTube)

我是一個程序員(程式設計師),7年前離開北京到北馬其頓工作,去年12月搬到烏克蘭定居。因為要繳房租,我一直很留意匯率,戰爭爆發前,盧布和格里夫納同步爆跌逾1成,我問大使館發生什麼事?他們給我的回覆是:「沒事。注意疫情,戴好口罩,關注奧運會。」冬奧閉幕後,我們終於收到了撤僑的消息,比很多國家都慢。我還沒來得及去超市買點儲備的物資,戰爭就爆發了。

但我也從沒想過離開。房子著火,有人要逃生,我不怪他,但我看到有人縱火,就想為這邊的人發聲。我的朋友、同事、鄰居都在這兒,遇到困難就走,不是我做人做事的風格,更無法說每天笑臉迎人賣我東西的老闆是恐怖分子。站久了,跪不下去,就算低頭認錯就有一條生路可走,我也不走。

奧德薩的咖啡廳裡,人們照常消費、社交。(翻攝王吉賢YouTube)

目前,我沒看見逃走的人,鄰居總是在遛狗,我也該吃飯就吃飯。我們對守軍有信心,現在還沒有俄國士兵能活著走進奧德薩,除了投降的人。之前,父母問我:「有沒有吃的?有沒有喝的?」我匪夷所思,他們得到的資訊,是否和我看見的不一樣?

我和爸媽最後用長途電話聯繫上,他們對我說:「希望你活下去,但也尊重你的決定。」今天早上6點,又有警報聲了。早上10點,有2棟居民區的民房被炸,但我仍覺得留下來的決定並不艱難。這幾年,我在歐洲生活,感受到很深的人情味。有次,我機車壞在半路,有人開車送來了工具,陪著我把車修好,也沒跟我要錢。想到這些事,我還是想,大不了就死。我和這樣的人死一起,還有個伴。

我真想回到一個月前,我和烏克蘭人、俄國人都還是朋友,也不擔心自己的未來。我還有一年多的臨時居住權,到期後要續,得提供中國政府給的無犯罪證明,你覺得他會給我嗎?記者想採訪我,我總是先傳訊問他們能否協助我申請政治庇護,我還是相信,我一定能活到俄軍戰敗的那一天。

王吉賢,36歲,中國人,程式設計師

更新時間|2022.03.24 06:23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