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男闖烏俄戰場7】戰死沙場是需要學習的 「西點軍校新生要先寫好遺囑」

文|簡竹書 王志元 李振豪    攝影|蘇立坤
前美國西點軍校心理學教授陳永儀強調,心理素質是必備技能。(翻攝鏡電視)

上戰場是考驗,戰爭結束是另一考驗,國際志願軍受到的保障令Allen lin質疑,「傷殘、退伍的老兵,國家必須要負擔他們,可是你今天是志願人員,誰來負擔你這些?」 除了撫卹保障,Allen lin亦以退伍老兵回到日常生活的經驗觀察,「我們當兵的,當下扣下扳機殲滅敵人的時候不會多想什麼,可是你的餘生會一直去想到這一幕,我現在還是會想到我第一次開槍的情景。剛回來的1、2個月,半夜聽到比較大的聲響,我都會驚醒。」

戰事陰影 餘生身心拖磨

Allen lin說,美國士兵從戰場退伍後因PTSD(創傷後壓力疾患)自殺的案例非常多,他的同袍雖未如此,但有家室的大多離婚了。「你的腦袋跟眼睛是非常清楚的,經歷過什麼事情,它會一直記得,會在腦海跟你一輩子。而它可能不是個美好的回憶。」

真實的戰場如此殘酷,因此美國陸軍的野戰手冊(field manual)裡寫的第一段話就是:「心理素質跟抗壓能力,是決定這場戰爭勝負的關鍵因素。」對於這段話,前美國西點軍校領導力及行為科學心理學教授陳永儀解釋:「它(心理素質)不是nice to have,有比較好。它是你沒有就不行。它跟你的槍一樣是必備的。」

心理素質如何提升?陳永儀說,在西點軍校,每個學生都必須修心理學,無法速成。她用一件事說明戰場的殘酷:「18歲的學生進來,第一年一定要完成的任務是:寫好遺囑。我們要引導他,在短短18年的生命當中,你失去過什麼?感受是什麼?你有在意的人嗎?再訓練他們換位思考。」西點軍校有個墓園,專用來安葬為國捐軀的校友,「我就親眼看過我教的畢業生,用棺材運回來。才22歲。」死亡是最後的事,卻是上戰場要最先想清楚的事。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