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逆勢跨足商旅 蔡伯翰:寒舍力拚新局

文|劉曉霞    攝影|吳貞慧 董孟航 林育緯
寒舍蔡家第三代、寒舍集團董事長蔡伯翰在飯店關閉潮中,逆勢展店突圍。

4月1日起,連4天新冠肺炎本土染疫案例都破百,飯店業又得面對疫情捲土重來的夢魘。國內5星飯店業二哥寒舍集團,此時卻逆勢展店,成立商旅品牌「寒居」,寒舍蔡家第三代掌門人、寒舍集團董事長蔡伯翰對本刊說:「飯店業現在還是住院的病人,要先拚出院。」除切入商旅市場,他也積極開拓食品餐飲通路,在逆境求生,希望讓寒舍再創新局。

台灣疫情再度拉警報,4月1日起,連4天本土染疫案例都破百,全台已有10多個縣市淪陷,截至4日,台灣已超過2.4萬人染疫,疫情緊張之際,台北捷運松江南京站一號出口旁的「寒居」精品商旅卻逆勢試營運。

寒舍集團主要事業體喜來登,仍穩居台北五星飯店二哥。

其實寒居系出名門,是國內5星飯店二哥寒舍集團首度跨足商旅市場,共有111間客房,5月初將正式開幕,3月19日對外開放試營運,3月7日預售已賣出超過1,500個房間,平均住房率約4成,接近年平均住房率5成的目標。

 

中價位商旅 鎖定國旅客

根據觀光局統計,受疫情衝擊,去年全台飯店營收不到340億元,住房率不到4成。3月中,新竹國賓才出售資產變現,新竹福泰商務飯店宣布6月關門;上週五(4月1日)經營20年的桃企大飯店也宣布結束營業。

飯店業正垂死求生之際,寒舍卻逆勢進軍國旅,開設寒居,究竟寒舍集團董事長蔡伯翰,這位寒舍蔡家第三代掌門人打的算盤是什麼?

寒舍新開的精品商旅寒居位在松江南京商圈,瞄準中階商務客。

「不知道算不算運氣好?政府今年3月初開放商務人士來台,雖然疫情再起,但逐漸走向流感化,我們看好未來商務客、國旅市場需求,才切入商旅市場。」這是2018年蔡伯翰正式接任寒舍董座後,首度接受媒體專訪。

寒居原訂2019年開幕,因營建工程延緩,直到去年底完工,剛好躲過疫情最嚴峻的時候,今年45歲,一肩扛起寒舍集團經營重責,髮鬢已略顯灰白的蔡伯翰說:「我們曾考慮做防疫旅館,那是最後選項,畢竟員工也擔心染疫風險,寒居樓上有住戶,也不適合。」

寒舍集團旗下有台北喜來登、台北寒舍艾美和礁溪寒沐3大事業體,並轉投資寒舍艾麗,這次開設的寒居是寒舍集團的第五間飯店;喜來登、寒舍艾美穩居台北觀光旅館第二名和第九名,但遭逢疫情重擊,去年集團營收只剩23億元,虧損逾9億元,創下寒舍成立以來最嚴重虧損。

定位精品商旅的寒居,這次向中價位國旅客層靠攏,「希望能吸引國內年輕消費族群,寒居所在的南京松江商圈是日商、台商群聚地,也是台灣早期金融街,未來商務和觀光結合是趨勢,國旅、商務需求仍在,未來若國境開放,也可提供中階商務客舒適、放鬆的環境。」蔡伯翰說。

 

裁員做改革 擴食品通路

寒居雖定位成商旅,但蔡伯翰砸錢不手軟,健身房、游泳池一樣也不少。

上週二(3月29日),本刊實地走訪寒居,由知名精品愛馬仕御用團隊「法國 RDAI 事務所」設計的外觀,秉持寒舍集團一貫低調路線,大門隱身在松江路上,一不留意就擦身錯過。

聊起寒居規劃,蔡伯翰隨手拈來侃侃而談,他指著入門迎賓名為「放大鏡」的5盞圓形環燈笑說:「這是賴小姐(賴英里)規劃。」進入客房,蔡伯翰拿起插座說:「這是Type-C孔,符合接下來消費者的充電需求。」接著拿起鬧鐘說,可替手機無線充電,「寒居更重視功能性、舒適性。」

雖是商旅,床鋪仍選用席夢思頂級舒眠床、人體工學乳膠記憶枕,「出差最重要的就是能睡個好覺。」蔡伯翰說。就連一般商旅不會有的游泳池、健身房,寒居也有。記者忍不住問他:「這樣花不少錢吧?」他笑說:「希望客戶能一到台北出差,就想回寒居住。」

寒舍提供美食外帶服務,頗受消費者好評。(翻攝自喜來登官網)

談起疫情衝擊飯店業,蔡伯翰苦笑以對:「疫情是百年來不曾遇過的慘況,飯店業是海嘯第一排,現在還是住院的病人,要先拚出院。長輩安慰我,人生總有高低起伏,低潮時就是準備的時候,像練舉重,重量要慢慢撐上去,才能一舉撐起。我很慶幸,是現在碰到,而非年紀大才碰到。」記者好奇問他,這位長輩是誰?「榮成紙業董座鄭瑛彬。」蔡伯翰說。

雖然有來自長輩的安慰,讓蔡伯翰心情得以調適,但去年8月寒舍不堪疫情負荷,裁員近80人,「裁員是我最痛苦的決定之一,我常想這個決定到底是對或錯,後來才發現這不是對錯,而是我有更多改善的空間,從裁員的人選、過程都可以做更好。」蔡伯翰臉色凝重說。

力拚寒舍求生的蔡伯翰,除切入國旅市場,另一個規劃就是多角化經營,擴大餐飲市場,「疫情期間,仿造日本超市賣便當的情境,讓客人挑選,客人不來,我們就提供外送服務,還成立自己的車隊,餐飲業績大幅成長近4成。」

寒舍去年疫情期間推出美食外送,依靠餐飲撐過最艱困時期。(喜來登提供)

觀察到外送餐飲市場成為求生的機會,蔡伯翰下一步目標放在「擴大食品通路」,過去寒舍雖有販賣年菜、禮盒,但數量不夠,「疫情期間和便利商店合作,推出握便當,大受好評,因此結合食品加工廠,接下來會像鼎泰豐一樣,讓顧客在超市也能買到寒舍的冷凍菜色,一年內,顧客就能在Costco(好市多)購買到。」

積極替寒舍找出路的蔡伯翰出身台灣首富家族,分列富比士(Forbes)台灣第二和第三大富豪的國泰金和富邦金的二個蔡家,都出自蔡伯翰的爺爺蔡萬春所創辦的國泰集團。

 

歷父兄過世 家業一肩扛

寒舍蔡家近年一波未平一波再起,第二代蔡辰威(左)、賴英里(右)都選擇退居幕後。

1985年十信超貸案爆發,蔡萬春家族崩解。2002年,蔡萬春二房次子蔡辰洋和三子蔡辰威取得大哥蔡辰男興建的來來飯店經營權,更名為台北喜來登,打造寒舍集團,重新出發。

2016年初,寒舍集團創辦人蔡辰洋因心肌梗塞驟逝,同年5月寒舍上市,由蔡伯翰的繼母賴英里擔任董座,2年後,賴英里爆出和殯葬大亨李世聰緋聞,不堪其擾的賴英里辭去董座職務,由蔡伯翰接手。

現在扛起寒舍集團營運的蔡伯翰,是蔡辰洋的次子,蔡辰洋原先規劃長子蔡伯府和蔡伯翰一同接班,但蔡伯府婚後屢傳身體欠佳,因此淡出接班體系,蔡辰洋的三子蔡伯璽更曾鬧出持有安非他命、發聲明爭產等行為,都讓蔡伯翰頭大不已,「小寶(蔡伯翰小名)在加拿大求學時,是一路苦上來的,面對哥哥、弟弟的情況,夾在中間也很為難。」蔡家親友說。

去年1月,蔡伯府驟逝,同年7月,蔡伯府的遺孀黃閔暄向法院聲請展延遺產清冊獲准,被外界視為爭產,「她(黃閔暄)只是為遺產稅申報,沒有爭產,我哥哥遺留的股權,當然由她繼承。」蔡伯翰直接替大嫂撇清外界傳言。

 

老爸重細節 被嚴厲教育

談及父兄接連過世,蔡伯翰臉色平靜說:「我爸(蔡辰洋)後期扮演顧問角色,他們過世對公司沒有太大的衝擊,對我個人來說的確很難過。」記者問他現在和繼母賴英里的相處,「藝術品挑選,還是照她(賴英里)意見。」蔡家另一項投資藝術收藏買賣,他也尊重賴英里,兩人共治寒舍,互動良好。

寒居「竹林」的造景營造旅人放鬆環境,也是蔡伯翰正式接班後打造的飯店。

和記者在餐廳專訪時,蔡伯翰還沒坐下,就起身去拿二顆靠墊,相當貼心,明顯遺傳自老爸蔡辰洋的重視細節,「要隨時準備好回答問題,答不出來,他(蔡辰洋)不會罵人但很嚴厲、氣場很強,我有次不小心開會打瞌睡,他瞪大眼看我,一旁的專業經理人也替我捏把冷汗。」

蔡伯翰也曾被蔡辰洋「嚴厲教育」過,「我爸要我學會多想一點,有次喜來登換客房電視,開放員工認購,當作員工福利,我爸一看清單就說,這樣不公平,要限定數量,不然有人一次認購20台,再拿去轉賣獲利,對其他沒認到的員工不公平。」

寒舍創辦人蔡辰洋(右)和長子蔡伯府(中)先後過世,由蔡伯翰(左)一肩扛起重責。(聯合知識庫)

本科系出身的蔡伯翰,大學時念舊金山大學旅館管理學系,他自嘲是因申請學校時看到hospitality management而好奇,以為是醫院管理,後來才發現是餐旅,「本來就想念商科,後來讀出興趣,有次去夏威夷渡假村實習,客房部阿姨一天能整理10到12個房間,我卻只有一半,才發現房務不容易。」

蔡伯翰年初喜獲次子,才剛幫太太陳心怡坐完月子,記者問他,未來寒舍仍維持家族接班嗎?「這是15年以後的事。未來蔡家仍會以大股東身分留在董事會,了解事業經營,但沒有要兒子一定接班,我曾和他說,要有一技傍身,像全球知名DJ Aoki年收也超過20億元。」

 

規劃北投地 資產正重建

寒舍集團除上市櫃的飯店餐飲業外,還有代理勞斯萊斯,「勞斯萊斯因和寒舍品牌形象相輔相成,仍持續代理。」記者問蔡伯翰,有沒有因此收藏車?他笑說:「我只有一台32年的勞斯萊斯老車。」

寒舍集團蔡家除經營5星飯店,豪車勞斯萊斯也是由旗下盛惟代理。(東方IC)

有別於其他三代的一路順遂,他歷經父兄過世等家族風波,又遭逢百年一遇的疫情重創,點滴在心頭,「寒舍對北投自有土地資產正重建規劃,期盼疫情過後,能帶領寒舍再創新局。」蔡伯翰說。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