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1951全面追緝》選摘 五之二

文|王駿 繪圖|米承鶴

1950年春,台北情勢飄搖,美國社論、新聞不斷揭露國民政府軍購、人事弊案。強人總統追查源頭,發現空軍駐美辦事處主任毛邦初,對參謀總長周至柔兼任空軍總司令心懷不滿,藉美方輿論打擊報復。強人總統派遣底下良兵強將與駐美私人代表俞國華,以司法和調查委員會兩種手段圍剿毛邦初,掀起巨大風波。

無論顧維鈞或葉公超,在國民政府任職多年,對強人職銜,一向喊「委員長」喊慣了。強人現在當了總統,但政府裡頭許多要員,還是習慣以「委員長」稱呼強人。更何況,強人當委員長時,叱吒風雲,等後來當了總統,運勢就轉蹇劣,金陵王氣黯然消,退居彈丸之地台灣。

葉公超接著道:「還有,諾蘭參議員與周以德眾議員方面,你也要好好敷衍。這兩人,持續打電話給我,要我向委員長報告,指稱空軍採購弊端。我幾次回應,表示委員長已經調查過周至柔,都查明白了,但這兩位老先生始終不信。猶有甚者,這兩人對台北方面處置舉措瞭若指掌,我們內部剛定了對策,他們倆隨後就知道。」

顧維鈞聞言,嘆了口氣道:「唉,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我們作外交工作,只是檯面上官方往來,他們卻另外有私下管道,直通委員長官邸。這種遊戲規則,我們只能接受,順勢而為,設法因應,別讓既存形勢條件壞了心情。」

葉公超那份牢騷,顧維鈞很清楚,指的是強人夫人宋美齡,介入對美外交。強人夫人有自己管道,在美國有娘家宋氏、孔氏家人,幫著傳遞訊息。以毛邦初案為例,強人夫人三天兩頭有私信,透過孔、宋兩家晚輩,轉交諾蘭、周以德。甚至,強人夫人與毛邦初也有直通管道,毛邦初始終頗討宋美齡歡心,宋美齡對毛邦初也頗為呵護。

這通電話,講了三十多分鐘。講完,時辰已過十一點半,誤了顧維鈞睡眠,故而今天一大早,就鬧偏頭痛。這當口,吃了藥,壓下頭痛,顧維鈞又默想今天會議討論事項。之前,他接到台北總統府指示,說是取消各軍種駐美採購單位,另外成立聯合採購委員會,統籌所有軍事採購,並由皮宗敢少將出任新單位主管。總統府下令,要駐美大使顧維鈞操持此事,居中協調,推動裁撤與合併。

隨即,昨天上午,皮宗敢到大使館來,拜會顧維鈞。皮宗敢容貌端正,講得一口漂亮英文,待人處世圓融滑潤,各方面口碑不錯,初次與人見面,總能予人良好印象。皮宗敢出示台北總統府與參謀本部書面訓令,根據總統府訓令,新成立聯合採購委員會,由陸軍少將皮宗敢領導,並有海軍中校黃思研、空軍少校夏公權,負責海、空兩軍採購業務。

昨天會面,顧維鈞一眼就看出,皮宗敢對新職位毫無把握,更不敢與毛邦初對抗。所以,皮宗敢才來大使館,希望顧維鈞撐腰,支持成立新單位。

皮宗敢,黃埔軍校出身,後來轉讀文學校南京金陵大學,之後又去英國留學。論部隊資歷,這人只當過營長,欠缺團長以上歷練。後來他長期擔任高級幕僚,論其帶兵資歷,原本不可能升任少將。不過,他後來進入侍從室,擔任強人委員長侍從武官。強人侍從室裡,凡黨政事務、公文,由機要侍從祕書俞國華處理,後來由周宏濤繼任。至於軍事事務、公文,則交由侍從武官皮宗敢處理。皮在強人身邊辦事,忠誠可靠,深得強人賞識,因而,毛邦初顯露造反意圖後,強人趕緊派出身邊親信皮宗敢,到華府來,統一各軍種採購業務。

然而,在華府各路採購大員眼裡,皮宗敢只是個嫩雛兒角色,沒人把他放在眼裡。今天上午這會議,皮宗敢要與各採購單位頭頭會面,商談裁撤、合併大計。顧維鈞想到這兒,微微搖了搖頭,曉得待會兒必有口舌大戰,皮宗敢今天大約要吃癟。低頭看看手錶,八點四十五分,距開會時間差十分鐘,顧維鈞站起身來,打算去會議室。還沒等他推門,桌上電話響起,他趕忙回身,走向辦公桌,接聽電話。這電話,是門外女祕書所打,通報顧維鈞,毛邦初等在外頭,等著請見。顧維鈞趕忙走到門口,拉開了門,讓進毛邦初。

毛邦初進來,也不廢話,馬上從公事包裡,掏出兩份電報。先是一封去電,由他直接拍發給強人總統。毛邦初在電報裡說,周至柔貪贓枉法,政府腐敗不堪,強人總統要他先離開華府,召他回台北,他不打算回去。此外,他已經暫停空軍駐美辦事處主任工作,把這職位交給向惟萱暫代。

繼而,第二封電報則是強人回電。強人口氣強硬,說是召毛回去,就是要毛當面與周至柔對質,把所有問題一次弄清楚。其次,強人痛斥毛邦初,未經國防部同意,擅自將空軍駐美辦事處主任職權,交給向惟萱,此事已觸犯軍法,有違紀之罪。強人電報中更強調,已派皮宗敢去華府,接收各軍種採購權柄,要毛邦初服從軍紀,裁撤空軍辦事處,併入皮宗敢所領導聯合採購委員會。末了,強人再度強調,要毛邦初協助,令向惟萱回台。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